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节 大结局 征服世界的女人们
    ?

    任何华人区域的演共界甲,春节都是年中最忙碌的            ,农历年末的表演,各大电视台的春节晚会。以及假期里的各项表演日程都是会安排的满满当当,很多明星也许在一年其他劲多天的日子都不用工作。只要在这个年末接几场大行表演就能吃喝不愁了,在这个时候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都会抓紧机会出来走穴。

    不过今年春节大家却意外的发现,在除夕到初七的这段时间假期里。比往年少了很多的现场表演。直播晚会里的明星出现频率也降低了很多。就算能看到也只是一些二。三线的艺人,无论是香港,台湾,还内地的华人明星们,好像都集体消失了一般。

    庞氏皇朝集团海南世纪岛城。

    五年前,同样在这个经纬度,这个区域只是在赤道阳光下照耀下一片汪洋大海罢了,离最近的海岸线还有公里的距离。而今天这里已经是形成了一个恢弘磅礴的人工岛屿群,五年间,皇朝集团动用了自己所有的能量,数百亿的资金在这里运作着,全球十分之一的起重机在这里运转。八万建筑工人在这里工作,在最短的时间内创造了世界的建筑史上的奇迹。

    这个在太空上都能看见的岛屿群,不光拥有了包括各种前卫博文馆。大厦,酒店。等等最顶尖豪华的独家设施中心岛。而且在周围星罗密布的独立微型岛屿群,每一个岛屿上面都有全球最顶尖的独立别墅岛。仿佛世外桃源一样与世隔绝让人能享受到休闲时光。

    而此时在其中的某一个岛屿上,正有一场盛况空前的婚礼在举行着。今天是中国地产业巨头之一,庞氏的皇朝集团的二公子庞俊今天结婚的日子,在岛中央在修剪整齐。宽阔的绿色草地上,在多架直升机不断的接送着。数以千计的宾客到一个接一个的到场,你能轻易的在这里发现中国各界的精英分子,商界,政界,军界保罗万象。

    然而你如果细心的观察就会发现,在这里的嘉宾里,来的最多的还是演艺界的名人们,几乎所有华人的一些明星都到场出席,既有内地的陈道名,唐国强这些老表演艺术家,也不乏周星弛。梁朝委,李联杰这些国际巨星,他们之中很多人都多年未见一面,却在今天意外的碰头了。

    虽然正值冬日,但是海南岛温暖如春的阳光照耀下,微微的海风夹带着摄氏十六度的海风,让每个人都感到了无比的惬意,外面热闹非凡的时候,在新郎的房间里庞俊正在吹着口哨一边对着镜子拨弄着自己的头发。一边问旁边早已经准备好的林枫:

    “板子,怎么样,我看起来还行不?”

    此时的林板好像比他更加紧张,深深呼吸了几声,带着僵硬的笑容回应:“还不是那个德性,够帅的了,真是怪了,今天好像是你结婚?为什么你一点都不紧张7”

    庞俊转头洒脱的笑着:“我需要吗?紧张的是应该是新娘  韦洁能嫁到我这么好的男人,现在指不定在一边化妆一边泪流满面的,我们俩结婚不能都在那么感动吧。总要有个压得住场面你说对吧?”

    想想也是,林枫不由暗自叹了口气。在这方面自己要是有庞俊的一半的洒脱就好了。

    庞俊看了看时间,这才从怀中掏出了一叠小纸条递给林械:“这是你等下要发表的感言,可别说我不帮你。”

    林械刚想打开看,庞俊就用手拦住了他的视线:“先别看,现在看你肯定就打退堂鼓励,这事情就是要一时冲动才能解决,今天我是新郎,宋茜她们才不敢拿我怎么样小错过这次机会我可就帮不了你了”

    林械与凡。呵暧昧不是一两天的了,庞俊平时也都看在眼里,林枫那天跟他说要将就将就的时候。庞俊就在想办法找个机会跟凡凶凹开口了,虽然他也觉得林枫的想法有些天真稚嫩。不过他还是支持林板。凡事都要试下才知道结果,今天可是婚礼,这样的场合女人们都是感动一趟糊涂。抓紧这个机会浪漫一把小兴许她们一“糊涂”还就真答应了也不一定吧。

    林枫恩了一声把发言稿收入怀中,他完全的信任庞俊,其实以他对五女的性格了解,除了尚依琪或许能容忍他之外,在正常的情况下其他的人都不会答应他这个妄想的要求的,不过无论唐小惜的刁蛮可爱。尚依琪的善解人意,还宋茜的火辣直爽,颜慧的甜美开朗,或者是李雨晴的那种变幻莫测,在这几年里。已经成给了他生活中不耳或缺组成部分,让他放弃或者是划清界限之类的,他自问也做不到,反正他今天也是做好了被人耳光的准备了

