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飞雪,洁白无暇,似佳人面;南疆阴雨,缠绵不断,诉良人肠。??????????????????????

    ——引言

    淮水江岸的另一边,便是北地。

    北地所处塞外,山峰连绵不绝,常年都是大雪纷飞。唯有北冥山庄、北岳堂口等地,还能见到些花草树木。

    “在等我啊……”白夜一把从身后拥住那淮水岸边失神地望着远处的尹憩,在他的耳边低声细语,一丝丝香风吹进他的耳中,吹得他整个人从耳朵到心里都是痒痒的。

    “北地那边的事情弄完了?”尹憩还是下意识地退开了一点,两个月未见,这个妖精真的是越来越勾人了。

    “还没呢,虽然有峰长老从中调和,但是塞外各族都不是那么容易摆平的!不过好在北冥山庄那边北冥寒也出面了,大概再过上半个月,我就能回总坛了,怎么样?开不开心?”白夜用葱白的手指点了点尹憩的鼻尖,调笑地问道。

    “唉,你不在,我还乐得清闲。你一回来,除了完成宗主的任务,我还得整天陪着你,累都快累死啦!”尹憩撇了撇嘴,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哟,这么说你还不乐意了,真是的,想要本姑娘陪的人可是能从南疆排到北地去。你再不乐意的话,信不信本姑娘去陪别人,不要你了!”白夜有些小委屈地嘟了嘟嘴,然后趴到尹憩身上,在他耳边轻声娇嗔道。这一句话似嗔似怒,如诉如慕,说起来娇媚无限,听起来却让人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好了,别闹了!”尹憩也是被白夜这幅样子给打败了,无奈地扶着脑袋,轻声对他说道:“我来是想和你说,宗主明日要去南疆那边,据说是新一任南疆祭司的继任大典,所以我也得跟过去看看。大概也要在那里待一段时间,所以,可能你回到总坛的时候,我就不在总坛了……”

    “哼,什么嘛,害得我还尽快把这边的事情处理了。结果,你又有任务了……”白夜有些不开心地小声嘀咕道。

    “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就算咱们两个是搭档,可也不可能所有任务都在一起完成啊……”尹憩只能轻声安慰白夜道。

    已经相伴了百年之久,可是在他心目中他们之间仍旧只是搭档吗?

    白夜听了尹憩这么说,却不知怎的,心里有了一些失落之感,原本脸上的娇媚的笑意也变得有些黯然。

    “怎么啦?不就是回总坛以后见不到我而已,有这么失落的吗?”尹憩看着白夜这副失落的表情,忍不住想要反撩她一把,指尖轻轻勾起白夜的下巴,邪笑道。

    “呵呵,我啊,是怕你去了南疆以后,被哪来的小妖女勾跑了,到时候我再找一个像你这样的人捉弄去……”白夜脸上的黯然收起,只是嘴角微微扬起,把脸逐渐凑近尹憩,身躯就像是整个贴在了他的身上。

    可就在这时,一点冰凉落在了两人的脸上,她有些诧异地向后退开,然后有些期待把手伸出,看着一片晶莹的雪花飘落在掌心,然后在她的指尖相融。

    “下雪了?”尹憩也有些意外,抬起头去,望向天空,原本就有些阴沉的天空忽的吹过一阵寒风,紧接着天空当中雪花如柳絮一般飘落,大雪纷飞而下。

    北地本就多雪,就算忽地下起大雪,其实也不甚奇怪。但是在中州这边,这似乎还是今年的初雪。

    看着这天空中飘落的雪花,两人的心里不知怎的起了几分少年的心性,就在这淮水岸边相伴漫步,看着那雪越下越大,在地面覆盖了薄薄的一层白色。

    而在他们的头上,不知何时也落上了飞雪,雪落在青丝发间,竟是点了几分白色。

    “入冬了,很快就又是一年了,如今想来,就这样已经不知过了百余年了……”尹憩淡淡地笑,雪地上留下并肩走过的两行脚印,他的眼眸之中映着淮水江岸的那座残破的房屋,有着些许感叹。

    “是啊,好冷啊!”白夜忽地握住了他的手,手指紧紧地抓着,感受着从他掌心传来的温度。

    两人不约而同地扭过头去,看着彼此落在发梢的白雪,相视一笑。

    而下面的两只手,一直紧紧地握着,没有松开。

    …………

    南疆,虽然已是入冬,但仍是阴雨连绵。

    墨鸢忆在窗边远望,看着窗外的雨,她的心情也如这细雨一般,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夹杂其中。

    “巫咸这些年游走各地,收集各地的残魂,总算是找到了合适的灵魂了。”巫祝站在她的身边,开口说道:“因为你执意不肯让族人为祭,我们也不能出去伤人,只能靠收集各地的残缺魂魄寻找与你契合的,才让命蛊的仪式拖着这么久,你也该继任祭司了!”

    “我知道了。”墨鸢忆头也没抬,看着窗外的雨,心头也似乎蒙上了一层阴霾。

    “墨儿,我知道你心里不情愿,但是你是九黎一族这么多年来天赋最好的女子,你是继任祭司最合适的人选。所以,长老们才一直等,命蛊仪式至关重要,在关键时刻它甚至可以救你一命,为了让你继任祭司,完成仪式,我们几个也等了太久了……”巫祝对墨鸢忆说道。

    “我会去完成仪式的。”墨鸢忆淡淡地说道。

    自她出生起,就因天赋过人被选定为下一任的祭司,祭司必须保持处子之身。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族中的长老从小就把她和其他同龄男子分开,让她独自一人闭关修炼;而同龄的女子却也命蛊的原因,怕被选为命蛊仪式的祭品,也自觉地疏远了她。

    下一任祭司的身份,非但没有给她带来什么殊荣,反倒是害得她从小到大没有一个伙伴。

    “既然你想通了,我也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了,这个瓶子我就留下了。烈山宗那边已经过来人了,我们得去迎接,好像听说这次除了阳宗主,还有一位高冷的帅气小哥跟在后面,据说可是烈山宗的炎帝圣使,你要是遇上了可要对人家客气些。”巫祝说完,留下来一个瓶子,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章节目录

御龙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朕只是一个会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朕只是一个会长并收藏御龙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