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味,夹杂着消毒水的味道,飘散在慕少凌的鼻息里。https://www.0dksw.com

      男人向来颀长伟岸的身躯,有片刻的怔然和虚弱。

      他坐在阮白的病床前,修长的手指,抚摸她沾血的发丝,带着一丝明显的颤抖。

      手指向下游移,慕少凌抚摸着阮白的小脸,没有一点点的温热,因为脸色过于雪白,衬得她的长睫愈发乌黑,一根一根的分明。

      流产,刮宫,截肢……

      医生的话再次响彻耳边,慕少凌的手倏然一紧,他仿佛看到阮白被车撞飞的血腥场景。

      这个他最爱的女人,是他护在手心里的宝,平时就连一根头发丝都不敢多碰,可如今却奄奄一息的躺在病床上,如同一朵面临枯萎的昙花,隐隐的即将消失在这人世间。

      病床上的身影,纤瘦娇弱,看起来格外惹人心怜。

      慕少凌轻轻的握着阮白的手,因为过多的失血,她的手指柔软,但极冰,握在手里仿佛怎么捂都捂不热。

      此刻的阮白,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反握住他的手,娇俏的抬起手指,在他手心画圈。

      曾经的记忆,如潮水般蜂拥而来,与残酷的现实交叠,打破慕少凌的冷静,男人浓郁的呼吸加重。

      几个小时之前,她还在给自己发信息,告知自己她的去向。

      可没想到下一秒,却像是一只被撕裂的风筝,以这样颓殇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这让他如何不震怒?!

      司机小张望着慕少凌阴郁的俊脸,小心翼翼的说道:“慕先生,肇事司机逃逸了,不知道这场车祸属于醉驾还是其他……”

      慕少凌倏然扭头看向他,声音冰冷的像是寒冬:“给我发动一切势力,无论动用什么手段,都要把他给我找出来!”

      小张了然的点头,他的身份,不仅是一名普通的司机,更是一名身手非凡的侦察兵,侦查能力很强,退役后被慕少凌招募,做了阮白的司机。

      慕少凌又交代了小张几句什么,他便转身离开,着手调查此次诡异的车祸。

      “爸爸……”两个小家伙跑到慕少凌身边,望着病床上几乎没有了生息的妈妈,他们一脸的担忧和害怕。

      小软软又开始流泪,她抱着爸爸的大腿,不停的忏悔:“对不起爸爸,都是软软太任性了,要不是我坐车的时候,突然肚子疼下车去上厕所,妈妈也不会被车撞到。爸爸你打我吧,呜呜呜……对……对不起……”

      小姑娘精致的脸蛋,因为流泪太多,而变得红通通的,她抓起爸爸的手。

      慕少凌听到事情始末,并没有责备:“这一切都是意外,跟你没有关系。不要哭了,如果你妈妈醒了,看到你哭成这个样子,她会心疼。”

      他只是将哭泣的女儿,抱在了怀里,额头抵着她,不让人看到自己的脆弱。

      相貌和阮白酷似的软软,一直是慕少凌的心头宠。

      即便是女儿的原因,造成此次阮白严重的车祸,但这和软软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她还那么小,他不想让女儿在这样的年纪,承受这样大的罪责。

     

章节目录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阮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阮白并收藏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