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云天他们是第一批补充兵源,也是第一批通过驼峰航线,搭乘运输机前往印度的人形货物。

    虽然封云天知道这是一条死亡航线,已经有做好可能发生空难的心里准备。

    也知道日军的陆航最近活动频繁,经常跑道到滇中地区的驼峰航线上,偷袭在这条线上运送物资的运输机。

    但是从没想过这两件设想中的事,一件都没有遇上。

    却遇上了另外一件因政府问题,所导致这第1批200多名补充到驻印军的队伍,死了10多个的重大失职事件。

    “驼峰航线”是二战时期中国和盟军一条主要的空中通道,始于1942年初。

    也就是滇缅公路彻底被断以后。

    通过这条运输航线,中国能从印度运回汽油、器械等战争物资,也得以向驻印军补充兵员。

    “驼峰航线”西起印度阿萨姆邦,向东横跨喜马拉雅山脉、高黎贡山等地,最终进入中国的云南高原和四川省。

    航线全长500多英里,地势海拔均在4500~5500米上下,最高海拔达7000米,山峰起伏连绵,犹如骆驼的峰背。

    加上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南麓,一个形似骆驼背脊凹处的一个山口。

    故而得名“驼峰航线”!

    正因为要穿过这一个大驼背,加上还有极寒的喜马拉雅山脉,注定了这是一条“很寒冷”的航线。

    在这之前。

    驼峰航线运输机都只负责运输物资,各种枪械弹药和汽油器械,都是死物根本不需要考虑保温。

    因起初本职工作并不是用来送部队,也就没有相关保温设计。

    而像史迪威他们这类乘坐飞机,跑这条航线的人,乘坐的都是客机,也是专门改装过的运输机。

    客机上面本就有保温措施,加上坐飞机的人也穿了衣服,具备一定的保温效果。

    而作为负责运送物资的运输机,因派军新协议的签订,就此开始承担运送驻印军补充兵员的任务。

    致命的危机,也就此产生。

    卸掉货物后空荡荡的运输机机舱里,被塞进来一帮子只穿了裤衩子和背心,内心充满火热的大男人。

    因为是第1次坐飞机的缘故,大家开始还能兴奋的各种大惊小怪。

    那个兴奋的劲头。

    没比当初从禅达走出去,在腾冲搭乘飞机的溃兵们好多少。

    封云天看着空落落的机舱,虽然察觉到了问题,毕竟上次在腾冲坐飞机的时候,即便飞的高度只有一两千米,他也感受到了高空的寒冷。

    好在当初飞得不高,并不是很冷,还不到危险的程度。

    可这次须要飞越喜马拉雅山,那高度起码是六七千米以上,到时候温度会大幅度的下降。

    就他们这一群光膀子,体质差一点的肯定会被冻死。

    但是封云天转念一想。

    这可是意义重大且深远的一次派兵,国民政府的军政部后勤部不可能看不到,这个几乎是摆在明面上的问题。

    按道理来说。

    他们应该会提前准备毛毯,或者保暖袋来应付飞跃喜马拉雅山脉。

    于是也就没有再去多想,安心的等待飞机抵达印度,开始这一趟能够提升自己的整训之旅。

    可当飞机飞了三个多小时,时间来到中午时分时。

    机舱里原本很兴奋的新兵们,因为普遍性的晕机已经变得很安静,大部分都晕头转脑的在那里难受。

    就连体格强壮的谢孝章和韩绍功,也因耳朵胀痛难受的没有在说话。

    除了之外。

    机场里的人普遍都有了一个动作,那就是因为身体发冷,而本能的蜷缩起来保证身体温度。

    封云天身上也起了鸡皮疙瘩,更发现了不对劲。

    机舱里面的温度越来越低,透过机窗往下方看去,已经没有了青山绿水,只剩下白茫茫的世界。

    这个信息就已经代表,他们已经飞临喜马拉雅山脉。

    随着飞机继续往前飞,为了避免撞到山风必须继续拔高高度,机舱内的温度必然会再度下降。

    “怎么还没来派发军毯?大哥,要不要去问一问?”封云天皱着眉头说道。

    “军毯?云天老弟,你可能想多咯,他们连我们的衣服都给扒了,怎么可能还给我们准备军毯。”

    谢孝章插话,不在意的说道:“以我们起飞的时间来算,只要翻了这座山脉我们就到目的地了。

    这飞机飞得这么快,也就一两刻钟的事情,咱们都是大老爷们,扛一扛就过去,没什么大不了的。”

    韩绍功也不是很在乎的说道:“当兵打战生死早已度之身外,要是这点寒冷都受不了的话,那还不趁早回家。”

    这个年代的常识科普很很少,不像后世那样网络上到处都是,很少有人知道高度越高温度越低。

    根据每个人的体质不同,温

章节目录

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小兵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兵哥并收藏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