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两种法则入道心
    “你把书儿怎么了?”子柏风一声厉喝。

    眼前的“书儿”吓了一跳,向后退缩了一下,弱弱道:“我就是书儿啊……”

    “那青瓷片呢?”子柏风问。

    书儿又向后退了一步,声音更弱了:“我……也是青瓷片……”

    书儿本身虽然是妖怪,却是一只并不怎么完整的妖怪,它本身只是巡查镜的一部分,成为妖之后,也缺少一些独立自主的灵性,而事实上,当初就有一部分青瓷片的灵性借用书儿的身份在窥视这个世界,只是子柏风不知道罢了。

    如若不然,子柏风身边的妖怪那么多,为什么偏偏只有书儿能够对子柏风的领地之内发生的事情了若指掌?

    在子柏风不知道的地方,青瓷片在窥视他的生活,窥探他的内心,研究着他,观察着他,判断着他是否能够胜任这个极难完成的工作。

    看到青瓷片以书儿的身份出现,子柏风声音却是柔和了一些,他盯着眼前的书儿看了半晌,除了书儿右眼之中的青瓷片虚影之外,其他和之前的书儿也没什么不同。

    “你真是书儿?”子柏风问道,书儿弱弱点头,和之前强势而冷漠的瓷片相比,现在的青瓷片还真像是一个受气包。

    “那好,跟我说说我的领地现在怎么回事。”子柏风一屁股坐了下来,道,“为什么我现在没办法看我的领地了?”

    子柏风并不知道,其实在他被死气浸染之后,那些地契、印信等都已经被从他体内排出,一部分被死气漩涡撕裂分解了,一部分不知道被卷到什么地方去了。

    书儿弱弱把情况一说,子柏风抱着肩膀道:“说,让我平白无故损失那么多,该怎么赔偿我?”

    丢失印信可是大罪,身为官员,如果丢失了自己的印信,皇帝是有资格直接将其撤职,甚至法办的。

    书儿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低着头。

    “你知道我损失多大吗?”子柏风很是生气,“没有了那些印信,我怎么控制我的领地?不能控制我的领地,我该如何发展?就算是退一万步,不说那些印信,我的地契呢?没有地契,你让我以后如何买卖房子?”

    书儿只是低着头,半晌之后,才弱弱道:“其实没有印信和地契,也没关系的……印信只是一种人为的法则,如果你能用更高等级的法则代替,也……也可以……”

    “哦?譬如呢?”子柏风捏着下巴,问道。

    他有一种预感,似乎可以从这个受气包形象的青瓷片身上敲诈出来一些什么特殊的东西来。

    “譬如……”书儿的眼中目光闪烁,显然他也在想着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规则。

    严格来说,青瓷片更像是这个世界的控制中枢,不过控制中枢也不见得拥有所有的权限,而且他还必须要保证不能让子柏风得寸进尺,太过嚣张,破坏了这个世界的平衡,这种教训不是没有过。

    “譬如妖怪的领地?”书儿小心翼翼试探道。

    “那原来的印信呢?”子柏风问道。

    “印信……应该就……也可以?”看子柏风的表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似乎就要发飙,本打算说印信应该就不能用了的书儿顿时改变了语气。

    “这还差不多。”子柏风一拍手,然后他就拍了拍手:“青石叔,给我准备的石头怎么样了?”

    青石叔顿时出现了,手中还抱着几块不同色泽的石头,放在了子柏风的面前,这些石头大小不一,青石叔抹了把汗,道:“我快把身上翻遍了,终于算是找齐了,不过黄玉确实是找不到,所以我就……”

    青石叔抠了抠鼻孔,做了一个呲牙裂嘴的表情。

    子柏风手一抖,那一块果冻色半透明的黄色石头就跌落在地上,青石叔连忙抬脚一勾,把那石头又捡了起来,道:“小心点,我抠了半天,才找到这一块合适的……”

    子柏风都无语了,只能接过来。他也知道青石叔尽力了,因为他手头的印信有很多种,各种材质都有,现在只能就地取材,也亏得青石叔是石头妖,他身上各种地方有不同的石头,有些是分泌物,有些是排泄物……

    子柏风尽量让自己不去想这些石头的来源。

    譬如这一堆青石叔从鼻子里抠出来的东东,就是典型的上好黄玉,拿来做他的知州印正好。

    子柏风一抬手,金剑妖出现在手中,化作了细小的刻刀。

    这种时候,子柏风就开始感念自己手工技能满点的好处了,刷刷刷几刀,就切出了一个大致形状,子柏风按照记忆对比着纹路和特点,不过十来分钟,绝对可以乱真的印信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喏……”子柏风把那印信在手中一掂,道:“如何?”

