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无心之人
    艾梨莎本想多骂施维因几句,以消心头之恨,但是看到何深海满脸的惨白,似乎是受了重伤的样子,当即忍不住冷冷的问道:“叔叔,您这是怎么了?我没看到您参加战斗啊,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

    惊魂甫定的何深海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虚弱的解释道:“多谢侄女的关心,我是被翼手龙伤到的。不过并没有什么大碍——战斗的情况怎么样?图巴抓到了吗?”

    “如您所见。”

    艾梨莎环顾了一下光落镇残破的工事,苦笑着说道:“我们既没能防住他们偷袭,也没能阻止他们撤离。他们来去光落镇,就好像回自己家一样简单。如果在费瑞克拉起铁门的时候,施维因能够率领雇佣兵前去阻拦的话,图巴的脑袋早就攥在我手里了”

    何深海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四百多名训练有素的雇佣兵,连一百多人的狩猎队都打不过?”

    施维因脸上一阵青红皂白,小声的辩解道:“对方攻势太猛,我们一时间没有做好准备……”

    何深海皱着眉头,阴阴的看着施维因,但并没有说话。

    “哼,或许我早就不该指望你们。好了,我该去查看伤员了。”

    说完,艾梨莎便不再搭理两人,转过身去,继续朝千牧雪的方向走去。

    当她走到千牧雪跟前的时候,她看到千牧雪满手都是鲜血,正在对一名伤员施放治愈术,而躺在地上被救治的,正是今天光落镇的猎人。

    艾梨莎抿着嘴唇,冷冷的看着千牧雪完成治疗。

    “别赶他们走。”

    千牧雪疲惫的抬起眼,轻声的哀求道:“他们也是你领地的子民,别让他们就这样死掉。”

    “你在求我吗?”艾梨莎冷冷问道。

    千牧雪默默的点了点头。

    艾梨莎心中一触,原本准备好的各种恶毒的话,此刻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今天早上的时候,千牧雪还为了雷加而不惜跟她翻脸,可现在,她却在求她。

    艾梨莎觉得自己似乎应该高兴起来,可她的心情却无比沉重。稍稍沉默了片刻,她回头对一名勇士队成员说道:“去弄些担架来。”

    千牧雪当即拦在伤员的身前,愤怒的瞪着艾梨莎,“你要我怎么哀求你都行但你不能这样对待他们他们已经对你构不成威胁了”

    艾梨莎拿出威严的表情,大声的说道:“躲开,千牧雪我要把他们抬到更好的地方去治疗,难道这样也不行吗?”

    千牧雪怔了一下,这才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会……”

    “哼,我该怎样做不需要你一个小丫头来指手画脚。”

    艾梨莎俯视着千牧雪,冷冷的说道:“收起你那可怜兮兮的魔法吧,别把他们害死。”

    千牧雪抿了抿嘴唇,小声的说道:“谢谢你。艾梨莎,虽然我们在诸多问题上针锋相对,但在我心里,你仍旧是个好女孩,谢谢你。”

    “谢什么?”

    艾梨莎恼恨的说道:“谢我没杀掉你的哥哥吗?”

    千牧雪此时不想跟艾梨莎吵架,她环顾了一下四周,惊讶的问道:“雷加呢?”

    艾梨莎也微微一怔。自从雷加说要自己出去清净一下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看到他。“他不是应该跟你在一起的吗?”

    千牧雪迷茫的摇了摇头,“翼手龙来了之后,现场一片混乱,然后他就不见了,好像要去追什么人。”

    “追什么人?是龙脉法师”艾梨莎差点惊呼了出来。

    她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暗骂自己的愚蠢。她刚刚完全被复仇冲昏了头脑,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掉了。

    那些趁乱空袭他们的翼手龙,一定是那个龙脉法师召唤来的,雷加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所以才追了上去。想到这里,艾梨莎急忙朝千牧雪问道:“除了雷加以外,当时还有谁不见了?”那个不见的人,一定就是雷加追逐的龙脉法师。

    千牧雪仔细的琢磨了半天,“当时实在太混乱了,我根本没去注意谁不见了。”

    艾梨莎早就料想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这不能怪千牧雪。“那雷加走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艾梨莎继续追问道。

    千牧雪脸色微微一红,“没、没说什么。”

    艾梨莎疑惑的看着千牧雪,严肃的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吞吞吐吐的呢?”

    千牧雪轻轻的说道:“他只是告诉索林汉,保护好我。”

    艾梨莎心头一阵暴躁。但她冷着脸,没有表现出来。“然后呢?”