    “谢了,庞少,如果不是你结婚,这事情我估计要要拖几天。”

    庞俊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说的什么话,你五年前把世纪城的企划书让我给我老头的时候,他可是高兴不得了,要不充这点他是死活都不会让我给韦洁搅或在一起。我能结婚多半也是拖了你的福,何况”庞俊说到这里也是笑了起来。

    “新郎准备好了吗?时间差不多了。”担任司仪的蔡康永走了进来问。

    庞俊与林械两人互视一笑,站了起来。

    在庄严华丽白纱的装饰下,现场草地中央布置了一条长长红地毯,潇洒不羁的庞俊昂首阔步在音乐声中走到婚礼台的中央,现场的一千多人都响起了一阵掌声,圣诗班庄严的吟唱中,庞俊与林枫都显得是意气风发。男子气概十足,可得不少女性欣赏的目光。

    坐在首座坐的庞英父子都很是欣慰,虽然庞俊一直都是风流随性,却没想到却还是安定了下来,庞家的长辈都期盼着他还能早续香火。为庞家开支散叶,心里也是颇为兴奋。

    在优美舒缓的序曲中,西式的婚礼显得庄严圣洁,没有平常人家的那种喧嚣吵闹,虽然很多在座的长辈都是觉得有些沉闷,不过那些年轻的一代的嘉宾们到都是都觉得仪式很浪漫。特别是一身雪白婚纱的韦洁牵着花白头发的老父之手从缓缓入场的时候韦洁父亲那双泛红的双眼。引得嘉宾们都很是触动。

    作为伴娘的凡幽凹六女虽然各个宛如天女。美得不可方物,但是在今天这个场合下。大家还是不得不承认。在花童的簇拥下,戴着白色面纱韦洁才是现场最美丽纯洁的人。那种幸福洋溢的表情有着一种浑然天成的光彩,让人无法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在场的女人们无论年纪大都是发自内心的羡慕着新娘。每个女人都应该经历这样的一天。

    这次的婚礼是属于中西合璧的方式,吟唱完圣诗后

    台背甲的巨大幕布下,庞俊把他和韦洁认识到现在睦        了一个钢琴曲音乐录影带的模式播放着,看着台下众人都是感动不已  林板都不由暗自感叹。庞俊虽然从来没有把心思放在一个人身上停留过太久。但是对于韦洁还是用了心的。什么时候他们认识,什么时候发生的争执,那些几年前的事情,他竟然一点一滴的都记得清清楚楚,把身为新娘的韦洁都感动地拼命的忍着泪水。

    庞俊这时候还颇为得意在林板耳边提醒他当中关键:“看到了没有。这就是平时做功课的结果小我那美女笔记本每当这个时候都是无敌的。我保证韦洁今天这么一感动,肯定会一辈子都记得的。以后就算我犯了什么事,她也一定会原谅我的。”

    林板耸了耸肩膀。对庞俊表示了深深鄙视,心里开始有些后悔让庞俊来帮忙处理自己的感情问题了,他不会想出什么奇怪的花招了吧

    在众人深深地感动的目光注视下,庞俊与韦洁在牧师的弓导下互许誓言,祝福的掌声中,这场婚礼的仪式正式结束,这才进入到了宴会环节。为了照顾各界不同的来宾。长辈的一边都是安排了比较舒缓的音乐,而在庞俊的安排下则把年轻的这一辈人都聚合在了一起,开始他们的狂欢。庞俊是要借着这个机会让林械表白一番。

    在酒过三巡后。终于轮到了挚友祝福和新娘抛花球的环节。早已经准备好了的林枫捏了捏手心的汗水,这才拿出纸条看了一眼,稍微过目了一下,当场就愣住了,回头狠狠地盯着庞俊问:“这就是你所谓的高招?”

    庞俊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恩,你就照上面念吧,不会有错的。”

    林板表情复杂地狠狠摇了摇头:“荒唐,照你这么搞我会死得很惨的。

    庞俊给他的那张纸条上写的感言都是什么爱情的观感,说庞俊一生爱过很多女人,每一个都是真爱。男人爱情有时候不是自己的控制的,爱一个人很难。放弃自己心爱的人更难之类的芸芸,有时候人的感情应该分开,林枫摇了摇头,还是自己来吧

    韦洁的在婚礼上幸福四溢的模样,引得所有女性都深深的羡慕。而唐小惜。宋茜她们自然也是其中的一员,曾经她们都以国人的婚礼都是恶俗。吵闹,喧嚣的无聊事情这个借口来当作安慰自己不用去嫉妒这场事情的理由,无奈今天这样浪漫典雅的婚礼,浪漫的氛围好到出奇,这显然深深刺激了她们的神经。都拿着酒杯喝了不少的酒。

    尚依琪若有所思地问旁边的宋茜:只卜茜,你觉得我们也会有这么一天吗?”语气中带着浓厚的羡慕。

    宋茜俏脸上很是不以为然,表现出了她受过高等教育的涵养。把酒杯晃了晃:“没有就没有,我们需要这样的形式来标榜我们的幸福吗?有些女人生下来是为了征服男人的,而有些则是为了征服世界。

    颜慧在旁边看着宋茜如此的目光清澈地。表情优雅地拿着酒杯说这样的名人名言小声问了尚依琪:“她究竟喝了多少?”

