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梨莎本想多骂施维因几句,以消心头之恨,但是看到何深海满脸的惨白,似乎是受了重伤的样子,当即忍不住冷冷的问道:“叔叔,您这是怎么了?我没看到您参加战斗啊,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

    惊魂甫定的何深海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虚弱的解释道:“多谢侄女的关心,我是被翼手龙伤到的。不过并没有什么大碍——战斗的情况怎么样?图巴抓到了吗?”

    “如您所见。”

    艾梨莎环顾了一下光落镇残破的工事,苦笑着说道:“我们既没能防住他们偷袭,也没能阻止他们撤离。他们来去光落镇,就好像回自己家一样简单。如果在费瑞克拉起铁门的时候,施维因能够率领雇佣兵前去阻拦的话,图巴的脑袋早就攥在我手里了”

    何深海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四百多名训练有素的雇佣兵,连一百多人的狩猎队都打不过?”

    施维因脸上一阵青红皂白,小声的辩解道:“对方攻势太猛,我们一时间没有做好准备……”

    何深海皱着眉头,阴阴的看着施维因,但并没有说话。

    “哼,或许我早就不该指望你们。好了,我该去查看伤员了。”

    说完,艾梨莎便不再搭理两人,转过身去,继续朝千牧雪的方向走去。

    当她走到千牧雪跟前的时候,她看到千牧雪满手都是鲜血,正在对一名伤员施放治愈术,而躺在地上被救治的,正是今天光落镇的猎人。

    艾梨莎抿着嘴唇,冷冷的看着千牧雪完成治疗。

    “别赶他们走。”

    千牧雪疲惫的抬起眼,轻声的哀求道:“他们也是你领地的子民,别让他们就这样死掉。”

    “你在求我吗?”艾梨莎冷冷问道。

    千牧雪默默的点了点头。

    艾梨莎心中一触,原本准备好的各种恶毒的话,此刻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今天早上的时候,千牧雪还为了雷加而不惜跟她翻脸,可现在,她却在求她。

    艾梨莎觉得自己似乎应该高兴起来,可她的心情却无比沉重。稍稍沉默了片刻,她回头对一名勇士队成员说道:“去弄些担架来。”

    千牧雪当即拦在伤员的身前,愤怒的瞪着艾梨莎,“你要我怎么哀求你都行但你不能这样对待他们他们已经对你构不成威胁了”

    艾梨莎拿出威严的表情,大声的说道:“躲开,千牧雪我要把他们抬到更好的地方去治疗,难道这样也不行吗?”

    千牧雪怔了一下,这才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会……”

    “哼,我该怎样做不需要你一个小丫头来指手画脚。”

    艾梨莎俯视着千牧雪,冷冷的说道:“收起你那可怜兮兮的魔法吧,别把他们害死。”

    千牧雪抿了抿嘴唇,小声的说道:“谢谢你。艾梨莎,虽然我们在诸多问题上针锋相对,但在我心里,你仍旧是个好女孩,谢谢你。”

    “谢什么?”

    艾梨莎恼恨的说道:“谢我没杀掉你的哥哥吗?”

    千牧雪此时不想跟艾梨莎吵架,她环顾了一下四周,惊讶的问道:“雷加呢?”

    艾梨莎也微微一怔。自从雷加说要自己出去清净一下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看到他。“他不是应该跟你在一起的吗?”

    千牧雪迷茫的摇了摇头,“翼手龙来了之后,现场一片混乱,然后他就不见了,好像要去追什么人。”

    “追什么人?是龙脉法师”艾梨莎差点惊呼了出来。

    她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暗骂自己的愚蠢。她刚刚完全被复仇冲昏了头脑,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掉了。

    那些趁乱空袭他们的翼手龙,一定是那个龙脉法师召唤来的,雷加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所以才追了上去。想到这里,艾梨莎急忙朝千牧雪问道:“除了雷加以外,当时还有谁不见了?”那个不见的人,一定就是雷加追逐的龙脉法师。

    千牧雪仔细的琢磨了半天,“当时实在太混乱了,我根本没去注意谁不见了。”

    艾梨莎早就料想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这不能怪千牧雪。“那雷加走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艾梨莎继续追问道。

    千牧雪脸色微微一红,“没、没说什么。”

    艾梨莎疑惑的看着千牧雪,严肃的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吞吞吐吐的呢?”

    千牧雪轻轻的说道:“他只是告诉索林汉,保护好我。”

    艾梨莎心头一阵暴躁。但她冷着脸,没有表现出来。“然后呢?”

   &nbs

章节目录

黑暗剑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你要卡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你要卡宴并收藏黑暗剑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