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凶案现场
    此时的伊伊还没有意识到,她已经站在了死亡的边缘,她没有想到翠西亚竟然也能看见灵魂,其实翠西亚三十年前就是巴特利血案的帮凶,这些年她又一直和巴特利的灵魂联系。

    巴特利的灵魂从墓园逃回来后,恰好看见伊伊正在和翠西亚说话,就起了杀意,但由于他所依赖的勾刀长袍被慕容一天毁了,他不能在接触真实世界的东西,于是就开始鼓动翠西亚杀死伊伊。

    巴特利在她面前不停的煽动着说:“今天那个讨厌的灵媒坏了我的好事,他竟然让我们出糗!”

    伊伊还在旁边安慰着翠西亚:“别担心,你不会有事的,一切都会平息,逍班尼其实是慕容一天假扮的,我们都听说过慕容一天是多么的厉害,他一定可以成功。”

    巴特利高兴的说:“太棒了,知道吗?那个纽伦堡人在灵界到处炫耀的宣称他杀死了五十几人,那让我们很难堪耶,这记录应该由我们来保持,如果我们能杀死一位冰崖来的战士,那就谁也比不了哦。”

    翠西亚伸手抚摸着他的脸说:“没错!”

    伊伊这才突然看见翠西亚伸着手在空气中摆动,感觉怪怪的,但她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反而说:“其实你可以搬到我家,和我一起住。”

    这时巴特利在旁边说:“我们现在就动手吧?”

    翠西亚望着伊伊说:“好!”

    巴特利拉着她走向厨房,她给伊伊说了声:“我去拿点东西,”就起身走向厨房。

    巴特利看着墙上的一排刀子,兴奋的对翠西亚说:“宝贝,请选吧?你把她杀了,我在旁边欣赏!”

    翠西亚拿了一把长一些的西瓜刀,笑着问:“准备好了吗?”说完巴特利走到了她的面前,她举起刀对着巴特利的灵魂一刀刀刺下去,巴特利则配合着:“啊,啊”的叫,并笑着说:“宝贝,我最喜欢你这个样子了,”然后一把从后面抱住她亲吻起来。

    翠西亚则眯着眼睛,靠在橱柜上,对着空气变态的享受着这种情人的爱抚,伊伊在客厅半天不见人出来,就大胆的上楼去找老太太,轻轻敲了敲老太太的门说:“布莱德太太?你跟我们一起走吗?”

    等了几秒钟屋内没有回应,她便推门进入,门一开,伊伊站在门口惊呆了,老太太浑身是血死在床上,她还没反应过来,翠西亚已经在她身后举着西瓜刀大喊着冲来,她一转身本能的伸手关门,翠西亚的刀刚好深深的被刺入门板,伊伊松开推门的手,趁着翠西亚拔刀的空隙,一拳打在她脸上,把她打得一个踉跄退出门,伊伊则顺势关门。

    可是门还没关上,翠西亚就撞了过来,再次把门撞开,并把伊伊撞倒在地,接着翠西亚双手抓住刀柄,用力从门上拔出西瓜刀向她扑来,伊伊爬起来一翻身躺到床上,接着抬起双腿一个兔子蹬鹰把翠西亚揣进了衣柜,然后她抓住时机跑出卧室,并把门从外面反锁。

    她锁好门靠在旁边墙上刚喘两口大气,就听“砰!”一声,门上被打出一个洞,翠西亚在卧室拿着一把弓弩枪朝门射击起来。

    伊伊立马往楼下跑去,刚跑到楼梯转角,巴特利的灵魂就附着在地毯上出现,她刚要转身,就被巴特利从后面掐住了脖子,就在这时,慕容一天赶到了,他一剑把地毯砍开,巴特利就松开了伊伊跑到墙体里。

    这时,翠西亚已经把门锁打烂出来,慕容一天立马拉着伊伊往楼下跑,翠西亚拿着弓弩枪在后面疯狂射击,慕容一天来不及往门外跑,就开启防护盾挡掉了翠西亚的子弹,拉着伊伊躲进了楼下的卧室。

    慕容一天刚锁好门转回头,就看见巴特利的灵魂附着在一个相框里并伸手掐着伊伊的脖子,慕容一天一剑把小框劈开,这时巴特利的灵魂变成一阵紫色烟雾飞进旁边桌子上的银杯里,慕容一天立马上前拿起旁边的盖子把银杯盖好。

    翠西亚也赶到楼下,开始射击房门,慕容一天无意剑看见银杯上有一行小字,他拿手擦了一下上面的灰尘对伊伊说:“天啊,这里面是巴特利的骨灰!我们要把他拿到另一边去。”

    “什么?”

    “我们要把巴特利的骨灰拿到教堂去!”

