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少凌望着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阮白,看到她凄惨的模样,内心传来剧烈的痛处,仿佛有一只铁爪在撕裂着他的五脏六腑。https://www.25shu.com

      那一瞬间,他全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嗡嗡”着爆炸,四肢百骸的血液都逐渐的开始冻僵。

      而卡茜在看到慕少凌的刹那,脸色惨白如鬼。

      她明白,就是因为耽搁那几个小时,她已经错失了杀掉那母子三人的最后的机会。

      慕少凌缓缓蹲下身,将阮白抱入怀里,森然的声音残忍而冷酷,带着滔天的怒气:“你们真是好大的狗胆,竟然敢伤害我的妻儿!”

      那声音里刺骨的寒冷,还有压抑的愤怒,以及那阎罗索命似的眼神,让卡茜以及那些匪徒们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再加上他们被慕少凌带来的人围攻,并且用枪指着脑袋,匪徒们就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在慕少凌阴鸷如魔的目光下,甚至没有人敢抬头。

      而之前对阮白想入非非,想要好好玩玩她的那个尖腮猴匪徒,更是吓得差点尿了裤子。

      他手里的枪“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嘴唇哆嗦了半晌,想要求情,但最终还是“噗通”一声,对着慕少凌的方向跪倒在地……

      慕少凌森冷的目光射向卡茜,她依然一副高傲优雅的模样,就连艳色风衣都不曾沾染半丝尘埃,和他怀里狼狈不堪的阮白,形成刺目的对比。

      卡茜!

      慕少凌是第一次正眼打量,这个因为他而几乎陷入病态的女人。

      她竟然真的对自己最在乎的家人下了手,真是该死!

      忽然,慕少凌怀里的阮白轻轻蠕动了下,嘴里发出一声类似痛苦的呻吟。

      慕少凌抱紧了她,大掌,小心翼翼的触摸她冰凉的脸颊,怜惜的吻,一个一个的落在她的眉间,唇瓣。

      他说过会好好保护她,可是他食言了,让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伤害……

      他记得初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就像是一朵待绽放的桃花蓓蕾,就那样灼灼的绽在枝头,尽管青涩的不行,但依然吸引着他的目光;后来,她变得成熟,变成了一只水灵灵的蜜桃,汁多甘甜,咬一口就让人酥到骨子里。

      她在他的记忆中,永远是一副巧笑嫣然的模样,清丽娇艳的,或者撒娇卖俏的,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伤痕累累的躺在冰冷的地面上,精致的小脸变得肿胀不堪,唇角还有渗人的血丝,脖颈有凌乱的口红,衣衫凌乱,好似随时要离开一样。

      整个废旧的工厂,鸦雀无声,连一根针掉落在地上的声音,似乎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注视着慕少凌的一举一动,看着他爱怜的呵护着,那个已经是“残花败柳”的女人。

      尤其是卡茜,她更是嫉妒的无以复加。

      阮白这个女人明明已经被其他男人玩弄过了,可为什么修却丝毫不嫌弃?还像是呵护稀世珍宝一样保护着她?

      慕少凌的目光,又落到了几个宝宝的身上。

      他和最爱的女人的骨肉,正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小小的身体保持着痉挛般的形状,像是遭受了巨大的痛苦,可

章节目录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阮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阮白并收藏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