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3、踏尸山,镜阁再假猿。
    (求一切。<>

    一步踏入,满目是万里尸山血海。

    孙猴子拎着金箍棒,冷眼扫视着四周。这里他来过,昔年他还是齐天大圣的时候,曾经被困入一面镜子中,那镜子里便有zhègè地方。

    只是孙猴子有些不明白,那孟婆把他带来这里是意欲何为。

    孟婆也没有答话,只是在前头走着。

    孙猴子跟在孟婆身后,心存警惕。

    这里堆积的不是凡人的尸身,而是仙神的。

    金色的鲜血,赤色的皮肉,源源不断累积的怨气与仙机,都**在zhègè空间里,酝酿着一种疯狂。

    孟婆与孙猴子走在其中,生活的**引来这万里尸山血海中自生的妖物都扑了过来。

    这些妖物都天生有着噬血的狂躁,因为无时无刻不生存在相互吞噬的环境中,又有着无与伦比的战斗力。

    孙猴子挥着金箍棒,将那些惹人厌恶的妖物打死。

    只是很快被打死的又被别的分食,再次向他扑过来。

    “这孟婆莫不是想让这些妖物吃了俺老孙?”孙猴子将金箍棒舞得密不透风,只是这样一来速度自然慢了下来。

    那孟婆的身影渐渐的消逝在前头,孙猴子没来由得yīzhèn烦躁,喝骂道:“都给俺老孙滚开。”

    金箍棒蓦然间鸣颤,似是找回了当初的野性,只在孙猴子的掌上一个施转,便爆出无尽的光芒。将扑来的妖物尽数灼成劫灰。

    趁此空档,孙猴子纵起筋斗云,在半空里掠行。走不多时,便见到了一处向上延申的阶梯,自下往上看去,似是永远尽头。

    孙猴子按落云头,踩在那阶梯上。

    原来不是他在走,却是这阶梯在走。

    无数的阶梯自远处收拢,像是水流而下。都汇聚到他的脚下,最后孙猴子终于从那万里尸山血海走了出来。

    蓦然间一道金光闪来,瞬间将孙猴子裹在其中。

    这……好熟悉的感觉。好像曾经历过似的,孙猴子一时意忘了挣扎。

    金光似是藤蔓,将孙猴子捆住之后,便极速收缩。将孙猴子拖走。

    不多时。便拖进了一个混沌空蒙的空间,金光便松开了孙猴子,隐没不见了。

    这处天地,上下一片灰蒙,满是雾气。

    孙猴子运起火眼金睛,将那些雾气扫净,便露出了八面接天连地的镜子。

    这里是……孙猴子看着这八面镜子,顿时如遭雷殛。

    八面镜子相接连成一体。没有任何出口。

    孙猴子纵起筋斗云,向上急飞。但这处世界的天也随着一同升起,永无止境。

    恍然间,孙猴子竟然有种处在如来佛祖的掌心的感觉。

    孙猴子举棒便砸,棒身粘着镜面便被收走了。

    没了棒子,孙猴子没来由得yīzhèn慌乱,惊骇不已。

    “究竟是谁,在俺老孙面前装神弄鬼。”孙猴子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是心底的杀机却浓盛起来。

    “出来!”孙猴子捏起拳头,便出周身法力,便往其中一面镜子轰去。

    “哗啦啦——”

    一面镜子碎了,接着其余七面镜子便一同破碎,满地的琉璃渣滓。呈现在孙猴子面前的却是八个巨大的透明水晶柜,而那柜中似是都关着一个人。

    孙猴子凑近一看,只觉得周身寒毛炸起。

    这八个柜子中,分明关着八个自己。

    没有看错,孙猴子每个柜子都仔仔细细的看过了,确实jiùshì他自己,一根毫毛都没有出错。

    这是怎么回事?孙猴子冷汗淋漓,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天大的算计之中。只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自己究竟什么时候中了圈套呢。

    “谁!滚出来。”孙猴子捏紧拳头,运起全部法力,往一个水晶柜砸去。

    一个水晶柜轰然崩碎,一个孙悟空从水晶柜中摔了出来。

    孙猴子凑近上前,仔细端详地看着那个自己,这一触碰便查觉出不同来了。

    zhègè不是自己,虽然óyàng完全相同,但是这只猴子身上并没有那种混世灵种的èidào。

    此猴不是自己,那又会是谁呢?

    难道是六耳猕猴?

