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天的飞舞的血水从空中洒落到湖中,染红了方圆几十平方,而且红圈仍在不断的扩大。

    紫衣女子仰天大笑,拿着长剑的手在腰剑按了按,长剑便自动消失,然后踏着水波而逝。

    李玄几时见到这种血腥的场面,当即心神大震,脑中的图像瞬间瓦解,吓得他不由自主得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心有余悸。

    万万也没有料到,一位年青的女子,手段竟然如此毒辣,心肠如此狠毒,杀人一点儿也不眨眼。那位黑衣男子也只不过是看了她游水,竟遭此不测。

    如果紫衣女子知道自己曾偷偷看了她,她会饶了我吗?

    想到此处,李玄浑身打颤,真没有想到这世上的人如此草菅人命。便在这时,忽听得身后传来沙沙声响,一股血腥味袭来,随着沙沙声越来越响,血腥味也越来越浓。

    李玄大骇,转头一看,当即吓得当即跌掉,双足乱蹬向悬崖边移动去。

    只见眼前有一条水桶般粗状的大蟒蛇,身上花纹斑斑,长约5丈,沿着崖石爬了上来,离李玄三米处时,便停了下来。它高高抬起额头,不断吐着长长的信丝,两颗如酒碗般大小的眼睛发出森寒的目光,像盯着猎物般牢牢锁住他。

    李玄全身吓得毛骨束然,这时左右无路,只有身边悬崖一条险路,暗叹了一口气,想道:“怎么这么倒霉?难道一定要从此处跳下去,才有可能幸免遭难吗?”

    眼见巨蟒蛇一步步逼近,张开盆口大嘴便要咬来,李玄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心中一横,即想从悬崖边跳到河里逃生。

    不料此时,却见巨蟒蛇突然缩回高高抬起的头颅,伏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身子不住得发抖。似乎是碰到天生的克星一般,只有束手待死。

    李玄大奇,向四周打量,却也没有发现什么异状,心想:“它在干什么?难道它怕自己?”站起身来,走前几步,果然那大蟒蛇抖得更加厉害,跟着他自己的步子不断往后撤,李玄向前走了几步,它就跟着后退几步。

    李玄心中大喜,当即暴喝一声,叫道:“畜牲,你还不快快滚开,难道让我宰了你吗?”话声未毕,大蟒蛇嗖得一声,一溜烟就逃走了。

    见大蟒蛇灰溜溜夹着尾巴逃走了,李玄哈哈大笑,心情甚是愉快,虽想不明白为什么它会如此,但眼下还是先离开这里。当即便沿着来路往回走,不久便回到了茅房。

    在厨房里挑了几个白薯,洗净后放在锅里煮熟,胡乱填饱肚子。

    这时,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

    李玄盘坐在床上,回顾总结这一阵子的练功情况,心想:“俗话说欲速而不达,这话很有道理。辛辛苦苦修练了半个月,却远远不及今天的一次顿悟。看来修练不能为了求快而一味蛮干,修练功法感悟犹为重要,关键在于境界的提高。”想到此处,他心中只是一阵狂喜,隐隐约约抓住了一层修练的至理。

    随即又想起那位紫衣少女及大蟒蛇,李玄自语道:“在这个世界生活,没有自保的本领,只会受人欺负的份。那个大蟒蛇也很是奇怪,刚开始虎视眈眈,恨不得一口把我吞下,可是后来却莫名其妙恐惧不安,为什么会如此惧怕我呢?难道我身上有什么宝贝刚好能克制它的,让它感到畏惧?”

    李玄上上下下打瞧着自己一番,把身上穿的布衣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一个特殊然东西,也就只好作罢。

    自从上次顿悟后,如此又将近修练了一个月,李玄天眼神通进展极为迅速。此时施展天眼,意识能清晰得探知三千米左右的范围。

    一直让李玄担忧的是,至今老爹及刘辉祥仍然没有回来,也没有任何音讯。虽然自己也曾用天眼神通寻找过,但方圆三公里处并没有他们的踪影。

    时间在李玄等待与修练中一点点得过去

    一天夜里,李玄正盘坐在床上,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忘我的修习,很快便进入虚灵的状态里。渐渐地屋外的画面又显现出来。

    今夜,繁星满天,月光皎洁,四周的事物都被蒙上的迷离的色彩。

    李玄展开意识,向后山山势较高的方向飞去。沿着一条幽静的小道过了一条小坡,穿了一条小河,向前方的灌木丛飘去。

    如果这次意识能穿越整个1公里长的灌木丛,那么天眼神通将又更进一步,迈入了5公里的范围,实现了天眼神能的第一阶段目标。是否也应该出去外面闯荡闯荡,找一找刘贤弟他们?

    哪知就在此刻,脑海中的景像里,突然出现了两道鬼鬼祟祟的身影,从山道的另一头飞奔而下,行动迅捷无比,一下子便奔到了灌木丛。

    只见这两名黑衣男子,一个瘦高,一个矮胖。其中瘦高的男子后背扛着一个大麻袋。

    瘦高黑衣男子到了灌木丛便停了下来,对身后的矮胖黑衣男子打了一声招呼,双双钻入了灌木丛里。

    李玄大感奇怪,心想:“那么晚了,这两个人扛着东西,鬼鬼祟祟在这里干什么?”好奇心顿起,驱动意识飘过去“观看”。

    只见瘦高黑衣男子把麻袋放在脚下,与矮胖黑衣男子低头咕噜着什么,然后他们俩人便拨出腰间的匕首,矮身砍除周边的灌木丛,动作利落,只过了片刻的功夫,方圆2平方米的空地便整理出来了。

    李玄心中更是好奇,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功夫?难道他们要在那里睡觉?待瘦高汉子打开麻袋口,从里面拖出了一位晕迷的姑娘,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绑架了一位姑娘。

    “难道他们要绑架勒索钱财?”李玄心想。

    瘦高汉子把麻袋铺在地上,与矮胖男子合力把那位姑娘抬到上面。其间,这两人不时在姑娘高高耸起的敏感部位又捏又搓。

    面对着这些侮辱,而那位姑娘依然是双眼紧闭,没有一丝反应,更没有一点反抗,任意给他们凌辱。

    见到这种猥琐下流的动作,李玄登时明白他们将要干什么了,立刻勃然大怒,愤怒地站起身来,跳下了床去。此时李玄已猜出他们要干什么?

    原来他们想在灌木丛里干出人神共愤,天理所不容之事,竟然想轮歼一位毫无反抗的少女?

   

章节目录

武帝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残剑啊啊啊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残剑啊啊啊啊并收藏武帝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