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擒故纵”,“勾引老板”被老板“潜规则”。

      不好的字眼全部盯在她的身上。

      耻辱柱上只有她。

      黑色路虎揽胜行驶了半个城市,终于抵达她新租的小区。

      阮白在回来的路上腹部又痛,疼到最后浑身无力,从不晕车的她竟然在下车时天旋地转,腿发软。

      “小心。”慕少凌已经下车,上前,大手自然而然的攥住她的肩。

      阮白不着痕迹的避开,转过身说:“慕总慢走,谢谢送我回来,今天酒洒在你裤子上的事,很对不起。”

      这次的小区较比上一个住的地方,环境要好许多,但位置没有原来的好,房租钱省下了不少。

      新小区的优势随处可见,门口不远处就有社区服务医院。

      “去看医生,否则我不放心。”慕少凌没有在大街上对她使用暴力,而是站在距离她一米远的前方,凝视着她。

      阮白抬起头来,她站在盲道上,而他站在街道旁边的车子左侧,夜幕的绚烂在男人身上流转,仿佛这偌大城市,只为衬托他存在。

      看了一眼时间,她摇头说:“不用看了,我自己知道身体状况。”

      慕少凌拿出手机,随即拨了一个号码,阴沉着脸色,道:“叫赵医生过来一趟,地址是”

      “不要!”慕少凌的话还未说完,阮白过来试图夺走他的手机。

      但她去夺手机的手,一把被男人牢牢攥住,那纤细的手腕,白皙光滑,前面的血管泛着冷青色,映在他的目光里。

      “吓你的。”慕少凌拿着手机那只大手垂下,低头看她的目光变得十分温柔。

      阮白面色苍白的看了一眼男人手里的手机,的确,屏幕上根本没有通话中的模样,他根本没有真的拨号。

      但她如果不去社区医院,他必定会真拨过去。

      阮白特别不想赵医生再过来,第一次在医院接触赵医生是因为她中了催情剂,第二次是在家中,因为跟他做,做到一半的时候太动情有了出血迹象。

      都很羞耻。

      这一次在车上莫名的小腹坠痛,她不知道原因,也许是催情剂的问题还没调理好,也许是因为例假在身期间喝了红酒。

      去看一看社区医生也好。

      阮白将手腕从他大手里抽出来,“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说完,她转身往社区医院方向走。

      社区医院距离街道只有二十米远。

      阮白到了。

      慕少凌随后也到,男人西装革履的随她走进社区医院,可谓是一道罕见的人物风景线,负责接待的漂亮小姐看得一时痴呆住了。

      阮白难为情的说:“我看妇科”

      漂亮小姐这才回神,比患者还紧张的开始给阮白开单子,敲打键盘的时候,好几个字反复敲了好几遍才打好。

      而致使漂亮小姐紧张的男人,却双腿交叠的坐去了等候区,俨然一个沉稳大气的丈夫角色,耐心陪伴妻子,等候妻子的检查结果。

      尤其男人脸上严肃刚硬的表情,不看旁人,只看妻子,一看就是个眼中只有妻子的好男人。

      阮白拿着单子排号,等着叫到她才进去。

      才坐下,就有一个女人戳了阮白一下,眼睛看了看后方那位视线只在妻子身上的丈夫,嫉妒的说:“你这男人哪里找的,婚后那方面生活,过的是不是很性福啧啧,看你男人身上的那股强悍劲!”

      

    

章节目录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阮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阮白并收藏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