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打不过你,我还有宝贝呀
    说话间,恶龙已经朝着雨霏冲来,无奈雨霏只得强行抵挡。

    “见龙在田!”雨霏用出了那日对付龙封龙爪手的招式,这一招也算是降龙十八掌里面偏向防御的招式了。只见两人一拳一掌撞在了一起。雨霏瞬间便向后退去,一连退了好几步,在地上留了好几个脚印才停下。而这恶龙倒是立在了原地没有向后退去。

    “咦,小子。你实力不错嘛。接我一拳既然只是退了几步。倒是比那个小子强多了。”恶龙嘴上说的轻飘飘的的,其实心里还是有点震惊的,因为毕竟他用完秘法后已经达到练气前中期的境界了,而这龙族小子看起来才先天期。但是也只是震惊,并没有更多的担心。虽然他自己的秘法有时间的限制,但是恶龙并不相信在这段时间内,自己杀不了两个先天期的小毛孩子。

    “哼,小子,今天就拿你们祭奠我的几位下属。你最为先天期,能在我手下接过几招,倒也是值得骄傲的事情了。”恶龙说完,接着又朝雨霏冲去。他没有任何的功法之说,就是凭着境界上的优势,一拳一拳的轰出,而光是接这些拳法,雨霏也是招架不来,认真到了极致。

    “完了,这样拖下去,迟早要被这恶龙看出破绽来,而且眼看着这恶龙秘法的强度丝毫没有减弱,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想来是拖不过去了。”雨霏接招时候,心里也开始思考起来。最后结果一顿挣扎,好像是对某些事情下定了决心。

    只见雨霏在接完恶龙这一拳之后,故意往后退了几步,和恶龙拉开距离。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哈哈,小子,打不过开始向后退了吗?是不是在想办法,拖到我的秘法结束呢?别妄想了,就你们这个输出,我这秘法一天一夜也不会结束的。还是乖乖来受死吧。”恶龙看到雨霏向后退了,心里也瞬间的放下心了。似乎之前自己的丝丝不安确实有些多余了。

    只见雨霏两眼一亮,“血龙鸣沙甲现!”霎时间,一件血色的宝甲显现在了雨霏的身体表面。这宝甲倒不像是一件普通的盔甲,而是像一道屏障一样照在自己的体表。这是雨霏第一次运用这件装备,倒也是一阵好奇。

    “哟,小子,还有好宝贝在身上嘛。你以为凭借着这个就能跨越境界上的差距吗?真是痴心妄想。”说完恶龙也不迟疑,又是朝着雨霏一拳轰出。只是这时候的他心里的一丝丝不安又重新提起来了。

    “到底是谁痴心我们打打看啊!恶龙,小爷我既然把宝贝给你看了,你今天就别想走了吧。”雨霏这一句话一出,对恶龙倒是没什么影响,两人本就是死斗,这狠话放的很没有意义。倒是倒在一旁的龙风然一顿恶寒。完了完了,这自己也看到这宝甲了,不是连自己也走不了了?想到这里,龙风然脸色瞬间变了色。这一幕也被雨霏看在眼里,倒是不经意莞尔一笑。

    恶龙一拳轰出,雨霏只是普通的伸出一掌来抵挡,这次以往的后退并没有出现,倒是如同雨霏所想。父亲送的东西,如果连秘法强行提升的炼气期都抵挡不了,倒是有些丢人了。

    “恶龙,怎么样?我这宝甲对付你还足够吗?现在还想杀了我吗?”这时候雨霏倒是彻底放心了。这恶龙最后一招底牌都奈何不了自己,自然不用再去无为的去担心别的事情。

    “哼,奈何不了你又如何,你只凭这防御宝甲,又能奈何得了我吗?老子想走不还是一样能走。倒时候再把你的宝甲事情往外一说,倒是不怕有人不会惦记。”恶龙这时候的心理也是有了变化。从一开始的要杀了这二人,倒了现在,也变成了只想先走为秒了。

    “哈哈,小爷我的宝贝多着呢,只这一件宝甲,就让你这样了,那我全掏出来,你不得当场吐血死过去啊。既然给你看了一件宝贝,肯定还有第二件吗,至于你今天能不能走,就真的不看你咯。”雨霏听到恶龙这番话,不怒反喜。要说被恶龙一提醒,现在他的杀意倒是更浓了一点。

