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

    林炎给秃鹰打了个电话,果然得到里关与吴有德的消息。只是里面还牵扯着一个让林炎不愿相信的人,这使得他刚刚变好的心情一下又差了起来。

    林炎揉揉太阳穴,喃喃的道:“钱啊,真的可以改变一切吗?”房下电话,林炎转身来到客厅,见王姨正在那里逗着自己的儿子,林炎立即坐到沙发上,张开怀抱把儿子接了过来。虽然他现在身上还带着伤,不宜太过用力,可在那里张着小手乱挠的儿子还是让他的心情一松!

    “晨曦呢?”林炎随口问了一句。

    “噢,雨馨怕晨曦小姐在家里太闷了,便带她去公司了。”王姨轻声道。

    林炎点了点头,现在他还真有点不敢面对晨曦,尤其是两人独处的时候。这个事情怎么解决还是个麻烦啊!林炎轻轻叹了口气,将丫丫学语的儿子抱到腿上,对着他的小脑门亲了一下:“儿子,要是你妈妈不要咱们了,那咱爷俩该怎么办啊?”

    王姨在旁边一听,不满的白他一眼道:“蕊儿和雨馨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能跟孩子说这个?”

    林炎苦笑一声不再言语,王姨似乎怕他教坏了孩子,抱着孩子去找小琴去了。

    XA龙腾商务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内,娜美穿着白色的居家服翘起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手中还拿着一杯红酒,嘴角挂着丝丝冷笑听着老霍的汇报。

    “就这些?”待老霍住声后,娜美抬起头看着他问道。

    老霍点点头道:“是的,这是李光刚刚汇报的情况,三天后阎王会亲自去SH参加田光彪的婚礼,这可能就是咱们最好的机会了。”

    娜美轻笑一声道:“老霍,你觉得我这样做好吗?”

    老霍微微一愣,随后摇摇头道:“小姐,我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我了解你,不过再我看来这次你确实有些冲动了!虽然姑爷的死龙炎社有最大的嫌疑,但现在事情还没调查清楚,咱们这么做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娜美冷笑一声道:“不管查尔的死和龙炎社有没有关系,龙炎社都不能留!你懂我的意思吗?”

    老霍浑身一颤,看着娜美小声道:“您,您是说……”

    娜美点点头道:“龙炎社现在已经将势力渗入了美国,很有可能成为我们在美国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华人帮在家族数代长辈苦心经营下才有如今的局面,我绝不允许有任何能威胁到华人帮利益的存在!”

    “哎,小姐,你这又是何苦呢?龙炎社短期内根本不可能威胁到华人帮,在美国他们的根基还太弱,你……”

    “老霍,你不用说了,你应该了解我,我决定了的事情没人能阻止!好了,你去忙吧。”说完娜美不再看老霍一眼。

    老霍轻叹一声有些心疼的看了小姐一眼,从小到大,小姐各方面都很优秀,她一直是老爷的骄傲,老爷曾说过,不想让小姐进入黑道,但小姐从小就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想要完全搬清关系那是不可能的。

    近年老爷身体日渐不如从前,帮内很多事情都是由小姐解决,从某种意义上小姐已经是帮内名副其实的龙头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老爷也不在加阻拦,毕竟华人帮是自己家族的事业,交给自己的女儿肯定要比交给外人更让人放心。

    一切都看似顺其自然,但老霍却知道,其实小姐打心眼里不喜欢黑帮,但小姐没办法,为了老爷,为了家族的产业她必须强迫自己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老霍多希望小姐能像其他同龄人一样自由自在的生活?可这基本已经不可能了。

    最后望了小姐一眼,老霍摇摇头走了出去,不管小姐的决定是什么,他都永远会站在小姐这一边,没人比他更了解小姐的苦。

    娜美将手中的红酒放在桌上,伸了个懒腰嘴中轻声道:“霍叔叔,谢谢你,不过有些事情即使我不愿意我也必须去做,华人帮是我们苟家的产业,爸爸老了,已经压不住帮内那些老东西了,如果华人帮在爸爸手里遇到了麻烦,想必那些老家伙也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我绝对不允许华人帮落入其他人手里,我必须做点什么给那些人一个警告。”

    说完,娜美回到卧室,半躺在床丶上拿起这些天调查来的资料仔细看了起来。

    龙炎社的发展简直是个奇迹,娜美甚至对阎王有了些崇拜,但越是这样,娜美越是不敢大意,如今龙炎社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就统一了洛杉矶,虽然这里面有王家帮忙的成份,但她也不会因此就小看龙炎社的能量。

    龙炎社这些年的表现已经证明了其野心之大,如今他们进入美国,这对华人帮绝对是个莫大的威胁!为了祖辈们的努力不会毁灭在龙炎社的手中,娜美不得不主动出击。

    “光子,你老实告诉我,你最近都在干嘛?”杜子喝完一瓶啤酒,皱着眉头看着李光道。

    李光眼神有些闪烁,闪开杜子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轻笑一声道:“杜子,你喝多了吧?我能干什么?”

