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稽之谈,大夏的皇族就是我夏家,有皇族,才有你大夏!你这是背主造反!”一个亲王如此怒骂,

    而这句话,也无比暴露了这个皇族这一百年来的腐朽糜烂,难怪百年走下坡路啊。

    叶蓝苍有些失落,还有些小委屈,“别人都要把我最宝贵的两个孙女给卖了,难道我还要替人数钱么?”

    顿了下,他眯起眼睛,瞟了那些皇子皇孙一眼,“就好像是把陛下这些儿子孙子送到华苑庭卖个一两个月,你试试?”

    同理,你舍不得你的儿子孙子被羞辱蹂躏,老子的外孙女跟孙女就得给人暖床么?

    你特么以为自己是谁!

    华苑庭,卖?

    大夏皇族的人倒抽一口凉气,他们从未被人如此羞辱过

    直到代离补了一句,“瞧外公这话说的就凭他们长得这歪瓜裂枣样,一个个都以为自己是大爷,去华苑庭还卖不出去呢都还没有我家李庆长得好看~~”——

    李庆如果听到,会哭晕在厕所的,亲爱的。

    “奥,说得对,是外公说错了”第一次被代离喊外公,叶蓝苍的心情绝逼是无比美丽的。

    我去!

    傲洲等人都抽了眼角了。

    这都什么人啊,这一老一小绝逼是祖孙,这损人的本事一套一套的。

    你丫之前排练过的吧!

    大夏皇族的人别提多愤怒了,剑仙皱着眉,看向大夏君主。

    现在场面一面倒,就算是他是剑仙,也只是拿工资的剑仙,这个国家拥护谁,那工资就是谁发的,他自然保护谁。

    眼下,这夏家一伙人好似不大得人心啊~~

    所以。第一时间,他没有出手。

    大夏君主指望的是军部。

    诸葛云等军部将领接到了君主的眼神,此刻都是虎躯一震!然后

    诸葛云一口饮了手中酒,迷迷糊糊得说:“哎。这酒怎么这么烈?这些菜太好吃了,不愧是皇室专用啊我好些年没喝过这样的酒了如果每年的军饷跟抚慰也能这么好就好了”

    啪,他醉在了桌子上,其他将领一动不动,都自顾自喝酒吃菜,眼眶却有些红。

    边疆守护百年,这是他们吃过的最好的一顿菜,过得最悠闲得几天。

    然而,大夏皇族似乎并未记得,他们的军饷已经好几年没发了。

    就算是跟大周一战结束,要颁奖典礼了,大夏皇族记住的也不是他们军部,而是内部瓜分巨大的利益,唯独流出了一些给仙宗的。

    怕的是得罪仙宗吧。

    这也算了。最让人心凉的是死去的那些将士家中没有几个得到应有的抚慰金,过得猪狗不如的日子。

    为什么呢?因为镇守国家疆域的大多数是皇族亲王或者世子,等同皇族把持了整个大夏的利益。

    抚慰金啊,每个军人家庭得到的不多,合起来却是多了,都一个不少得被皇族浩浩荡荡得发下来,然后转眼又被一层层瓜分了。

    看起来就像是皇帝给自己人发零花钱似的。

    多么可笑啊~!

    诸葛云一句话。深刻暴露了大夏这些年最大的弊端跟腐朽。

    似乎这样一面倒的造反也不是没道理的,反正在傲洲看来,大夏的这些情报早已在他们的掌握之中,只不过没想到会爆发得这么厉害。

    应该是时机算得好吧,且带头的人

    傲洲这次来,想要关注的人不少。其中公子离不说,千山暮雪等人也不说,还有一人。

    商朝歌,这个人的名字在他们大秦也不是没有名气,在他们朝野。曾经有一位大人物就对他很是赞赏,连带着,大秦太子也很想看看这个人物到底如何。

    之前他看了,以为不如何,现在想来

    “很好”大夏君主气得说不出话来,夏湛风却是笑了,说:“的确很好,没想到你们会这么主动将一切暴露出来,这样也好”

    “我才好将你们名正言顺一网打尽”

    夏湛风如此说着众人恍然觉得天空中沉沉压下无数的黑影。

    抬头看去。

    那鲜明的服装

    “仙灵宗”苏子画皱着眉,没想到仙灵宗也插手了,看着夏湛风的样子,似乎是早有算计了。

    “诶,一个个都如此谋略过人,难怪我们长老们都不大乐意跟朝野牵扯上”

    政治权利什么的搀和错了,人心都黑了,还修什么道啊。

    彼时,仙灵宗的大量强者飞旋高空,另外一边,从京都方向。

    尤家的大批人马赶到了!不,尤家的后面,许家,章家,宋家几个大家族都有人来。

    呵!

    这就是拥护夏家皇权的势力么?

    本来是军部的尤蓝晓在其他将军冰冷的目光下施施然起身,笑:“你们反水商朝歌也没招呼过我,眼下我如此做,也不算是太过分吧”

    顿

章节目录

一女御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沧澜止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澜止戈并收藏一女御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