    不,不可能,六耳猕猴已经死了才对。

    “是谁在戏耍俺老孙,再不出来,就莫怪我放开本事,将这片天地搅碎了。”孙猴子躁得獠牙都露了出来,整张脸都散发出一张发狂的怒火。

    蓦然间他怀中抱着的那只猴子睁开了眼睛,孙猴子悚然一惊,连忙跳开数百丈,冷眼戒备。

    那只初醒的猴子,缓缓的站起身来,对孙猴子说道:“怎么现在才来,我们等你很久了。”

    “你是谁?”孙猴子问道。

    那只猴子笑了一声,说道:“我便是你,这里的每一个都是你。”

    “胡扯。”孙猴子使一道纵地金光,便闪到那只猴子身侧,一拳便轰在对方的胸膛上。

    那只猴子立在那里,夷然不动,任凭孙猴子轰中了他。

    “咔——”孙猴子见一招得中,正觉得奇怪的时候,忽然自己的胸口无端端吃受了一股巨力,顿时咳出了一口鲜血来。

    这是怎么回事?孙猴子眼露迷茫,分明是我打中了他,怎么他没事,俺老孙却吐血了。

    那只猴子面目阴冷,笑道:“我即是你,这一拳轰在我身上,与轰在你身上,都是一样的。”

    孙猴子呸了一声,将残血吐尽,抹了一下嘴角,站起来,冷声道:“不必在大放妖言了。若你真是我,你也该吐血才对。”

    “你还真是冥顽不灵。”那只猴子笑道。

    孙猴子呲牙一笑,说道:“有点意思。你虽然极力模仿俺老孙,只是终究不是天地生成的异种,缸了那种得天独厚的灵性。所以,不必再装模作样了,没的让俺老孙看不起你。”

    那只猴子神情庄重的看了孙猴子一会儿,忽的探出两只手往虚空一抓,却见两根铁棒便应声落到了他的双手中。

    那只猴子将其中一根抛给孙猴子,说道:“我叫参水猿,白虎参宿天君。”

    孙猴子听了对方报出的名头,便笑了起来,说道:“原来是二十八星宿。你倒也有些法力,却不知道为何要化成俺老孙的óyàng。”

    参水猿却不答话,只道:“奉命行事,我在那尸山血海苦修数百年,jiùshì为了与你一战。来吧。”

    孙猴子拎着棒子,却不想打,只是问道:“那其他七个又是什么人?”

    “那我便不清楚了。”参水猿摇头道。

    孙猴子又问道:“你们的主人是谁?”

    “赢了我便能见到他。”参水猿再不多话,提棒便甩身而上,便得恰是孙猴子的常用的棒法。

    “用我的神通来与我战斗,还妄想打败我,真是异想天开。”孙猴子提棒便架住了参水猿的一击,闪身便踹在参水猿的腰侧。

    参水猿见机早,半空里一个拧身,便落到了不远处,甫一落地便蹬足再欺身过去。

    棒影急闪,恍如泼天落了yīzhèn棒雨,密不透风。

    孙猴子冷笑一声,却是收了棒子,探手扣向天空,念了一声咒语,便凭手拍出了一道屏障,将漫天棒影尽数隔绝。

    那参水猿又将身一晃,使了个神通,化成三头六臂,手中的铁棒也变作了三条,向孙猴子急舞而来。

    孙猴子岂甘人后,亦是晃出三头六臂,提着棒子赶了过去。

    半空里,铁棒交在一处,震处漫卷的狂风,吹得双耳炸响。

    斗了数百合,不见胜负。

    只是孙猴子越战越酣畅,那参水猿却是不时按着起伏不断的胸膛,喘着精气。

    参水猿有些吃不消了,蓦地借个空当,便退身几步,随即啜口吸风,将这片天地间的kōngqì尽数吸光。

    孙猴子立时将体内的浊气散去,使出了闭气诀,一个急掠抬脚便踹在参水猿的腹部,

    参水猿的腹部甫受巨力,吸足的一口气立时便写了,狂烈的气流喷了孙猴子一脸,直把他扑得摔了两个跟头。

    参水猿见机便忍下体内不适,使出了自己的本命神通,单手在脸前画了个符,便见一道水柱便喷了出来,激射的水柱顿时将孙猴子压在地面,动弹不得。

    孙猴子心道不妙,眼见参水猿将铁棒向他砸来,心急之下便探手捏了一个气团,趁参水猿向他靠近之时,砸在了参水猿的脸上。

    “啊——”气团带着螺旋着的颈道,几乎将参水猿的整张脸庞都给搅碎了。

    参水猿吃上一击,心神大乱,那本命神通顿时便乱了节奏,孙猴子趁机良机,从地面掠起,抡棒便将参水猿打碎成了六七块,暴散开来。

    “特么的,还有谁。再耍我试试!”孙猴子将棒子往地面一砸,指天骂道。

    不多时,剩下的七个水晶柜渐渐消失,那参水猿的裂成七八块的尸身也被收走。

    一条金光铺就的大道自远而走到孙猴子的面前。

    孙猴子扛着棒子便踩上了那金光大道,也不关心去往何处。

    只有宵小之辈,才总是耍弄这些小手段。孙猴子自然不惧。

    这知大道的尽头,却是一个孙猴子完全没有想到的地方。

    “蟠桃园!”孙猴子望着一眼望之不尽的桃树,心中yíhuò不减反增。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