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怀宇右手一振,任季昆顿时如同脱线风筝般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到地上,扬起了一地的灰尘。

    任家诸人都是陷入了强烈的震惊中,个个将嘴巴张得大大的。

    他们之前确实已经看到了任怀宇的强大,可再怎么将任怀宇的实力放大,也绝不会想到他可以一击就轰翻了任季昆!

    任季昆啊,那可是任家的顶梁柱,第一高手!

    虽然当年任家的建立离不开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但也不能否认任季昆确实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可就是这样的绝顶高手,在族人眼里近乎无敌的存在,居然被一击就轰倒了?

    任怀宇究竟强大到了什么地步?

    如果说任季昆都能一击轰飞,那么章家呢、陈家呢?

    老年一代固然有种兔死狐悲的凄凉,可年轻一代却是因此生起了巨大的野心,似乎看到了任家一统清水镇、甚至继续扩张延伸的盛景。

    “小畜牲,你有种杀了老夫!”任季昆眼神怨毒地盯着任怀宇,失去了家主之位,他也失去了一切,等于活死人一个,活着也是了无生趣。

    任怀宇看了对方一眼,淡淡道:“我不杀你,那太便宜了,我要你也尝尝我爷爷二十多年来所受的痛苦——除非你有自杀的勇气!”

    任季昆浑身颤抖,提起一掌便想要拍向自己的天灵盖,可是才挥出一半便停了下来。

    他确实没有自杀的勇气。

    “小畜牲,别得意的太早,老夫一定会东山再起的,你绝对会后悔现在的决定!”任季昆喝叫道。

    这是激将法,任季昆自杀之念断绝之后,哪还有一丁点死志。当众挤兑任怀宇许下诺言,他就可以在暗地布置,以谋重新崛起。

    当了那么多年的家主,他怎么可能没有后手准备!

    任怀宇不由地一笑,任季昆并不知道他此时体内的经脉已经被寒气侵蚀,不出一年定然会寒气封心而亡。而在这个过程中,他只能缠绵病榻,别说图谋东山再起,便是连自杀都做不到!

    他也是恨极了任季昆才会使出这样的手段,当年任方旭所吃的苦、所积的怨,却不知道要比这多出多少!

    ……

    任怀宇虽然无意家主之位,但还是暂时将大权抓过,进行一系列的惩罚奖赏,该杀的人杀、该赏的赏。虽然他对任家并没有什么好感,但这同样是爷爷任方旭一生心血所结,他不能让爷爷当年的鲜血白流。

    在他的强势主导下,陈家自然被完全驱出了清水镇,因为章默的关系,任家与章家结成了同盟,当然是以任家为首、章家为辅。

    做到这一步后,任怀宇便没有再做扩张,他意不在此。

    基础已经打下,有他的威名震慑,任家自然在接下来十年来不会遇到什么外敌,而他要去整个大陆游历。

    虽然他在清水镇可以称王称霸,可放到整个大陆的话,却是丝毫也不起眼。

    他给自己订下了三个月的时间,处理完任家的琐事后,他便要踏上新的征程。

    “报家主,门外有一人自称是家主大人朋友,要见家主大人!”就在任怀宇临行前的几天,一名侍卫突然敲门进来禀报。

    ——任怀宇并没有接任家主之位,但任家上下已是默认了他的地位,压根就没提推举新家主的事。

    “哦?”任怀宇扭头看了过去,“是谁?”

    “一名女子,但并没有自报姓名!”

    谁呢?

    任怀宇飞身而出,很快便来到了大门口,而一道美丽、成熟的身影也蓦然出现在他的眼前,美绝人寰的俏脸、婀娜多姿的身材,充满了让人神魂颠倒的诱惑。

    ——严冰彤!

    “咦,是你!”任怀宇一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