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一切。<>

    一步踏入,满目是万里尸山血海。

    孙猴子拎着金箍棒,冷眼扫视着四周。这里他来过,昔年他还是齐天大圣的时候,曾经被困入一面镜子中,那镜子里便有zhègè地方。

    只是孙猴子有些不明白,那孟婆把他带来这里是意欲何为。

    孟婆也没有答话,只是在前头走着。

    孙猴子跟在孟婆身后,心存警惕。

    这里堆积的不是凡人的尸身,而是仙神的。

    金色的鲜血,赤色的皮肉,源源不断累积的怨气与仙机,都**在zhègè空间里,酝酿着一种疯狂。

    孟婆与孙猴子走在其中,生活的**引来这万里尸山血海中自生的妖物都扑了过来。

    这些妖物都天生有着噬血的狂躁,因为无时无刻不生存在相互吞噬的环境中,又有着无与伦比的战斗力。

    孙猴子挥着金箍棒,将那些惹人厌恶的妖物打死。

    只是很快被打死的又被别的分食,再次向他扑过来。

    “这孟婆莫不是想让这些妖物吃了俺老孙?”孙猴子将金箍棒舞得密不透风,只是这样一来速度自然慢了下来。

    那孟婆的身影渐渐的消逝在前头,孙猴子没来由得yīzhèn烦躁,喝骂道:“都给俺老孙滚开。”

    金箍棒蓦然间鸣颤,似是找回了当初的野性,只在孙猴子的掌上一个施转,便爆出无尽的光芒。将扑来的妖物尽数灼成劫灰。

    趁此空档,孙猴子纵起筋斗云,在半空里掠行。走不多时,便见到了一处向上延申的阶梯,自下往上看去,似是永远尽头。

    孙猴子按落云头,踩在那阶梯上。

    原来不是他在走,却是这阶梯在走。

    无数的阶梯自远处收拢,像是水流而下。都汇聚到他的脚下,最后孙猴子终于从那万里尸山血海走了出来。

    蓦然间一道金光闪来,瞬间将孙猴子裹在其中。

    这……好熟悉的感觉。好像曾经历过似的,孙猴子一时意忘了挣扎。

    金光似是藤蔓,将孙猴子捆住之后,便极速收缩。将孙猴子拖走。

    不多时。便拖进了一个混沌空蒙的空间,金光便松开了孙猴子,隐没不见了。

    这处天地,上下一片灰蒙,满是雾气。

    孙猴子运起火眼金睛,将那些雾气扫净,便露出了八面接天连地的镜子。

    这里是……孙猴子看着这八面镜子,顿时如遭雷殛。

    八面镜子相接连成一体。没有任何出口。

    孙猴子纵起筋斗云,向上急飞。但这处世界的天也随着一同升起,永无止境。

    恍然间,孙猴子竟然有种处在如来佛祖的掌心的感觉。

    孙猴子举棒便砸,棒身粘着镜面便被收走了。

    没了棒子,孙猴子没来由得yīzhèn慌乱,惊骇不已。

    “究竟是谁,在俺老孙面前装神弄鬼。”孙猴子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是心底的杀机却浓盛起来。

    “出来!”孙猴子捏起拳头,便出周身法力,便往其中一面镜子轰去。

    “哗啦啦——”

    一面镜子碎了,接着其余七面镜子便一同破碎,满地的琉璃渣滓。呈现在孙猴子面前的却是八个巨大的透明水晶柜,而那柜中似是都关着一个人。

    孙猴子凑近一看,只觉得周身寒毛炸起。

    这八个柜子中,分明关着八个自己。

    没有看错,孙猴子每个柜子都仔仔细细的看过了,确实jiùshì他自己,一根毫毛都没有出错。

    这是怎么回事?孙猴子冷汗淋漓,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天大的算计之中。只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自己究竟什么时候中了圈套呢。

    “谁!滚出来。”孙猴子捏紧拳头,运起全部法力,往一个水晶柜砸去。

    一个水晶柜轰然崩碎,一个孙悟空从水晶柜中摔了出来。

    孙猴子凑近上前,仔细端详地看着那个自己,这一触碰便查觉出不同来了。

    zhègè不是自己,虽然óyàng完全相同,但是这只猴子身上并没有那种混世灵种的èidào。

    此猴不是自己,那又会是谁呢?

    难道是六耳猕猴?

    不,不可能,六耳猕猴已经死了才对。

    “是谁在戏耍俺老孙,再不出来,就莫怪我放开本事,将这片天地搅碎了。”孙猴子躁得獠牙都露了出来,整张脸都散发出一张发狂的怒火。

    蓦然间他怀中抱着的那只猴子睁开了眼睛,孙猴子悚然一惊,连忙跳开数百丈,冷眼戒备。

章节目录

西游却东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沙风弥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沙风弥城并收藏西游却东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