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脑域能力无法使用,但风寒那经千锤百炼的身体本能却没有丧失,见到怨灵如饿狗扑食般扑来,风寒连忙一个闪身,避开了其的锋芒,同时顺手一个肘击,只可惜风寒的肘击明明打在了对方的身体上,但风寒却感觉毫无着力点,就仿如打在空气中一般。

    而一扑落空的怨灵第二波的攻击又到了,风寒只闻得耳边恶风不善,也顾不得形象问题了,风寒一个前扑,以毫厘之差躲过了怨灵双手的利爪攻击。

    不等风寒从地上爬起,灵活的怨灵第三波的攻势又到了,逼于无奈,风寒只得来了个就地十八滚,怨灵的攻势再次落空。不过风寒忘记了这是在沼泽中,沼泽中哪有那么多实地供其打滚,一不小心,风寒滚到了沼泽的边缘,而正在这个时候,沼泽中突然伸出一双血肉模糊的枯手,抓住风寒的脚腕就往沼泽中拖,风寒知道自己一旦被拖入沼泽中就别想再活着出来了,故是死命的支撑住,双方一时也僵持不下。

    不过可惜的是,风寒此刻的正敌是那个怨灵,而不是那双该死的枯手,现在风寒被枯手牵制住,根本动弹不得,此刻无疑已经成了任凭怨灵予取予求的鱼肉。

    “嘿嘿,该死的闯入者,去死吧。”尖笑声中,怨灵再次扑向了风寒,这次他是势在必得。而此刻的风寒无疑是郁闷的,实力,双方的实力相差实在太大了,虽然风寒这次的失败也有许多客观原因,但风寒心中清楚,那不是主因,就算风寒的脑域能力还在,就算没有环境的限制,就算此刻自己手中有武器,他也并非这个怨灵的对手,那个亡灵城的骷髅架子说的没错,幽冥道的确不是以自己现有的能力所能闯的,看来自己真是太天真了。看着向自己扑来的怨灵,风寒绝望的闭上了眼,灵魂堕落后的自己还会有属于自己的意识吗?

    不过就在风寒闭上眼的那刻,风寒感觉一切都不同了,耳边的冤魂哀嗥声没有了,拉扯自己的大力也消失了,就连怨灵那冲天的怨气自己也感觉不到了,宁静,一切是那么的宁静。风寒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尤其是经历了刚才的恶战,在这一刻,风寒居然有一种永远就这么下去的想法。

    不过风寒毕竟是风寒,这突来的变故并没有让风寒沉迷,他再次睁开了双眼,不过当其看清楚眼前一切的时候,饶是以他的冷静也不由惊讶的叫了起来。

    这是一个漆黑的空间,而自己正身处黑暗的空间之中,虽然此刻的自己明明悬于半空中,但风寒却有脚踏实地的感觉,而刚才的沼泽,刚才的怨灵,一切都仿佛是自己做了一个梦般,但那梦却又是那么的真实,真实的让风寒已经有点jīng神错乱了。

    “哈哈,是不是感觉很意外。”正在这个时候,一个沉稳但威严的声音在无尽的黑暗中响起。

    “不,不是意外,是茫然,是不知所措,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何来意外一说。”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风寒沉声道,以往的一切已经大大超乎了其的认知范围,一切已经不能用匪夷所思来形容了。

    “不错,到现在还能说出如此理xìng的话,风寒,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并没有因风寒的话而有丝毫生气,神秘人反而很是赞赏。

    “这么说你一直在观察我?为什么要这么做?”风寒敏锐的把握到了神秘人话中的含义。

    “因为我需要一个合格的奴仆,而你,却是我所看中的目标之一。”神秘人语气依旧,丝毫不因自己所说的话而有丝毫的不好意思。那态度,似乎这是风寒无上的光荣般。

    “那总该让我知道自己的主人是什么来头吧。”没有丝毫的愤怒,风寒知道,能搞出如此大举动的“主人”绝对不是简单货sè。

    “哈哈,风寒,你那么辛苦闯幽冥道为的是什么?还不就为了见我吗?没错,我就是死神亚蓝卡。死亡国度的主宰。”神秘人自豪的道。

    “什么?死神亚蓝卡?虽然风寒心中也有过这个念头,但当神秘人真的说出来的时候,风寒还是忍不住的惊呼出声。死神,这什么概念,那是仅次于创世神的大神,其的战力可比大陆上所信奉的那些神支可要强多了,而现在,对方就在自己的面前,这,这实在让人有些接受不了。

    “不用怀疑,不然你以为谁能在幽冥道上将你从怨灵的手中救下。”死神亚蓝卡一副你小子生在福中不知福的口吻。

    “那么我来这都是你安排的?”聪明的风寒立刻想到这次的离奇遭遇必然和这个死神大人有关,难怪一个没死的人也能来死亡国度,靠,这家伙真是乱来。

    “呵呵,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首先你应该知道这次你伤势不轻,就算你体质远超一般人,也很难幸免于难,如果没有我帮忙,你来死亡国

章节目录

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木斧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斧头并收藏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