    尚依琪用无奈的眼神膘了膘旁边的桌上的几个空红酒瓶,果然这位大小姐表现出次超凡脱俗就是托了酒精的刺激,难怪话说变得这么婉转了。

    一旁的唐小惜更像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很不屑地哼了一声:“茜姐也是真是的,之前看到韦洁穿婚纱就在旁边眼睛都看着发红了她要是在奥斯卡上面获奖还不当场崩溃。”

    李雨睛正睁着大眼睛很奇怪地望着今天如此冷漠的唐小惜时候。就看到了她已经开始敲旁边白云边的空瓶子里。只见唐小惜却冷笑了一声:

    “不就是结婚稀我就不信我大学门门都得的人,会敌不过这两片的胸部  ”说着哗啦一声,从口袋掏了两片刚凹出来“啪啦”拍在了大家的面前,这是婚前典礼面前唐小惜犹豫了好久终于才没有使用的特殊装备。

    就在旁边的无数的人都被这一幕惊住了的时候,滴酒未沾的李雨晴已经神色冷静地撕开了手边一个装红酒的礼品盒撕开后的包装纸,镇定自若地将那两个,物体包起来,赛到了那些结婚礼物堆里,完美的伪装成了这次客人带来的礼物之一        在尚依琪与颜慧的捂着嘴的笑声中,新娘已经准备抛花球了。未婚女性们都想要讨个彩头,凡幽旧都想去。只是这种热闹的场合不适合她们这些巨星参与,只是远远看看了一堆打扮精致的女嘉宾们在新娘四周。

    俏脸微红宋茜瘪了瘪嘴很鄙视望着那边:“真是恶俗,又不是小孩女,一堆大龄剩女。还真相信一个花球就能让自己嫁出去?难怪没男人喜欢

    唐小惜醉眼朦胧地附和:“就是,单纯。天真,幼稚。我这辈子从小到大最讨厌的事情就两件,去抢新娘的花球,以及被男人当众唱情歌示爱,多恶俗的事情想不通这事情怎么会跟浪漫扯上关系

    李雨晴与颜慧也深表赞成:“这点绝对同意,当众唱情歌真的很丢人”

    还没说完。就听不远传来庞俊的声音:“今天抱歉了,这个祝福我想送给特殊的朋友,他想借着这个机会来表达一些他从未说出口的事情。”随着音乐的香气。背景里响起一个熟悉无比的悠扬深情的男声:

    “灿叫绝比吐我的人生精彩灿烂

    凶相我的爱纯真简单

    四曲卿巨我看见了五个天使

    五女同时回头,就见不舞台上拿下眼镜的林枫,正拿着话筒架望着他们这边演唱着  韦洁与庞俊拿了五个不同花球朝她们走了过来。

    唐小惜,尚依琪,颜慧,宋茜,宋茜,望过去看着林枫的眼睛。都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到影,全部都是一愣。

    “砒四北四鸿一瞥。又从此两两相忘

    吐…从北  咕但眼神交互的那一刻。互放永恒光芒

    凹此吼你如此美丽让人心仪

    加吐咕吧比你如此美丽。

    衷的赞弄

    四抽0潮中瞥见了你。四“咖这令我不知所措

    四凹心  因为我和你无缘相依

    吐咕此  你如此美丽让人心仪

    山灿你如此美丽。这是由衷的赞许

    凹。仁比,她的微笑像天使

    四从  马  或许天使也希望我和你在        ”“

    三年后的8月。

    在万众期待下,奥运会终于要在拥有世界上五分之一人口的国家开幕式了。全世界的目先都聚焦到了中国这个快速崛起的大国身上,

    在开幕式里的前一天,全球的报社记者电视媒体,都不约而同的聚集在人民大会堂里,采访着这次的奥运会的开幕式的总导演张亿谋,想从最后的时间里得到一些新闻。

    “张弓,这是的点火仪式已经准备好了吗?你能稍微透露一点火的形式吗?是关于什么主题的?”

    “有传闻说这次的奥运会开幕式的主题曲,您不准备按照惯例邀请其他国家歌手演唱,而是全部是由中国歌手演唱?”

