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古刀和泉
    ?“荀叶?”周璐璐疑惑的看着前方飞奔接近的少年,只见他全身衣服破烂不堪,遍布焦黑的烧痕,左肩上紧紧包扎着一圈紫色丝绸,只有面目还是完好无损,甚至可以看得出是一张相当帅气的脸,但是无论怎么看也不像那个笨瓜一号的小子啊。

    正疑惑间,忽看见他举枪向着田薇,更是大吃一惊。

    “嗒嗒嗒……”“叮叮……”丧尸的前爪闪起一阵火星,紧接着身体如同抖筛子一样不停摇摆,最后轰然倒下,而逃过一劫的田薇也显然发现了状况,赶紧缩了回去,关上车窗,软软靠在后背上,再也动弹不了了。

    “NN的,这枪的后劲可真够大的!”

    荀叶长舒口气,咬牙抵住强烈的后坐力,密集的火力却是丝毫不弱,又向其后紧跟的丧尸一阵狂扫,一时压制得众丧尸寸步难行。

    “他……是……荀……叶?”田薇的表哥目瞪口呆的看着如同移动炮台一样凶猛的少年,艰难的从牙缝中挤出这四个字,这就是表妹口中的懦弱少年?根本就是一超级战士啊!

    “田薇,他真的是荀叶?”周璐璐也忍不住问道。

    “嗯。”田薇有气无力的回道,连相貌都能变,搞把枪应该也没什么稀奇吧?田薇懒得费神去猜了。

    “可是,他的模样?”周璐璐又问。

    “到时你问他好了。”田薇说完忽然透过后视镜仔细看了眼周璐璐,居然发现周璐璐眼中闪烁着星星般的光彩,“不妙!”田薇心里一沉,看着那张柔媚的秀颜,自己的手却忍不住摸了摸脸上长长的伤疤。

    “田薇,怎么了?”周璐璐注意到田薇的目光。

    “没……没什么。”

    “哐啷!”后车窗忽然裂开,却是前仆后继的怪物乘着炮台哑火(换弹匣)的时候扑上了汽车,但是更多的则是扑向距车已不到三米的荀叶。

    “啊~”车内忽然传来一声女子的惨叫。

    荀叶心里一凉,手上更是忙乱,弹匣连插了几下都没插进去。

    “肉搏吗?我喜欢!”只见他把枪和弹匣往身后一甩,“吣!”的一声脆响,拔出那把“锈刀”。

    其实这把刀孟连长一直保养得很好,刀身铮光发亮,长约七分,柄长三分,算是比较长的,刀刃十分锋利,只是我们主人公看到皮质的刀鞘,先入为主的认为罢了。

    “九尾第六诀——合!”荀叶一声断喝,双手上举,合握和泉刀,脚下忽然一顿,蓄势到最大,弓身向前一跃,便如出膛的炮弹般,急旋着轰向丧尸。

    “咚……”一声连串的闷响,拦在荀叶和车之间的丧尸愕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上多了一个直径近半米的大洞,红黑相间的血水汩汩向外流淌。

    荀叶冲到车前,刀尖在地上一点,“叮!”,借助反弹之力,一个翻身,跃上车顶,“刷!刷!”两道寒光闪过,刚刚想要钻进车厢的两具丧尸一分为二。

    “田薇,田薇你没事吧!”

    “我没事,可是周璐璐她……”

    “什么?!璐璐?!”心中一松一紧,脸上不禁露出悔恨、恼怒万分的表情。

    面对周围重重包围的丧尸群,荀叶连弯身查看周璐璐伤势的机会都没有,“老子要你们陪葬~嗨~!”一声怒吼,运足水晶之力直达刀尖,以自己为轴心,一个旋转横扫,硬是甩出一圈湛蓝的刀光,让最近的七只步了前面那两只的后尘。

    “九尾第七诀——分!”荀叶身形急速晃动,一瞬间竟然一分为四,等距跃下汽车,背靠车子组成防御阵势。

    “呀~”四个荀叶面对蜂拥而上的丧尸同时发出一声大喝,手中刀以肉眼难见的速度上劈下撩,左砍右扫,努力维持着脆弱的四角防线,变异丧尸的爪子和分裂的身体接连飞向半空,黑血更是染红了大地。

    “这……我在做梦吧?他……还是人么?”田薇表哥目不转睛的愕然看着眼前的神话。

    “唔……”忽然一声闷哼,却是在长时间的急速移动中终于躲闪不及,右肩处中了狠狠一爪,碎肉横飞,鲜血飞溅,染红了半边白皙脸庞和手中三尺和泉,身形不由停顿下来,另两个分身随即消失。

    其实如果荀叶不分身,在水晶之力和手套的神秘力量双重保护下,他是不会受伤的,但是,他借助天道的循环生息之法,强行催动这两股力量,连续使用逃命和必杀时才可以用的九尾迷踪步,加上还比较生疏,效果事倍功半,耗力更巨,终于被丧尸乘虚而入,留下重创。

