阮白拿着摔坏的砚台,闷闷不乐的回到了家中。https://www.kingho.net

      刚到庭院,保姆看到女主人回来了,远远的就惊喜的说道:“太太回来了?刚刚先生还念叨你呢,晚餐你想吃什么?”

      阮白看了看手表,表针刚刚指向18:30,她略略有些讶异的挑眉。

      甚至,她的声音都有些拔高:“先生平时都回来那么晚,今天他怎么回来那么早?”

      保姆笑笑:“这个我也没多过问,不过今天的先生看起来心情不错……”

      阮白点点头,便走向了客厅。

      果然,慕少凌正坐在沙发上看财经新闻,看到妻子走了过来了,他对她露出一张笑意满面的俊脸:“回来了?”

      “嗯。”阮白将外套脱下,随意的扔到一旁的沙发上。

      但是,一张清丽的小脸却写满了心事。

      慕少凌将报纸放下,从背后揽住了她,给了她一个日常的轻吻:“怎么了?出去一趟,怎么脸色看起来这么不好?谁欺负你了?”

      阮白将捧着的包装盒打开,露出里面被精心保护的破碎墨砚,她失落的说:“没有谁欺负我,只是我刚刚去了爷爷家一趟,不小心打碎了他的古董墨砚……”

      慕少凌随意捻起一块碎片,放到指腹间,轻轻摩擦了下。

      感受着手指间那锋利的划片,他忽然轻笑出声:“我以为多大点儿事呢,没关系,我认识一个文物修复大师,他有几十年的珍稀文物修复经验,再破损的古董只要经由他手,基本上都能恢复如初,让他将爷爷的墨砚修复下就行了。”

      阮白诧异的扬首,湛亮的眸子,却透着一丝怀疑:“可是,墨砚已经摔成这样了,就算再怎么修复也是有裂纹的,不可能完全不留一丝疤痕吧?”

      慕少凌俊目噙笑,捏了捏她软薄的耳垂:“我说他能修复他就能修复,保证还你一个完美无损的墨砚。怎么,连老公都不相信了吗,嗯?”

      阮白望着他自信而笃定的眼神,紧绷的心弦,猛地放松了些许:“我当然相信你了,只要能将爷爷的墨砚恢复就好。今天看到爷爷对碎砚心疼的表情,我觉得对他特别愧疚……”

      嗅到敏感问题的慕少凌,当即蹙眉发问:“今天到底怎么回事?你平时根本不是那种毛手毛脚的人,在我们家都没打碎过什么东西,在爷爷家怎么打碎了他的墨砚?”

      慕少凌一眼便能看出,这墨砚价值千金。

      而慕老爷子爱古董成痴,他应该也不会将其轻易展示于人,那他的小妻子如何能那么“机缘巧合”的损坏它?

      阮白垂眸,原原本本的将在林家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慕少凌。

      慕少凌听完因由,冷笑了一声,不轻不重的说了句:“那个林宁不作就不会死。放心,她的好日子已经到头了,我保证她以后不会再作妖。”

      阮白本来想问,是不是他对林宁做了什么,但终究没问出口。

      林宁的确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既然如此,那就随便她了,总有她后悔的一天。

      ……

    &a

章节目录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阮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阮白并收藏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