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花裙子的大妈手拿扇子,扇着风,指了指身后12栋的门,挑起一边眉毛说:“下次再瞧见她,我指给你们几个看!”

      “啧啧,真叫一个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那姑娘你们是没瞧见!长得挺清纯的,不染头发,不怎么化妆,穿着打扮也不暴露,规规矩矩的,老实人家长大的孩子样,没料到是个贱三儿”

      “老杜,你小点声!别冤枉了人家清白人家的!”

      一个大妈觉得这个老杜说话太没根据,“肉眼鉴小三”小心被人找上门来骂。

      听到有人质疑自己的话,老杜立马炸了,差点跳起来的用手里扇子指着那12栋:“我冤枉她?我一个字的假话都不说,你们整个小区问问,我这么大岁数了我冤枉过谁?我还怕她找上门来,站在我面前我都敢跟她对峙!我今儿就指名道姓了,姓阮的,叫什么白!”

      其中两个阿姨无奈的对视一眼,都了解老杜这个人可是出了名的听风就是雨,捕风就捉影。

      过道上,王娜端着保温桶听的手一抖。

      王娜走向叫的正欢的老姐们儿,直接问:“你说的那个阮什么白的,她三儿,什么三儿?”

      几个八卦的大妈都看向王娜。

      “你跟她什么关系?我看你面生,不是这个小区的吧?”老杜也有点心虚,毕竟没找到人家姑娘跟老板同床共枕的实际证据,不好断定。

      王娜自然容不得别人说自己儿媳妇的闲话,发上火了:“跟我什么关系?那是我儿媳妇!你这叭叭叭的说她什么了!”

      “哎呦,搞了半天是她婆婆啊!”老杜低头看了一眼王娜手上的保温桶,又来了底气:“平时不跟儿媳妇住一起吧?我猜,你儿子也不经常回来吧,真是好笑了,自己家儿媳妇勾三搭四的都把野男人带小区里来了,婆婆还在这儿护着她个小贱人!”

      旁边几个大妈拉着老杜,这话可不能乱说!

      王娜一口气险些没上来,野男人?哪儿来的野男人!

      老杜看这个所谓的婆婆还恶狠狠的盯着自己,就继续讽刺:“别跟我这不服气,想让人家不说闲话,就得你儿媳妇没做那些难堪的事儿!”

      王娜动摇了,如遭雷击的哆嗦着问:“你你亲眼瞧见了?”

      老杜指着旁边的路灯:“那是当然了,就在这儿,那男的跟你儿媳妇亲密的不得了,大庭广众的,没个样子。”

      “那没准是我儿子。”王娜还是不信,阮白一看就本分。

      “是不是你儿子你儿媳妇心里有数。”老杜断定那就是野男人,夫妻之间可没那样相处的,又说:“差不多一米九的个头,西装革履的,一看就是有钱人,金主!”

      “咚!”

      王娜手里的保温桶直接掉地上。

      阮白起床的时候,是十点多。

      她倒了杯水喝,嗓子干的难受,喝着水的同时低头查看微信消息,阮白这才知道李宗的母亲要过来这边。

      再一看李宗发来微信的时间,早晨七点多。

      现在十点多了。

      按理说,这个时间早该到了。

      阮白担心李宗的母亲下错车站,就打过去,想问问到哪里了,用不用她去接一下。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响了很久,阮白最终听到了这个提示音。

      

    

章节目录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阮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阮白并收藏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