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记忆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好像当今世上还没人能解开记忆的密码。有人说记忆的东西存在大脑皮层的细胞里,有的说在神经细胞里,有的说长期记忆存在一个地方,短期记忆存在另外一个地方……无论怎么说,这些学说假设都是无法证实的,甚至无法证伪。对于Popper来说,这些无疑属于非科学。大千世界亿万人类,你总能找到一些相关的例证去解释一种学说,也总能找到反对的例证,所以总体来说研究记忆似乎并没有任何意义,当然,如果可以用活人做试验则另当别论,因为只有那样,才可以称为科学。

    我曾经试图用各种记忆学说解释自己的记忆,结果相当令人沮丧。依稀记得小时候曾经被人夸过记性好,但在能回忆起的人生里,我的记性从来都很差。很多事情都只记得一个轮廓,连中学同班同学的名字都会忘记。然而有些细枝末节却又印象深刻,比如我记得上中学时曾经在教室的门上做了个机关将门从外面反锁,以至于第二天早上大家不得不破窗而入。这个机关的设计细节我记得相当清楚,但居然忘记了当时的同谋是哪一个,也想不起来是在哪个年级犯下这件案子的。

    我在十四岁时背下了滕王阁序和长恨歌,十几年未曾遗忘过,然而在杉儿面前吹嘘我的头脑时,忽然就忘记了。整篇文章在我脑子里变成凌乱的碎片,好像每个句子都记得,却不知道他们是怎样连在一起的。灵魂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我似乎又忘记了很多东西,甚至忘记了杉儿的样子,我们之间的一切也都成了碎片,虽然每一句话每一件事我仍然还都知道。

    这种情况好比零扇区被破坏的硬盘,东西应该还在,就是想不起来。我推测记忆和硬盘的原理应该比较相似,必定有种东西发生改变才能从不知道变成知道,才能“记”住。如果是永久记忆,那么这种改变就是永久性的。而“改变”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来跟“毁坏”没有什么本质区别。所以永久记忆也可以视为永久毁坏,那么你记住的东西越多,你脑子的永久毁坏就越严重。这也难怪有人称呼哲学博士为“永久性头脑损坏”了(哲学博士-PHilosophicalDoctor.永久性头脑损坏-PermanentHeadDamage,二者缩写相同。)。

    我面前的上帝显然也有脑子损坏的嫌疑,他的记忆更加凌乱不堪,他不记得如何来到这个世界,却有一些零散的来到这个世界以前的记忆。当然,这并不排除他并不想让我了解他的记忆,不过他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的记忆还是很清楚的。我提到造人的问题,上帝并没有清楚的回答我,我也并不是很稀罕造人的历程,因为据我在精灵花园的了解,人应该是依据灵魂而造的,精灵天神只能制造人的外形躯体,那么上帝造人恐怕也是差不多的原理。如果这样也算创造人类的话,以我目前对于各种气息的掌控程度,给我一个灵魂,我想我也可以大概造一个出来,只是造出来的人恐怕不会把我当做上帝。但灵魂或者说意识就绝对不是上帝造出来的,否则他也不会冥思苦想地怎么也记不起来意识来自何处。

    “我只能记得爆炸以后我在一个岛上醒来,周围的一切我都很熟悉,却好像从未见过……我总觉得似乎要找些什么,可只有这一点点念头,却怎么也想不清楚我要找什么。也不知道想了多久,忽然感觉到周围有别的意识存在,可我却无法跟他们沟通交流,于是我就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给他们造了身体,让他们可以跟我交流……

    那些意识从哪里来的我不记得了,也许当初本来也没注意。但是自从我给他们造了身体以后,就再没发现别的意识,倒是这些有了身体的人开始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虽然我可以跟他们交流,但他们什么也不知道,他们没有任何原始的记忆,甚至连爆炸也不记得。我虽然给了他们身体,但却不明白为什么男女结合会产生新的意识,于是我造了两个地方,让死后的意识都留在里面,我以为当所有开始的意识都死去的时候,我就能发现新的意识从哪里来。但结果是我仍然找不到他们从何而来。

    后来我发现,这世界其他地方居然也有人类,跟我造出的人虽然不太相同,但结构都是一样的,于是我让那些天使去寻找这样的人类,或许创造他们的人也跟我来自同样的地方,或许他记得所有的事情。”

    这就是所谓传教的原因吧,我虽然本不信鬼神上帝,但如此解释倒也合乎我的逻辑。想到合理又忽然想起魔法的问题,我忍不住问道:“魔法到底是怎么回事?”

章节目录

史前文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叶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枫并收藏史前文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