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大夏龙雀 四
    ?

    颜珞所在的房间和那四个参将的会议室相距很远,那几个人就算吵得天翻地覆,也丝毫影响不到苏玄和颜珞的交谈。

    颜珞见到他,只是微微一笑,调笑了几句“东征将军”之后,便将话题转移到了正事上。

    她把几张文书摊在了桌子上,不消她多说,苏玄就读懂了她的意思。

    之前苏玄用眼神隐晦地表达了之前的文件和信息不够详细,还需要更详细的情报。

    这样一想,颜珞除了不懂玄术以外,对苏玄的了解可以说是举世无双。就连苏玄自己都毫不在意的一个眼神就让她读懂了一切,苏玄笑了笑,展开了那些堆叠起来的纸张。

    “王文斌,昆仑弃徒,因童年时长兄死于宗门斗争,厌恶宗门,叛出昆仑加入旧召军部。据他所说,他的兄长天资更是胜他百倍。”

    在这行字下面又有一行小巧的字,像是在注释一半:“因为童年亲自经历了门内相斗的惨剧,他本人对自相残杀格外抵触,可以拉拢。”

    看到这里,苏玄笑了笑,说道:“你的字也很不错。”

    颜珞笑而不答,转身去沏茶。

    草草地扫了扫王文斌的实力,苏玄觉得他翻不起多大的浪花,便将他的资料放在了一边。

    “白天纵,白家嫡系,天赋较差,但刻苦努力,与长子白天帝争夺权力屡屡失利,是以与家族的名义加入旧召军方,在军方吃苦耐劳,博得相当一部分人的好感,如今已经隐隐有和白天帝抗衡的趋势了。”

    看到这里,苏玄挑了挑眉毛:“白天帝?多弱智的爹才会给自己的孩子起这样的名字?这是不是就有一些钦定的意味?”

    “不,这也不能怪白城主。”颜珞一边用小炉温水,一边回答,“那白家有一个习俗,就是自己的名字自己选。白城主把整整一本旧召字典放在了白天帝的面前,谁知那白天帝自幼早慧,翻了翻字典之后,竟然走下床,走到了白帝楼的面前,指着白帝的帝字。白城主大喜过望,便给他起名为白天帝。”

    “那要是指到字典上一些奇怪的字怎么办?比如说傻,蠢,笨?”

    “我记得很久以前有一个奇人,名叫白若愚,当时白家名字的第二个字还是若字,他指到了愚。”颜珞侧头想了想,“后来白若愚真的大智若愚,成为了最后胜利者,统一了白家,还升格成为了仙界的白家家主,自此白家才算大一统。”

    “若愚算是什么愚。”苏玄说道,“他要是抓到了个智,叫白若智,或者抓到了个鸡,叫白若鸡,那才叫有意思。”

    颜珞笑了笑,侧头盯着苏玄一言不发。

    “你看我做什么?”苏玄挠了挠脑袋。

    “我记得你以前可是不会说这些逗人笑的话的。”颜珞微笑着说。

    “江龙说这叫开玩笑,说了别人会开心。”苏玄又恢复了一本正经的表情,“我不太会说,就跟他学了几个笑话……”

    颜珞侧头含笑,也不知道是笑苏玄还是笑江龙。

    苏玄刚刚说闲话的时候眼睛也没闲着,草草地又看完了这一卷。虽然白天纵手腕惊人,可实力上却也依旧不是苏玄的对手。如果真的打起来了,这些小手段可不能对苏玄造成什么威胁。

    “莫丝缎,未亡人。家人死于山贼,她依靠化妆手法隐藏在死人堆里才躲过一劫。她的年纪已经不小,但是她却已以惊人的玄术天赋攀爬到了旧召军方的高层。年轻时的遭遇让她谁都不相信,唯独只相信一个人。”

    苏玄怀着悬念再向下看去,却发现后续对这个“神秘人”只字未提。不知道是颜珞的疏忽,还是连她也不知道。

    不过他又草草地看了一下后面的描述,发现这个莫丝缎对于他来说也没什么威胁,便收起注意力,将精神集中到下一个人身上了。

    最后一个人,看样子颜珞是很重视。

    她将对方的名字用红色的字体标注了出来,实力那一栏用小楷写了两行“未知,之前情报有误,此人已经表现出了超越人阶的力量,真实实力或许能够媲美地阶。”

    之后的那些人物小传性质的东西,他一点看的兴趣都没有了。他对这三个人的生活经历并不在乎。

    他们过得穷困潦倒,又能怎样?苏玄难道会对他们留手?他们过得雍容华贵,又能怎么样?苏玄难道会仇富行凶?

    苏玄最想知道的,是他能否掌控这些人。而这最后一个人的实力不可估量,也就成了苏玄举棋不定的原因。

    “来喝茶……”颜珞将茶杯端到了苏玄的面前,苏玄闻了闻茶香,举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

    要事当前,他也不敢贪杯,当下他又继续看了下去。

    “姜长,大悲寺出家的和尚,后因战乱,破戒修玄,还俗成为了玄术士。实力深不可测……”

    通篇下来,这个人制敌从来都是一击取胜,就算是对地阶高手也能轻易伏杀。这种实力确实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不过这个地阶未免说的也太宽泛了一点,哪怕是地阶刚刚出头的人实力差距就已经是天差万别。这个姜长和尚就算真的神通广大,遇见了赵玄坛恐怕也是要礼让三分的。

    左青衣赵玄坛这等天才,自然是代表了地阶刚出头最强战力。之后便是被左青衣辛苦斩杀的卓不凡等人,此人即使是和左青衣交手,也能互有胜负。到最后左青衣将其斩杀,自己也颇有暗伤,借着晋升地阶才将损伤修复。

    再要是弱的,比方说郑国安,或者是老酒鬼,这些人无心修玄,勉勉强强突破地阶,已经是到了极限。

    要说最弱的,那就是用药物强行灌上来,根基不稳的,这些人虽然有地阶的修为,却连人阶高等级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所以单凭这个可以击败地阶,苏玄觉得不靠谱。

    要是那种最水的地阶放在他面前,他可以把他们当白菜砍。

    “我还是要亲自见见他们。”他说道。颜珞点了点头,又问道:“什么时候安排见面?”

    “事不宜迟吧?”苏玄说,“不,或许他们已经准备好给我设下鸿门宴了。”

    “那怎么办?”

    “你对我有信心吗?”

    “有。”

    “那就等好了。”苏玄收起这些东西,又品了一口茶。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