    “陈董事多媒体报导小组委会与顶尖公司有意准备齐聚。刚刚拿下嘎纳影展的后冠的宋茜。取得格莱美大奖颜慧。北美最性感女人排名首个的雪莉,以及全球网络人气冠军李雨晴,重组三年前解散的乐团天团凡幽凹?有没有这回事情?”

    三年前如日中天的凡比心,突然在横峰的时期突然有两名成员宣布无限期息影震动了整叮,娱乐圈。此后的三年里,虽然余下四人在各自领域取得了成就都更进一步。在凡  凹带动下的卫口中国风也席卷全球。但是再没有人能听到凡。必成员聚集在一起演唱那些团体金曲,虽然凡比哟成员都矢口否认组合解散,但是外界普遍都认为,以那这些成员现今取得的成就,再度合并在一起几乎不现实,这就像人们无法想象威尔史密斯,汤姆克鲁斯,乔治克鲁尼,迈克杰克逊能组成一个组合的一样的道理。

    在密集的闪光灯下,张亿谋与陈安妮只是微笑着以保密的原则拒绝所有的记者提问。

    奥运会开幕式当天,会场里聚集着数万人的热情,呼喊震天转播的镜头切换着各个不同观众脸上的神态。有的兴奋,有的狂热。在如此辉煌大气的开幕表演下人们都是显得激动而亢奋。

    不过镜头突然在一个画面上停了下来,大银幕上出现了一个清丽秀雅至极的女子,那长发飘扬的女子侧影美到了极点,浑身上下透着动人心扉的清纯气质,仿佛是从画中走出的人物一般如梦如幻,四周的人如此的兴致高昂。与她的美眸中带着一股醉人忧郁神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现场的很多人都看得痴了。

    “君丽,你上镜头了,笑一下。”邵杰看着大银幕笑着提醒着自己女儿。

    邵君丽晃神过来了,这才对着镜头嫣然一笑。让全场都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叹,在镜头从自己身子移开后,邵君丽才侧头问着身边的庞俊:“庞少。你说林枫哥今天会来吗?”她的这个问题也迎来了四周的人的侧目。他们都想知道这叮,答案。

    作为开幕式表的最后的压轴主题曲的演唱者,没人知道是谁。但是。今天在这里韩国的朴式兄妹,鑫宝的赵宝钢以及陆易。李小荐。国家台的张彬,段宣,还有自己这些林械的挚友都被邀请到来,这个空位是谁。自然是不言而喻了,已经三年了,林枫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般,大家都从心底想念这个话不多,却在一点一滴间改变所有人命运的男子。

    庞俊耸了耸肩膀,还没回答,就看见不远处走来一男一女,男的戴着眼镜。脸上带着微笑,很朴素的样子。而女的清丽冷幽,完美的宛若天女。两人怀中分别都抱着一个一岁左右的乖母孩子。

    “林枫哥林林”所有人都不自觉站了起来跟他打招呼,他还是来了。

    “好久不见。”林枫依然和三年前没什么变化。和大家一一握手。看到长大了的邵君丽也是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头。怀中的孩子大眼睛闪动灵动望着所有这些人,十分地惹人疼爱。

    热闹的场面中,庞俊也笑嘻嘻上去打招呼,一边看了一眼旁边的清丽女子:“枫子。高蕾你怎哎呦!”        林枫不等他说完已经一拳打在他的胸口直接把他打在了座位上。高蕾秀眉微蹙的接过林板怀中的孩子:“把贝贝给我,别胡闹伤着他了。”高蕾手中的小男孩已经被那君丽抱去端详。

    林枫听着小心翼翼地把女孩递给了高蕾后,才坐到座位上对庞俊质问:“庞少有你的,怎么把高蕾也搞到了世纪岛住,她现在不但是我们的邻成为我孩子的干妈,你是是诚心想让我们家鸡犬不宁吗?你不知道小惜与依琪性子吗?她们可没你想象的那么大度。”

    庞俊连连举手投降:“别我这不是为了弥补上次我的失误吗?你那天被宋茜,颜慧他们修理了,我也很是内疚    ”

    “原来你还知道内疚,放心。有你补偿的方式,你可以帮我带孩子我一个人可带不过来。”

    庞俊一愣。有些讶异地问:“怎么了?两小家伙两妈呢?不是现在都欺负到你头上来了吧,我记得你以前蛮酷的啊?怎么变得怕老婆起来了?”

    听着热情四射的音乐响起。林械佯装怒意的脸上终于呈现了那久违的微笑。看着体育馆中央。缓缓升起的巨大的云状舞台六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倩影,在巨大的全场人疯狂的尖叫声出现

    “有些女人生下来是为了征服男人的,而有些则是为了征服世界,还有些可以先做完其中一件事情再做另外一件”

    林板恢复了那久违的职业经纪人的语气。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