篝火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每一个火花的爆裂,都似在凤锦行的心里爆开。https://www.kingho.net

    他闭着眼不敢看,山洞里的声音就似乎放大的无数倍。

    木材燃烧的噼啪声,还有凌瑶因拔出刺而发出的倒吸冷气的声音,都震撼着凤锦行的心。

    他知道,凌瑶这是受伤了,身上有很多伤口。

    直到,闻到空气中弥漫的肉香,凤锦行才敢睁开眼睛,轻咳一声。

    凌瑶正将蟒蛇肉分解成一块一块的架在火上面烤,听到声音,忙跑过来。

    看到凤锦行醒来,眼睛一亮,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又给他把了脉,才长舒一口气,“太好了,没大事了。”

    “谢谢大公主相救之恩。”凤锦行假装淡漠疏离的道谢,嗓音因发烧而嘶哑。

    凌瑶脸上的笑容微僵,拿过一边的竹筒,递给他,“先喝口水。”

    “多谢大公主。”凤锦行坐起来,接过竹筒,喝了几口。

    凌瑶将竹筒接过来,“等一会儿可以吃蟒蛇肉了。”

    “蟒蛇肉?”凤锦行眸中露出担忧之色,“你是抓蟒蛇受伤的?”

    “是呀,你发烧了,我去给你采药,遇到很好的药,结果有蟒蛇守护。我就把蟒蛇杀了,取了蛇胆与草药一起给你治伤,还真有效。”凌瑶小嘴儿巴拉巴拉的说着,一副求表扬的样子。

    她可不会做默默付出的女子,她做了什么,一定要让爱的人知道。

    凤锦行蹙眉责怪道:“这太危险了,下臣的命没什么,你是金枝玉叶,怎么能去涉险?以后莫要如此了。你若是出了事,你的亲人要多么伤心呀!”

    纵然凌瑶说的轻松,他也知道当时的凶险,一看那蛇的尸体,就知道是条凶恶的巨蟒。

    虽然不知道在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能想到,凌瑶为了他受尽苦楚凶险。

    这样的女人子,叫他如何不心疼?叫他如何不……

    不不不,他不能那样做!

    凌瑶笑道:“我有分寸的。”

    凤锦行叹息,双拳紧紧地握着,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让一个小姑娘救护。

    真真是羞愧难当!

    悬崖边发生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那个不顾一切拉住他的女子,那个与他一起坠落悬崖的女子,那个为了他即便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的女子,那个要了他初吻的女子,那个让他的心再次动了的女子,就在眼前。

    可是,他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他们不合适!

    她配的上更优秀更年轻的男子。

    他是老菜帮子了。

    “辛苦大公主了!”凤锦行又感激又愧疚。

    凌瑶笑道:“不苦,凤叔叔能安然无恙,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幸事了。”

    不顾疼痛,凤锦行扶着洞壁要站起身。

    凌瑶忙来搀扶,“你躺着吧,站起来作甚?”

    凤锦行脸色微红,道:“下臣要出去一下。”

    凌瑶经常照顾伤员,立刻意识到他要去解决生理问题,轻咳一声,拿过已经干了的外套给他穿上。

    然后,扶着他

章节目录

王爷独宠废柴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上官若离东溟子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若离东溟子煜并收藏王爷独宠废柴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