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猛的侧风呼哧而过。

    一道黑影以诡异的弧度向前闪来。

    可终究是慢了一步。

    “噗——嗤——”

    一道鲜红的如同朱砂一般的撒在雪地上。

    扬扬撒撒的鲜血无规则的染红了一片。

    这一刻,天仿佛为之变色,风狂嚎着,地上那一摊粘稠的血液也发出狰狞的颜色。

    狼王腾空扑上。

    狂风掠过愣在原地,手里还擎着那把亲手砍死,沾满母狼鲜血的短刀的猎人。

    狼王用利爪不要命地抠住他的身体。

    用它的锋利的钢牙穿透了一秒前还呼吸着的气管。

    那个猎人最终连一声凄凌的喊叫都没有发出来。

    就那样站着。

    就那样睁着大大的眼睛。

    就那样充满不解的死去。

    如同他亲手一刀结果了性命的母狼一般。

    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此刻,他是否有一丝丝的后悔呢?

    我想,他应该是悔恨的。

    也许他也曾怀有一丝怜悯之心。

    也许他也在挥下那刀前有一丝犹豫。

    也许他也对这只还未睁眼的狼崽有一丝愧疚。

    一切不能从头来过。

    人群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一个又一个的人被咬破侧肋侧胸。

    鲜血伴随着碎皮喷溅,皮肉横飞。

    狼王身上插满一根根羽毛,带着羽毛的飞箭。

    它不顾一切的向前扑去。

    继续发疯发狂地撕咬着这些不共戴天的仇人。

    那个指挥一切的老猎人已经是慌不择路地向前面的山峰跑去。

    身边仅剩下那个名叫敖日罕的青年。

    他们带着小狼崽踉跄地跑着,两条腿不住的晃着。

    这只有真正经历过得人才能明白。

    可这一切只是为了那群高高在上,视人命为蝼蚁的,所谓的人上人而卖命,为了他们的虚荣,他们的贪婪。

    人拼命的跑着。

    后面已经杀红了眼的狼王拼命追赶。

    “嗖——”

    一支明晃晃的利箭穿透了狼王的胸脯。

    狼吐出一口黑血。

    就地一个翻滚,爬起身来。

    猛跑几步。

    前面已是一处断崖。

    已是退无可退的境地了。

    –––––––——–––––––————————————————————————————————–––––——–———————————————

    老猎人浑浊的双眼中闪过一丝狠辣。

    “哈哈哈哈哈……”

    “今天你要我们活不成,我也要尝尝这骨肉至亲在你眼前死去的滋味。”

    说着,他一把从敖日罕手中夺过小狼崽。

    一把锐利的匕首明晃晃的刀尖对着小狼的肚子。

    小狼崽似乎感觉到危险。

    “呦——嗷——”

    它呼唤着母狼,

    “呦——”

    “嗷——”

    一声声凄惨的叫声,使狼王驻步不前。

    老头疯癫的向断崖走过去。

    “哈哈哈哈哈哈……都去死吧,在外面我们让人欺负,连家人的性命也保护不了。在这山中,连这畜生都要欺负我。哈哈哈哈……我要你们都死。”

    他揪着狼崽的耳朵。

    由于一直抻着,狼崽还没发育好的耳朵流出了一滴一滴的血珠子。

    刀尖已经扎入狼崽的肚皮中。

    “不!”

    一只手一把推开了老头。

    狼崽从尖刀下捡回来一条性命。

    这手正是猎人青年敖日罕的。

    在狼崽一声声凄惨的叫声中。

    敖日罕心中挣扎着。

    “我应不应该从卡达伯手里救下狼崽呢?狼崽叫的多惨啊。”

    “可是我救下狼崽就会对不起卡达伯,这我该怎么办?”

    在尖刀落下的前一秒。

    敖日罕脑子里想起了他已经去世多年的父亲的话。

    “敖日罕,你要记住。真正的猎人是不能欺负比自己弱小的动物的。在你饿了的时候你可以捕猎,但你绝不可以在其他情况下攻击没有伤害你的动物。你记住我说的话,永远不要忘记。”

    狼崽安全了。

    已经疯掉的老头被年轻力壮的敖日罕一下推到在地上。

    狼王闪电般地扑到倒下的老头身上。狼的力气比想像的还要大,动作也快疾麻利,一下就把老头仰面压倒在地,布满血丝的瞳仁里燃烧着复仇的火焰,从胸腔里发出呦呦的低嗥,白森森的

章节目录

龙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瀚海落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瀚海落韵并收藏龙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