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颜珞所在的房间和那四个参将的会议室相距很远,那几个人就算吵得天翻地覆,也丝毫影响不到苏玄和颜珞的交谈。

    颜珞见到他,只是微微一笑,调笑了几句“东征将军”之后,便将话题转移到了正事上。

    她把几张文书摊在了桌子上,不消她多说,苏玄就读懂了她的意思。

    之前苏玄用眼神隐晦地表达了之前的文件和信息不够详细,还需要更详细的情报。

    这样一想,颜珞除了不懂玄术以外,对苏玄的了解可以说是举世无双。就连苏玄自己都毫不在意的一个眼神就让她读懂了一切,苏玄笑了笑,展开了那些堆叠起来的纸张。

    “王文斌,昆仑弃徒,因童年时长兄死于宗门斗争,厌恶宗门,叛出昆仑加入旧召军部。据他所说,他的兄长天资更是胜他百倍。”

    在这行字下面又有一行小巧的字,像是在注释一半:“因为童年亲自经历了门内相斗的惨剧,他本人对自相残杀格外抵触,可以拉拢。”

    看到这里,苏玄笑了笑,说道:“你的字也很不错。”

    颜珞笑而不答,转身去沏茶。

    草草地扫了扫王文斌的实力,苏玄觉得他翻不起多大的浪花,便将他的资料放在了一边。

    “白天纵,白家嫡系,天赋较差,但刻苦努力,与长子白天帝争夺权力屡屡失利,是以与家族的名义加入旧召军方,在军方吃苦耐劳,博得相当一部分人的好感,如今已经隐隐有和白天帝抗衡的趋势了。”

    看到这里,苏玄挑了挑眉毛:“白天帝?多弱智的爹才会给自己的孩子起这样的名字?这是不是就有一些钦定的意味?”

    “不,这也不能怪白城主。”颜珞一边用小炉温水,一边回答,“那白家有一个习俗,就是自己的名字自己选。白城主把整整一本旧召字典放在了白天帝的面前,谁知那白天帝自幼早慧,翻了翻字典之后,竟然走下床,走到了白帝楼的面前,指着白帝的帝字。白城主大喜过望,便给他起名为白天帝。”

    “那要是指到字典上一些奇怪的字怎么办?比如说傻,蠢,笨?”

    “我记得很久以前有一个奇人,名叫白若愚,当时白家名字的第二个字还是若字,他指到了愚。”颜珞侧头想了想,“后来白若愚真的大智若愚,成为了最后胜利者,统一了白家,还升格成为了仙界的白家家主,自此白家才算大一统。”

    “若愚算是什么愚。”苏玄说道,“他要是抓到了个智,叫白若智,或者抓到了个鸡,叫白若鸡,那才叫有意思。”

    颜珞笑了笑,侧头盯着苏玄一言不发。

    “你看我做什么?”苏玄挠了挠脑袋。

    “我记得你以前可是不会说这些逗人笑的话的。”颜珞微笑着说。

    “江龙说这叫开玩笑,说了别人会开心。”苏玄又恢复了一本正经的表情,“我不太会说,就跟他学了几个笑话……”

    颜珞侧头含笑,也不知道是笑苏玄还是笑江龙。

    苏玄刚刚说闲话的时候眼睛也没闲着,草草地又看完了这一卷。虽然白天纵手腕惊人,可实力上却也依旧不是苏玄的对手。如果真的

章节目录

玄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灼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灼零并收藏玄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