    伊伊赶紧说:“这屋子后面的老医院里有个小教堂!”慕容一天一听,立马拉着她从窗户跳出去,跑向疗养院后面的老医院,翠西亚从门洞上看见后大喊:“放下巴特利,”然后愤怒的跑出门朝老医院追去。

    慕容一天她们穿过林荫小路,从一个破烂的窗户钻进了那已经尘封了三十年的破旧老医院,他们在里面四处跑着找小教堂,可是老医院破破烂烂,脏了吧唧很难辨认。

    而翠西亚给来弓弩枪上足了弓弩弹也进了老医院,慕容一天拉着伊伊躲避着翠西亚的寻找,他们从一间器材室跑过走廊,跑进对面的一间大房间,刚穿过房间进入另一条走廊,慕容一天眼前的景象全变了。

    破旧的医院焕然一新,他一下置身于三十年前的场景,一些医生、护士、病人在身边各自忙碌着,他走了几步还是看不见伊伊,喊了几声也没人答应,而伊伊此时看着他在走廊里走来走去的四处张望,叫他几声,他却像没有听见。

    慕容一天置身于三十年前的场景中继续走着,来到一个楼梯口,身后两名修道士叫住一名刚从楼梯下来的医生问:“医生,请问十二号病房怎么走?”

    医生回头说:“在四楼,走道的右边,就在小教堂对面!”慕容一天一听,心想,原来在四楼,就转身准备上楼,刚走了两级台阶,就听那个医生在后面喊:“清洁工,嗨,那个清洁工,你聋了吗?清洁工!”

    他站在楼梯口转身看去,只见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低着头推着清洁车在往走廊深处走,那医生仍然在后面喊:“嗨,你聋了吗?”那男子突然停住脚步,一把揭开清洁车上的白布,露出一把弓弩枪,清洁工拿起枪转身来到医生面前,面目狰狞的说:“看来你是第一个!”

    慕容一天这才看清,这人正是巴特利,巴特利“砰”的一声扣动了扳机,慕容一天一惊,身边的场景也变回到了现实,伊伊在旁边问:“怎么了?你没事吧?”

    “没事,教堂在四楼!”说完,两个人急忙往楼上跑,刚到二楼的走廊,慕容一天眼前白光一闪,又回到了三十年前的凶案现场,地下躺着几个死人,额头上被刻着不同的数字,走廊尽头一些人正惊恐的逃跑着,三十年前的翠西亚手拿一把手术刀从人群后走来,在死尸上刻着数字。

    接着又一道刺眼的白光照来,他又回到了现实,翠西亚也已经来到了四楼,正端着枪在对面瞄准,伊伊大喊一声:“小心,”把慕容一天拉到一边,一发弓弩弹直直打到后面的墙壁上。

    他俩继续往教堂跑,翠西亚则疯狂的开枪追来,慕容一天把银杯给伊伊去教堂,自己去引开翠西亚,不料伊伊刚走进小教堂,那个中情局探员迪米从后米蹿出,一把勒住伊伊的脖子,伊伊在嘴巴被捂住前“啊”的喊了一声,虽然声音轻而短,还是被慕容一天听见。

    他立马赶了过去,可是翠西亚也听到响动跑来,慕容一天只好先把翠西亚引到另一头的一间病房,并躲在病床边,此时,伊伊脑子冷静的一想,然后用力一脚跺在迪米的脚面,疼得他立马松手,接着伊伊转身照着迪米的裆部就是狠狠一脚,接着转身跑向四楼。

    翠西亚跟着响声追进病房,冲着黑暗随便开了一枪,弓弩弹一响,慕容一天的眼前再次回到了三十年的场景,十五岁的翠西亚也是拿着刀在这间病房搜索目标,巴特利从后面一下拦腰抱住她,俩人兴奋的亲热起来,那位曾在墓园感谢过慕容一天,额头上刻着12的老人走进来说:“小子,把枪放下,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只见十五岁的翠西亚面目狰狞的回头看着老人,巴特利问:“翠西亚,我们几分了?”

    “十一!”

    “跟史丹一样了,我们现在平手,这下我们要赢了,”说完照着老人就是一枪,弓弩弹一响,慕容一天的眼前重新回到了现实,隐约听见楼上传来了东西摔倒的声音,翠西亚立马拿着枪往楼上跑,慕容一天也赶忙紧随其后。

    他率先跑到了四楼,小教堂的门被木板钉着,可是伊伊不知去了哪里,她喊了几声后听见伊伊在不远处叫他,就跑过去一看,伊伊没有走楼梯,而是乘坐那破旧的升降梯,结果被卡在三楼半的位置,他正要拿剑砍破升降梯破旧的铁栅栏,伊伊从栅栏空挡递出银杯说:“来不及了,你赶快拿去教堂。”

    慕容一天想想,也许她躲在升降梯里反而安全,就接过银杯说:“我很快就回来,你躲在这不要乱动!”说完他起身朝小教堂跑去。

    他把银杯放在门口的破桌子上,几剑就把门上的木板砍开,不料飞落的碎块击中了桌子上的木板,银杯刚好被放在木板上,被一下弹到空中飞向走廊另一边,慕容一天刚要飞身去接,迪米从走廊口出来,正好接住了银杯。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