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阮白否认的很无力,“我知道,即使被拍了,你也有能力把新闻拦下来我只是工作一天下来有点累了,想回去休息。https://www.25shu.com

      慕少凌目光十分深沉的看着她,近距离,压低声音,一字一句砸在她面前:“就算被拍了,我也不拦,早上你跟他以合法夫妻的身份上了新闻,我看到,嫉妒的心里直发狂,跟他能上新闻,跟我你就介意了?”

      阮白怕孩子会听到,愣住的同时,也放轻了声音说:“那是意外,没什么好嫉妒的,是他太幼稚了。”

      先不说张行安对她根本没有一丝爱意,纯属是生了戏耍之心,才逼婚。就说真的有一丝丝的感情,那这畸形的婚姻,也不值得炫耀。

      可能是无法感同身受,自己不是男人,也不了解男人的嫉妒心是什么模样的,阮白索性也不再多说,免得惹了他不高兴,回去的路上,他再朝两个孩子撒气。

      她不在身边盯着的时候,是真的怕他给两个孩子委屈受。

      毕竟很多时候,她亲眼看到,两个孩子怕爸爸怕的不敢吭声。

      现在的慕少凌,可能的确被醋意和嫉妒心冲昏了头脑,但阮白还保持着最后的理智。

      不能跟他一起走。

      “不让我宣布一次主权,我心里这个坎儿恐怕真过不去。”慕少凌阴沉着脸色,看向远处走过来的董子俊,最后对阮白说了一句:“逼急了我,我不介意把我们的床照送给媒体一份,背上睡了表兄弟老婆的禽兽骂名,我觉得还挺刺激。”

      说完,男人转身。

      木在原地的阮白,捏紧了手里的笔记本电脑包,怔愣地回味着男人方才的那番话。

      床照

      他怎么有床照?

      阮白自认自己睡眠很轻,在小镇院子楼上折腾的那一晚和早上,她清醒着的时候绝对记得两人都没碰过手机。

      所以哪来的床照?

      董子俊走过来,临上车前客气疏离的跟阮白打了招呼,才上车,启动离开。

      对老板的女人,董子俊身为下属特助,是又敬又怕。想当朋友或者当同事一样,这不现实。

      黑色宾利开走,阮白还在原地发愣。

      难道睡眠很轻都是自己以为的?其实自己睡的很死?被他晚上醒来拍了床照都不知道?

      回忆起男人旺盛的精力,自己被折腾的几度快要昏死过去的过程,阮白脸颊绯红,可能,昏睡过去的时候被他拍了?

      跟同事一起回院子的路上,阮白神不守舍的开始给慕少凌发微信消息。

      “照片你什么时候拍的?”

      等了十几分钟,每分每秒,阮白都留意着手机上的消息。

      可他没有回复。

      “你看到我发的上条消息了吗?如果你拍了,我希望你能删掉。”编辑好第二条消息,阮白发送过去。

      想发语音,可是又怕慕少凌无意中读取的时候,被身旁的孩子或者董子俊听到。

      等了半个多小时,同事们在院子里开始准备晚饭了,阮白放下手机,洗了手去帮忙。

      等吃完晚饭,已经是六点半了,但是天还没黑。

      发的几条消息一直没

章节目录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阮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阮白并收藏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