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书儿怎么了?”子柏风一声厉喝。

    眼前的“书儿”吓了一跳,向后退缩了一下,弱弱道:“我就是书儿啊……”

    “那青瓷片呢?”子柏风问。

    书儿又向后退了一步,声音更弱了:“我……也是青瓷片……”

    书儿本身虽然是妖怪,却是一只并不怎么完整的妖怪,它本身只是巡查镜的一部分,成为妖之后,也缺少一些独立自主的灵性,而事实上,当初就有一部分青瓷片的灵性借用书儿的身份在窥视这个世界,只是子柏风不知道罢了。

    如若不然,子柏风身边的妖怪那么多,为什么偏偏只有书儿能够对子柏风的领地之内发生的事情了若指掌?

    在子柏风不知道的地方,青瓷片在窥视他的生活,窥探他的内心,研究着他,观察着他,判断着他是否能够胜任这个极难完成的工作。

    看到青瓷片以书儿的身份出现,子柏风声音却是柔和了一些,他盯着眼前的书儿看了半晌,除了书儿右眼之中的青瓷片虚影之外,其他和之前的书儿也没什么不同。

    “你真是书儿?”子柏风问道,书儿弱弱点头,和之前强势而冷漠的瓷片相比,现在的青瓷片还真像是一个受气包。

    “那好,跟我说说我的领地现在怎么回事。”子柏风一屁股坐了下来,道,“为什么我现在没办法看我的领地了?”

    子柏风并不知道,其实在他被死气浸染之后,那些地契、印信等都已经被从他体内排出,一部分被死气漩涡撕裂分解了,一部分不知道被卷到什么地方去了。

    书儿弱弱把情况一说,子柏风抱着肩膀道:“说,让我平白无故损失那么多,该怎么赔偿我?”

    丢失印信可是大罪,身为官员,如果丢失了自己的印信,皇帝是有资格直接将其撤职,甚至法办的。

    书儿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低着头。

    “你知道我损失多大吗?”子柏风很是生气,“没有了那些印信,我怎么控制我的领地?不能控制我的领地,我该如何发展?就算是退一万步,不说那些印信,我的地契呢?没有地契,你让我以后如何买卖房子?”

    书儿只是低着头,半晌之后,才弱弱道:“其实没有印信和地契,也没关系的……印信只是一种人为的法则,如果你能用更高等级的法则代替,也……也可以……”

    “哦?譬如呢?”子柏风捏着下巴,问道。

    他有一种预感,似乎可以从这个受气包形象的青瓷片身上敲诈出来一些什么特殊的东西来。

    “譬如……”书儿的眼中目光闪烁,显然他也在想着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规则。

    严格来说,青瓷片更像是这个世界的控制中枢,不过控制中枢也不见得拥有所有的权限,而且他还必须要保证不能让子柏风得寸进尺,太过嚣张,破坏了这个世界的平衡,这种教训不是没有过。

    “譬如妖怪的领地?”书儿小心翼翼试探道。

    “那原来的印信呢?”子柏风问道。

    “印信……应该就……也可以?”看子柏风的表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似乎就要发飙,本打算说印信应该就不能用了的书儿顿时改变了语气。

    “这还差不多。”子柏风一拍手,然后他就拍了拍手:“青石叔,给我准备的石头怎么样了?”

    青石叔顿时出现了,手中还抱着几块不同色泽的石头,放在了子柏风的面前,这些石头大小不一,青石叔抹了把汗,道:“我快把身上翻遍了,终于算是找齐了,不过黄玉确实是找不到,所以我就……”

    青石叔抠了抠鼻孔,做了一个呲牙裂嘴的表情。

    子柏风手一抖,那一块果冻色半透明的黄色石头就跌落在地上,青石叔连忙抬脚一勾,把那石头又捡了起来,道:“小心点,我抠了半天,才找到这一块合适的……”

    子柏风都无语了,只能接过来。他也知道青石叔尽力了,因为他手头的印信有很多种,各种材质都有,现在只能就地取材,也亏得青石叔是石头妖,他身上各种地方有不同的石头,有些是分泌物,有些是排泄物……

    子柏风尽量让自己不去想这些石头的来源。

    譬如这一堆青石叔从鼻子里抠出来的东东,就是典型的上好黄玉,拿来做他的知州印正好。

    子柏风一抬手,金剑妖出现在手中,化作了细小的刻刀。

    这种时候,子柏风就开始感念自己手工技能满点的好处了,刷刷刷几刀,就切出了一个大致形状,子柏风按照记忆对比着纹路和特点,不过十来分钟,绝对可以乱真的印信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喏……”子柏风把那印信在手中一掂,道:“如何?”

    青瓷片能说如何?这种时候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

   &n

章节目录

养妖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君不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不见并收藏养妖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