    “然后他就不见了。”千牧雪回答道。

    艾梨莎抿着嘴唇思考了一会儿,转头拉住一名勇士,“去,找到雷加大人,顺便查一查有什么人失踪了。”

    勇士用疑惑的眼神看了艾梨莎一眼,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后,接受了命令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千牧雪急切的说道:“雷加会不会有危险?”

    艾梨莎瞄了她一眼,用肯定的语气吓唬她,“那个神秘的龙脉法师很强大,雷加肯定会有危险的。”说完,她转身离开,留下焦虑不安的千牧雪。

    而与此同时,施维因紧紧的跟在何深海的身后,大气都不敢喘。

    艾梨莎是他的雇主,但何深海对他更大方。相比艾梨莎,他更喜欢跟何深海这样的人打交道。但是从勇士队回归光落镇的那一刻,何深海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了。

    今天尤其是这样。

    施维因刚刚被艾梨莎骂了个狗血淋头,心里十分忐忑,不知道何深海要把他带到哪里去。

    何深海捂着胸口,一路上默不作声,直到走到自己的房门前。

    “进去吧。”他对战战兢兢的施维因说道。

    施维因点了点头,推门走了进去。他从来没有走进过何深海的房间,这里阴沉沉的,比光落镇的广场还要恐怖一些。

    施维因舔了舔发于的嘴唇,“何深海大人,于嘛非要在屋子里说呢?我们通常不都是——”

    何深海找椅子坐了下来,缓缓的说道:“那是因为我今天要跟你说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周围不能有任何其他人。”

    “是不是因为我没守住铁门?”施维因紧张的问道。

    何深海摆了摆手,“不,我不是艾梨莎,我不会训丨斥你,至少不完全是。

    施维因大气都不敢喘一口。“那您有什么吩咐?要不要我再去多招募一些佣兵?这次就由我自己出钱。这次我会招募一些更厉害的雇佣兵,斗气等级至少在八阶以上的”

    何深海咳嗽了几声,他没理会施维因的话,自顾自的说道:“我估计我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

    “什么?”

    施维因猛的一震,“您要走?那光落镇怎么办?我们怎么办?您走了,就没有人能给雇佣兵团撑腰了啊。”

    何深海平静的说道:“你急什么,我只说我很快会离开,又没说我现在就要离开。哼,那个叫雷加的小子的确厉害,我有些低估他的能力了。但我毕竟是艾梨莎的叔叔,没有证据,他就赶不走我。就算他告诉了艾梨莎,只要我们有雇佣兵团在手,他们就要顾及到镇民的性命安全,也不敢对我轻举妄动。但是我必须做好万全的防备,如果我离开,这里的一切都就靠你了。”

    施维因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何深海大人,您一走,我肯定就完蛋了啊。求求你,带我一起走吧。”

    “我需要你留着这里。”

    何深海的语气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而且,我要你保证对我的忠诚。”

    施维因急忙说道:“我当然对您忠诚了,我对您从来都没有二心”

    “很好。”

    何深海伸出瘦长的手,拍了拍施维因的肩膀。他眼睛里闪过一丝阴冷,“既然你这样说了,那你一定不介意我把你的心掏出来送给我吧?”

    施维因张大了嘴巴,以为何深海是在开玩笑,又或者是在考验他,于是,他当即说道:“当、当然不介意……我对何深海大人忠心耿耿,别说是要我的心,就算是要五脏六腑都请便。”

    “用不着,一颗心就足够了。”

    说着,何深海低低的念了一段咒语,同时手指迅速的穿透了施维因的胸膛,只见红光闪烁,紧接着就拽出一颗跳动的心脏。

    施维因只觉得眼前一花,紧接着身体一麻,等他看清楚眼前的心脏时,惊愕的无法说话。

    “别担心。”

    何深海将施维因的心脏托在手心里,“我给你施加了龙脉的密咒,只要心脏不死,你就死不了。”

    施维因低头看着胸口正在慢慢愈合,一阵剧烈的眩晕感让他几乎站立不住。“何、何深海大人……我、我……”

    “记住你的承诺。”

    何深海阴森森的说道:“你要对我绝对的忠诚。一旦我发现你的不忠——

    何深海轻轻的捏了捏手中的心脏,施维因立刻痛苦的跪倒在地,喉咙里发不出声音来。

    何深海冷笑着看着地板上扭曲的施维因,“一旦我发现你的不忠,我就会毫不犹豫的将你的心脏捏碎掉。”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