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邓佳佳回到家时还没打开门就闻到一股饭菜的香味儿。

    打开房门,客厅的桌面上已经摆好了饭菜,段西风则是围着一个围裙。

    “佳佳回来了,快洗手,我把饭都已经做好了,都是你爱吃的。”段西风手里端着一碗鸡汤笑着说道。

    邓佳佳并没有动弹,反而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

    段西风将鸡汤放下走到邓佳佳身前,蹲下身整个头贴在邓佳佳的肚子上。

    “让我听一下我的小宝贝在干什么,宝贝,快出来,爸爸在等你。”

    邓佳佳一把将段西风推开,面色冷漠道:“你辞职了?”

    段西风身体一僵,眼神也有些躲闪:“你……你怎么知道?你放心,佳佳,我们明天就去找工作,一定能找到的,实在不行我去工地搬砖都行,一定可以养活你们娘俩。”

    “哦!你把挪用公司的钱还上了?”

    “我把房子卖了,还差100万,到时候我去银行贷款,一定会想办法还上的,只要我还上了钱就不会去坐牢,没事的。”

    邓佳佳呼吸明显重了几分:“你把房子也卖了?那我们娘俩以后住哪儿?住大街吗?还是住在这个出租房里?”

    段西风有些羞愧道:“这……这里也住不了了。”

    “嗯?”

    “我今天下午找了房东把之前的押金要了回来,我现在特别需要钱,房……房东同意了,不过要我们后天就要搬出去。”

    这下邓佳佳再也忍不住了,一巴掌甩在段西风的脸上。

    段西风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跪在地上将邓佳佳搂住。

    “佳佳,你相信我,我一定能够养活你们娘俩的。”

    “滚开,你现在还能找到工作吗?真以为我什么都不懂,挪用公司资金,致使公司资金链断层,现在哪个公司还敢用你?你告诉我啊!”邓佳佳大声的喊道。

    这点的确是没错,段西风目前是在世界500强的公司内工作,也是因为这样工资才会这么高。

    现在曝出这样的丑事大公司自然不会再接纳他,小公司段西风也看不上,赚的钱自然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多,邓佳佳能够看上段西风不也是因为他的钱吗。

    邓佳佳拿起手机拨通电话,十几分钟后一个狂躁的敲门声响起。

    邓州面露狂怒,大步的走进来。

    “小舅子,你怎么来了?”

    嘭~

    “咳咳……”

    邓州一脚将段西风踹出两米远,无视他在地上痛苦的挣扎又上去拳打脚踢。

    “可以啊孙子,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魄力,敢去挪用公款去炒股,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能耐啊?”邓州蹲在地上拍了拍段西风的脸嘲讽道。

    段西风将近40岁,邓州二十四五岁,身强体壮,人高马大,段西风只有被挨打的份儿。

    “现在我给你一个选择,给我拿20万,不然我弄死你。”

    “我……我真没钱了。”

    “没钱?哈哈,你把我妹妹肚子弄大的时候怎么都没钱?晚上爽的时候怎么说没钱?不要给脸不要脸,我现在想弄死你跟弄死一只蚂蚁一样,20万,一分都不能少。”

    段西风艰难的爬起身对着邓佳佳乞求道:“佳佳,佳佳,我是真没钱了,看在孩子的份上你就劝劝小舅子吧,我一定会对你和孩子好的。”

    “对我好?怎么对我好?嘴上说说话,现在什么都没有了,难道要让我跟着你喝西北风?还是让我跟你睡大街?钱必须要给?二十万一分都不能少,至于孩子,我明天就会去医院把他打掉。”邓佳佳冷漠道。

    段西风脸色一僵,眼神中更是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你……你……”

    “你什么你?你还看不懂吗?在这个社会上没钱你想怎么办?钱才是最主要的,以前你有钱可以养着他,现在呢?我还年轻。”

    “不行,绝对不行,不能打掉他,这是我的孩子,绝对不行。”

    嘭嘭嘭~

    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段西风只能抱着头在地上任由邓州殴打。

    “就凭你还想碰我妹妹?要不是看你还有两个钱老子早就找人弄死你了,二十万,明天给我弄过来,我知道你老婆住在哪,她也怀孕了吧,你不想这个孩子也留不住就就乖乖的听话。”邓州拍着段西风的脸说道。

    看到两人离开,段西风脸上露出莫名的笑容,强忍着身上的痛苦缓缓站起身。

    从怀中掏出一个录音笔,叹了口气说道:“果然说的没错,我一个老男人能够看上我什么,也就只有钱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

    邓佳佳直接去医院打胎,对于她来说肚子里的孩子不过是一个筹码而已,从头到尾都不过是为了钱而已。

    段西风则是拿着录音笔找了一个熟悉的律师事务所,直接以敲诈勒索将邓州告上了法庭。

    有录音笔这样的直观正确很轻松就想起定罪,三年之内是别想出来了。

    至于邓佳佳没有筹码也就没有了威胁的能力,想要去苏青那里闹的话只需要抵死不承认就行了。

    要说唯一让段西风难受的就是钱没了,为了这个套足足亏了自己500万,自己这上半生的全部身家。

    不过这对于他也是一件好事,有了这件事他也更能够认清自己,与苏青之间也更加的恩爱。

    女拳就不用出口了,社会本来就是如此。

    而此时的薛宇同样为了另外一件事努力。

    要孩子。

    这件事并不需要催促,放着如此一个大美人在身边,薛宇每天晚上都是极尽冲刺,半哄半强迫地让桃子尝试着各种羞人的姿势。

    不过有句话怎么说,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

    每天早上的时候桃子都是容光焕发,薛宇则是捂着腰。

    也幸亏吐纳术已经到了宗师级,虽然在这

章节目录

诸天替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香椿叶咸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香椿叶咸菜并收藏诸天替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