    “光子,你骗得了别人,但你骗你了我!芳芳昨天找过我了,她说你拿回家很多钱,问我是不是老板给的,她很担心你。”杜子盯着李光的眼睛沉声道。

    “你怎么说的?”李光有些紧张的看着杜子。

    “你先告诉我,这些钱是怎么来的?如果芳芳告诉我的时间没错,那天正好是套子约你出去,当天晚上套子就死了,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和他干了什么事,然后你…”

    “然后你就怀疑是我杀了套子是吗?”李光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然后冷冷的道:“你认为我光子是那种为了钱可以对自己兄弟下手的人吗?”李光皱起眉头,显然对杜子的怀疑很是不满,只不过他在压抑着自己的愤怒。

    “哼,在那么多钱面前我想没几个人能保持理智,光子,有些话我本来不想说,但事到如今我觉得还是和你说清楚了。这些日子我发现你变了,我觉得咱俩之间不像以前了,你的野心很大,我真不明白对于现在的生活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光子,你是我兄弟,我不想看着你走上歪路!”

    “歪路?切!你以为咱们现在走的就是正路?咱们现在是黑社会,黑社会你懂不懂?在别人眼里咱们已经是坏人了。”李光撇撇嘴道。

    杜子失望的摇摇头,然后站起身道:“兄弟,你好好想想吧,有些事情做了就能毁了你一辈子!我告诉芳芳这些钱是老大给你的奖金,你好自为知吧!”

    看着杜子甩门而出,李光眼神则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随即嘴角挂起自嘲的笑容,拿起桌上的酒就一阵猛灌。待整整一瓶酒灌完后,李光将酒瓶狠狠的扔在地上,嘴上恨声道:“去TMD歪路吧!”

    今天似乎是多事儿的日子,在杜子和李光兄弟俩人之间闹得不欢而散的同时,老朱在家里和老婆也是大吵一番。

    “你个没良心的,老娘跟着你二十多年,辛辛苦苦为你生儿育女,可你,可你现在竟然要和我离婚!好啊,你现在有钱了,有身份有地位了,就嫌我老了?嫌我是个黄脸婆了?我告诉你,姓朱的,老娘我绝对不会在上面签字!我拖也要拖你一辈子!”老朱的老婆哭喊着怒声道。

    老朱微微一皱眉头,这个曾经和他相亲相爱的女人如今在他眼里简直就是泼妇!想想梅梅,老朱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同样是女人,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郭芳,我已经给你说的很清楚了,只要你愿意和我离婚,我可以给你五百万的赡养费。”老朱点燃一根烟道。

    “五百万?老娘我几十年的青春就值五百万?那个小孤狸一个皮包就几十万,一栋别墅就价值近千万,你给我五百万就想打发我走?我告诉你,没门!”郭芳冷笑一声道。

    老朱摇了摇头,本来还以为老婆不愿意离婚是因为对自己还有感情,老朱心里也觉得有些对不住老婆,可现在这么一听,原来是嫌自己给的钱少了。

    老朱心中苦笑,这钱还真他妈是好东西,几十年的夫妻怎么了?几十年的感情又怎么了?还不是得用钱来街量?

    “好吧,你想要多少?”老朱抽了口烟看了老婆一眼,眼中没有一丝愧疚,现在他看到这个和自己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女人就一阵厌恶。

    “要离婚也行,你给我五亿我立马签字!”郭芳丝毫不介意老朱看自己的眼神,擦了擦眼泪大声道。

    老朱以为自己听错了,愕然的看着郭芳道:“你说多少?”

    “五亿!少一个子儿老娘都不签!”

    “我说你他妈想钱想疯了吧?五亿?真他妈会开玩笑!”老朱冷笑一声,忍不住破口大骂。

    “哼,老朱啊老朱,你还在老娘面前装?不说你在龙腾集团拥有5的股份,那可就相当于几十亿美金,就说你这两年收的好处费也不止这点了吧?现在老娘问你要五亿,怎么着?你还嫌多?”郭芳同样冷笑一声道。

    老朱眉头一皱,看着郭芳道:“我警告你,不要乱说话!”

    “乱说?是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小本上记的都是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把老娘惹急了小心老娘我把这些全告诉阎王!哼,枉阎王还一直这么信任你,把那么大的产业交给你打理,你却背着他干了这么多缺德事!”

    老朱阴沉着脸一步步朝郭芳走来,咬着牙冷声道:“你TMD敢翻我的东西?谁TMD让你动我的东西了?”

    “怎么着?想杀人灭口?我告诉你,杀了我你只会死的更惨!老娘我早就知道你在外面有其他女人,能不留一手吗?你现在这么有钱,也不缺那点,爽快点把钱给老娘,那我就签字,咱们以后各走各的。”郭芳一脸讥笑的看着老朱,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害怕,万一老朱要真是杀人灭口,那可咋办啊?

    好在老朱现在是心里有鬼,人格外敏感,听着郭芳的话,他还真相信郭芳还有后手,一时间也不敢把郭芳怎么想,盯着郭芳看了半天,老朱突然笑着道:“哎,芳啊,咱们夫妻20年,何必闹到如今的局面呢?你要钱我给你就是,五亿是吧?好!没问题!明天一早我就给你办理转帐,不过丑话我可说在前头,有些事情烂在肚子里也好过说出来,如果你把这些事儿告诉别人,我就算是死也要拉你做垫背的!”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