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腹仅仅是随口一说,他很快联想到昨夜的事情。

    李昌泉这才回过神来,哪怕他没有同意和黑衣人合作,但是并不代表他们不会暗中下手,加上他和凤倾倾不对付,只要凤倾倾一出事,怀疑的目光就会落在他身上!

    到时候就真的是百口莫辩!

    李昌泉心中暗骂一句,何况现在他都不知道那黑影是什么人,是哪一方派来的,他只能小心警惕的去调查,免得引起怀疑,否则这行军路上出现的差错,他小小副将,担不起这个责任,就算是杀了他一人也就罢了,这要是审决下来,是诛九族的过错!

    他深吸一口气:“马鞍的事情确定吗?该不会是王妃心血来潮想要换吧?”

    心腹微微一愣,仔细想了想:“属下也不清楚,只是看见将马鞍烧掉了,下意识想到了有人动手脚……也有可能是属下想多了,听闻王妃曾经是凤府的大小姐,那用度吃穿无一不金贵,说不准就是用腻了原先的马鞍,想要用个新的。”

    李昌泉微微颔首:“这件事就此为止,莫要声张。”

    凤倾倾没有将这件事情闹大,也不知道是不是怀疑到他身上了,只是为了顾及军中军心,才没有与他算账,李昌泉长吁一口气,看来这女子也不是那般无理取闹,还懂得轻重。

    察觉到身后的视线,凤倾倾微微往后看了一眼,李昌泉正面对上她的目光,心中坦荡,充满不耐,他反正没做这件事,无论凤倾倾如何以为,他态度得放在这里,免得将事情闹大。

    收回视线,凤倾倾轻声与轩辕慕景道:“你看人眼光向来准确,这李昌泉应当没有答应中三天那行人的要求,马鞍的事情,另有其人,是针对李昌泉和我来的。”

    “这几个举动下来,不仅仅是对你想要下手,更是想要动摇军心,”轩辕慕景目不斜视,看着前方,“只是还不确定是那些人想要削弱军队的实力,还是有人也想要如同李昌泉一般,将你从军营之中逼出去,从而逼得你必须回到皇城。”

    “我倒是觉得,这两个目的并不冲突,”凤倾倾拿出放到地图在马背上展开,“我离开是一个目的,动摇军心削弱实力是一个目的,他完全可以将两个目的化作一种手段,从而达到他想要的效果,只是这样无法判断出来他是那一边的。”

    军营中多少也会有对她有意见之人,只不过李昌泉是光明正大的表达,但是暗中有多少人不满这个决定,她现在还不清楚。

    “看来接下来路上,还得小心几分,”凤倾倾皱眉,“他们要想要折腾,抓出来之后,便一个都不留。”

    这些将士长期处于男子至上的感官中,对于女子混迹军营的事情多少会抵触,他们可以不喜,甚至可以冲上来和李昌泉那一半,对着她大呼小叫,她也就无视掉罢了,但是对着马匹下手,想要造成可怕的后果,这就是不可饶恕的罪了。

&

章节目录

凤倾倾轩辕慕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坏坏王爷深深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坏坏王爷深深宠并收藏凤倾倾轩辕慕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