    雨霏心中默念龙啸枪。只见一杆长枪出现在了雨霏手里。这杆枪,当时龙族始祖送给自己时候,就发现了其中的不凡。这是当时的雨霏没有看出来,但雨霏知道,其锋利程度,肯定不是一个练气期的人就可以抵挡的了的。不然倒是连自己父亲的礼物就比不过了。看龙族始祖那肉疼的样子,这宝贝应该在血龙鸣沙甲之上。这是雨霏自己所想的,至于具体如何,还是今天拿这恶龙来试验试验吧。

    “恶龙,别跑呀,咱还是好好地过几招再说。”仅一个照面,恶龙就知道自己不敌这一身宝贝的小子,只是一味的避让,好抽身逃脱。

    “小子,你别骄傲,等老子下次回来,定取你人头。”恶龙被雨霏的嘲讽,也是气起来了,可是没办法,打不过人家。要是境界差也是认了,可是偏偏境界比人家高,只是自己没宝贝,没功法。

    “恶龙,你作恶多端,我身为刑罚殿一员,自然有责任对你惩罚。只是你丝毫不习惯,还想杀了我等。今日我便送你去那阎罗殿一报,拿命来!”雨霏也不想跟恶龙拖下去了。脸色一阵,倒想解决了这场战斗。

    亢龙有悔。这算是雨霏最强的杀招了,乃是降龙十八掌里面最能看出功底的一招。只见其念力通过龙啸枪向前面恶龙冲去。随着一声震耳的龙吟声,一股强烈的冲击波在枪头的一个扇面爆发开来。地方的石头,植物都飞了起来。而在这扇面正中的恶龙自然受到的伤害更大。只见这恶龙双目圆瞪,身上渐渐显现出一道道伤痕,硬硬的抵抗。

    “哼,倒是有两下子,可惜你偏偏为恶,坏我龙族名誉。还是死去好了。”雨霏看到恶龙已经到了强橹之末,倒是又接了一招,而这一招倒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恶龙再也坚持不住了,被轰击在身后的山岩上,倒在地方无法动弹。

    雨霏一步步朝着恶龙走去。恶龙看着雨霏的眼神,充满了怨恨和不甘。“恶龙,你作恶多端,我今天就送你去地府了,望你来生不再为恶。”雨霏说完,便一枪戳入了恶龙的百汇。因为龙族本身有着极强的回复能力。只要不是致命的重伤,都是能养好的。而百汇受挫就不是这么回事了。百汇乃身体白穴的起点,也最为重要。这一枪下去,倒是杀死了恶龙。而这时,一股念力从枪头里倒是传递到了雨霏的身上,而这股念力又是在雨霏体内直朝着丹田飞去。在丹田内,那层始祖留下的封印倒是像遇见了一个特别爱吃的东西一样,一瞬间就把这股念力吸收进去了。雨霏莞尔一笑,倒也没在这个地方深究。

    雨霏杀完恶龙,便朝着龙风然走去。龙风然看着雨霏朝自己走来,倒是一阵紧张。而雨霏倒是想此刻整一整这位坑了自己的队友。

    “雨霏兄弟,你刚才那柄神枪,莫非是龙啸神枪?”龙风然一脸认真。

    雨霏听到这话,也是一顿震惊。本来自己以为龙风然看到自己紧张,是怕自己的宝贝被他看到了,要杀他灭口,没想到倒是因为这个。因为他是不知道除了自己,为什么还有别人会认识这神枪。

    “不错,此枪确实命曰龙啸。但是不知风然兄如何能看出。”雨霏看向龙风然。

    “雨霏兄弟有所不知。我龙风然,固然是属于我龙族风殿的一员。家父也算是风殿的一席长老了。在风殿一直世代负责看护着我龙族至宝定风珠。可是在几年前,倒是有一个黑衣人,潜入我风殿,就凭着一杆神枪。杀了我父亲,盗走了定风珠。而我们家族因为丢失了龙族至宝,自然免不了收到惩罚,所以我才会到这刑罚殿来。如此一杆令我家破人亡的枪,他的气息,我自然记得。只是……”龙风然说道这里便停住了。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