    青瓷片能说如何?这种时候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

    一道法则的力量从神秘未知之处降临,加持在子柏风的身上,子柏风的胸腔之中,道心一阵涌动,竟然把那法则直接吸入了进去。

    既然青瓷片把这权限和法则给了子柏风,再想收回可就千难万难了,子柏风的那颗道心古怪异常,蕴含了高维宇宙和平行世界的奥秘,子柏风能够压制和破解瓷片,全靠这颗道心。

    青瓷片如果能哭的话,现在估计都泪雨滂沱了。

    子柏风对这个结果却很满意,他一抬手,印信就融入了他的掌心之中。

    子柏风凝神看去,整个载天州在他面前轰然洞开,但还没等他认真看一眼,突然又消失了。

    “怎么回事?”子柏风顿时恼怒起来,他刚想了一个好办法,而且这办法似乎真的可行,却又失败了。

    子柏风觉得自己的掌心一痒,刚刚融入到了手掌中的印信跌落,好在书儿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捧在了手中。

    “你现在不是载天州知州了……”书儿小心翼翼道,“刚刚皇帝已经罢免了你的官职,任命别人为载天州知州了。”

    如果子柏风还是知州,印信是假的也就罢了,但是现在子柏风已经不是知州了,法则现在已经无法达成符合的条件,自然也就无法生效。

    “这个皇帝老儿,欺人太甚!”子柏风顿时不干了,老子在前面拼死拼活,为你忙来忙去,你竟然罢老子的官?

    “你不是说我可以控制麾下妖怪的领地吗?快让我看!”子柏风怒道,他记得之前皇帝的行宫就在阿锦化为妖神之后的领地之中。

    青瓷片也不拖延,又是一道玄而又玄的法则在子柏风的身边漾开,子柏风觉得自己的体内似乎多了什么东西,他的道心一阵涌动,非常不客气地再次把这法则也吞噬到了体内去了。

    顿时,子柏风觉得自己和其他妖怪建立起了更紧密的联系,特别是已经成为妖神的几个。

    蛮牛王、大猫、红羽、阿锦和青石叔。

    子柏风的麾下现在有五大妖神,蛮牛王镇守西京,就连颛王都不知道,从这一刻起,子柏风才是西京的老大。红羽镇守蒙城,这是子柏风的传统领地。阿锦镇守山水城,把应龙宗的地盘切走了小半个。青石叔镇守的则是眼前的这处马头城及附近上百里方圆,虽然从面积上来说,算是比较小的,但重要性却毋庸置疑。

    而大猫巨虎王则是比较尴尬,他的领地是那只有五十米方圆,还没他的躯体大的小小的阵盘,现在对子柏风还派不上什么用场。

    在这一刻,那几只妖怪也都感受到了子柏风的存在,顿时欢欣鼓舞起来。

    子柏风顾不上其他,先把注意力投放到了山水城左近。

    “咦,没有?”子柏风却是发现皇帝的行宫已经不见了。子柏风仔细一看,顿时怒火冲天:“这些混蛋!竟然欺负到我头上来了!”

    皇帝割除他的官职,只是让他生气,此时却是无尽的愤怒!

    欺人太甚!

    是不是我子柏风太温和了,什么阿猫阿狗,也敢对我的人下手了?

    ……

    柱子从朝堂里走出来时,很是闷闷不乐,送他出来的太监把他带到大门外,也不再管他,转身去了,柱子是跟太监的云舟来的,此时只能自己飞回去,刚飞出重兵把守的范围,就听到有人乐呵呵地叫道:“柱子兄弟,前面是柱子兄弟吗?”

    柱子有些疑惑,其实现在极少有人称呼他柱子了,大多都称呼他为风火仙君。

    就算是和他相熟的,现在也往往会加上一个“大人”。

    柱子转过头去,看到一个身材矮胖,圆滚滚的道士乘坐着一只龙舟追了上来,大声道:“柱子兄弟,我是万宝宗的长老多宝道人,我痴长几岁,你称呼我一声多宝老哥就行。”

    “其实我一直想要和柱子兄弟认识一下,奈何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恰好碰上了,实在是太好了。我听闻柱子兄弟你喜欢喝酒,而且极具品味,我弄了一些好酒,不知道柱子兄弟肯否赏脸?”

    柱子不认识这人,不过这人生具一张惹人喜欢的圆脸,说话又很是热情,也不好意思太过严词拒绝,只是道:“多谢多宝道兄,我还有要事要处理。”

    “哎,不过是喝几杯酒而已,柱子兄弟你还没来过我万宝宗,此地虽非山门,可也有很多的奇珍异物,柱子兄弟,你且跟我来……”说着,他就拽着柱子的胳膊,把柱子拽上了自己的龙舟。

    柱子毕竟刚刚成为仙君不久,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状况,只能懵懵懂懂地跟着他走了。

    多宝道人呵呵笑着引柱子进入自己的龙舟,道:“来来,看看老哥我的云舟和你们山水城的云舟相比如何?”

    他进入云舟之前,回头看了一眼,天空之中,阿锦正在云层之中撒欢,带起震震闷雷,而几艘万宝宗的云舟正在悄悄向阿锦接近。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