    “叮!叮!叮!”“蹭!蹭!蹭!”连挡三下,连退三步,“咚!”后仰的身体撞在车身上,终于避免了倒下。

    “荀叶~”田薇的哭号从车中传来。

    “有……意思……”荀叶挣扎着站直身体,刀转左手,右手抹去沾满脸庞的鲜血,冷笑地看着穷凶极恶、相互推攘、随时准备扑将上来的丧尸。

    “轰~轰~”忽然两声巨响传来,紧接着一阵密集的枪声,一边的丧尸风吹一般倒下,却又摇摇晃晃爬了起来。

    “是军队!”眼尖的田薇表哥叫道。

    “来不及了!”不停颤抖的司机恐惧地看着周围血淋淋的丧尸,哭丧着低声说。

    “荀叶,你的刀?”田薇忽然喊道。

    荀叶低头一看,发现经自己鲜血浇灌后的刀柄,居然有几处强烈白光,敏锐的目光中,一瞬即辨认下出上面的字来,不由低声默念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几乎是刹那间,刀身光华大作,荀叶只觉刀柄上传来一股沛然之气,迅速流遍全身,体能迅速恢复,而在身后的田薇他们眼中,却是全身霞光异彩涌动不止,身上的破烂衣服完全脱落,取而代之的是一层金光闪闪的古铠甲,犹如天神降临一般。

    “九尾第七诀——分!”荀叶再次分身,这次更是达到了五个!他们迅速舞动和泉,杀出一条血路,重新逼开丧尸,而丧尸劈在荀叶身上的爪子却丝毫不再起作用。

    精神大振的荀叶双目光芒一盛,身形半蹲,双手握剑,向地上猛的一插,再双手盘于胸前,微成勾状,双勾一合,厉声道:“受死吧,你们这群脱皮猴!二诀合一——离锁!”

    只见五把剑凌空飞起,冲进直愣愣站立不动的丧尸群中,有如镰刀割麦般,连连斩翻分切。

    匆匆赶到的军队发出强大的火力,形式完全一面倒,终于将千余只丧尸完全剿灭,奇怪的是,原本发光的铠甲也在战斗结束后失去了光彩。

    “璐璐……”刚刚解决战斗的荀叶冲进车内,却只看见一动不动,面无血色的伊人,在她的左胸前,鲜血浸透了上衣,正是一爪穿心。

    “为什么……为什么……”荀叶抱着璐璐的尸体痛哭道。

    “荀……叶……,是你么?”田薇忽然怯生生的问道,她已经无法确定眼前这个近乎神一样的人是否是自己的男友了。

    “……”荀叶没有回答,只有泪水不停滑落。

    “喂,那个穿盔甲的,把你手上的刀还老子!”身后忽然传来一声粗声粗气的喊叫。

    荀叶一个回头,冰冷的目光扫向孟连长,后者一个哆嗦。

    “你干什么?想赖帐啊?那是老子的和泉,刀鞘上还可有我的名字呢!哎?刀鞘呢……啊呀,作孽啊,居然被你扔到坑里……全都是血,你叫我怎么洗……”孟连长还想说什么,却被团长一把拉住。

    “你是谁?”团长问道。

    荀叶瞄了眼长相儒雅的团长,一语不发,将和泉扔到地上,又转过头,呆呆地看着周璐璐。

    “你看看,他这是什么态度!”孟连长骂骂咧咧的走向和泉刀,“哎哟!这刀怎么这么烫啊!”他看看发焦的手指,又不甘心的用刀鞘去套,却感到一阵极度灼热,手一抖,随即看到刀鞘化成一片灰烬。

    “你他X的到底对我的刀做了什么?!”孟连长一把揪起面无表情的荀叶。

    后者双手握紧,刚想一拳轰开,忽然感觉脚下传来阵阵震动,不由转头看向远方。

    “你什么意思?不理我?”

    “孟连长,别闹了,我想我们真正的大麻烦来了。”举着红外线望远镜看着荀叶看的方向,团长突然说道。

    “什么,不就是几只脱皮的怪物吗,还不都被我们打死了。”

    “孟可生!”

    “有!”孟连长一下放开荀叶,一个立正。

    “传令全团!立即进入一级战斗状态!”

    “什么?”孟连长也举起望远镜,终于发现,在千米之外,一阵无边无际的红亮潮水向这里涌来。

    “报告团长,东南方二里发现大批怪兽,数目无法估计!”侦察连连长跑过来说道。

    全军一阵骚动,而随着时间流逝,地面的震动越练越强,已经不止荀叶一个人发觉,骚动也愈加强烈了。

    “大家安静!”团长举手喊道,四周迅速静了下来。

    “一连连长!”

    “有!”

    “你作为左翼,迅速分散到左方两百米处,建立防线!”

    “是!”

    “二连连长!”

    “有!”

    “你作为右翼!右方两百米建立防线!”

    “是!”

    “三连、四连!”

    “有!”

    “迅速清扫完战场,准备下一轮战斗!”

    “是!”

    荀叶再次拿起了和泉,可是,这次盔甲已经不再发光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沉重盔甲的包裹下,他双肩的伤势已经愈合大半。

    和泉守兼定:刀,刃长70.6CM。著名刀工之定所作,新撰组剑士土方岁三所有,为第三代和泉守兼定和十一代和泉守兼定。刀铭:和泉守藤原兼定。在刀柄上刻有铭文:“臨兵闘者皆陣烈在前”。

    PS:大家不要嫌我用日本刀来充实剧情,因为这会引出后面主角与天照大神之间的……(还是不要说太白好点-_-)

    ;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