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冬日篇】北地南疆
    北方飞雪,洁白无暇,似佳人面;南疆阴雨,缠绵不断,诉良人肠。??????????????????????

    ——引言

    淮水江岸的另一边,便是北地。

    北地所处塞外,山峰连绵不绝,常年都是大雪纷飞。唯有北冥山庄、北岳堂口等地,还能见到些花草树木。

    “在等我啊……”白夜一把从身后拥住那淮水岸边失神地望着远处的尹憩,在他的耳边低声细语,一丝丝香风吹进他的耳中,吹得他整个人从耳朵到心里都是痒痒的。

    “北地那边的事情弄完了?”尹憩还是下意识地退开了一点,两个月未见,这个妖精真的是越来越勾人了。

    “还没呢,虽然有峰长老从中调和,但是塞外各族都不是那么容易摆平的!不过好在北冥山庄那边北冥寒也出面了,大概再过上半个月,我就能回总坛了,怎么样?开不开心?”白夜用葱白的手指点了点尹憩的鼻尖,调笑地问道。

    “唉,你不在,我还乐得清闲。你一回来,除了完成宗主的任务,我还得整天陪着你,累都快累死啦!”尹憩撇了撇嘴,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哟,这么说你还不乐意了,真是的,想要本姑娘陪的人可是能从南疆排到北地去。你再不乐意的话,信不信本姑娘去陪别人,不要你了!”白夜有些小委屈地嘟了嘟嘴,然后趴到尹憩身上,在他耳边轻声娇嗔道。这一句话似嗔似怒,如诉如慕,说起来娇媚无限,听起来却让人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好了,别闹了!”尹憩也是被白夜这幅样子给打败了,无奈地扶着脑袋,轻声对他说道:“我来是想和你说,宗主明日要去南疆那边,据说是新一任南疆祭司的继任大典,所以我也得跟过去看看。大概也要在那里待一段时间,所以,可能你回到总坛的时候,我就不在总坛了……”

    “哼,什么嘛,害得我还尽快把这边的事情处理了。结果,你又有任务了……”白夜有些不开心地小声嘀咕道。

    “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就算咱们两个是搭档,可也不可能所有任务都在一起完成啊……”尹憩只能轻声安慰白夜道。

    已经相伴了百年之久,可是在他心目中他们之间仍旧只是搭档吗?

    白夜听了尹憩这么说,却不知怎的,心里有了一些失落之感,原本脸上的娇媚的笑意也变得有些黯然。

    “怎么啦?不就是回总坛以后见不到我而已,有这么失落的吗?”尹憩看着白夜这副失落的表情,忍不住想要反撩她一把,指尖轻轻勾起白夜的下巴,邪笑道。

    “呵呵,我啊,是怕你去了南疆以后,被哪来的小妖女勾跑了,到时候我再找一个像你这样的人捉弄去……”白夜脸上的黯然收起,只是嘴角微微扬起,把脸逐渐凑近尹憩,身躯就像是整个贴在了他的身上。

    可就在这时,一点冰凉落在了两人的脸上,她有些诧异地向后退开,然后有些期待把手伸出,看着一片晶莹的雪花飘落在掌心,然后在她的指尖相融。

    “下雪了?”尹憩也有些意外,抬起头去,望向天空,原本就有些阴沉的天空忽的吹过一阵寒风,紧接着天空当中雪花如柳絮一般飘落,大雪纷飞而下。

    北地本就多雪,就算忽地下起大雪,其实也不甚奇怪。但是在中州这边,这似乎还是今年的初雪。

    看着这天空中飘落的雪花,两人的心里不知怎的起了几分少年的心性,就在这淮水岸边相伴漫步,看着那雪越下越大,在地面覆盖了薄薄的一层白色。

    而在他们的头上,不知何时也落上了飞雪,雪落在青丝发间,竟是点了几分白色。

    “入冬了,很快就又是一年了,如今想来,就这样已经不知过了百余年了……”尹憩淡淡地笑,雪地上留下并肩走过的两行脚印,他的眼眸之中映着淮水江岸的那座残破的房屋,有着些许感叹。

    “是啊,好冷啊!”白夜忽地握住了他的手,手指紧紧地抓着,感受着从他掌心传来的温度。

    两人不约而同地扭过头去,看着彼此落在发梢的白雪,相视一笑。

    而下面的两只手,一直紧紧地握着,没有松开。

    …………

    南疆,虽然已是入冬,但仍是阴雨连绵。

    墨鸢忆在窗边远望,看着窗外的雨,她的心情也如这细雨一般,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夹杂其中。

    “巫咸这些年游走各地,收集各地的残魂,总算是找到了合适的灵魂了。”巫祝站在她的身边,开口说道:“因为你执意不肯让族人为祭,我们也不能出去伤人,只能靠收集各地的残缺魂魄寻找与你契合的,才让命蛊的仪式拖着这么久,你也该继任祭司了!”

    “我知道了。”墨鸢忆头也没抬,看着窗外的雨,心头也似乎蒙上了一层阴霾。

    “墨儿,我知道你心里不情愿,但是你是九黎一族这么多年来天赋最好的女子,你是继任祭司最合适的人选。所以,长老们才一直等,命蛊仪式至关重要,在关键时刻它甚至可以救你一命,为了让你继任祭司,完成仪式,我们几个也等了太久了……”巫祝对墨鸢忆说道。

    “我会去完成仪式的。”墨鸢忆淡淡地说道。

    自她出生起,就因天赋过人被选定为下一任的祭司,祭司必须保持处子之身。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族中的长老从小就把她和其他同龄男子分开,让她独自一人闭关修炼;而同龄的女子却也命蛊的原因,怕被选为命蛊仪式的祭品,也自觉地疏远了她。

    下一任祭司的身份,非但没有给她带来什么殊荣,反倒是害得她从小到大没有一个伙伴。

    “既然你想通了,我也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了,这个瓶子我就留下了。烈山宗那边已经过来人了,我们得去迎接,好像听说这次除了阳宗主,还有一位高冷的帅气小哥跟在后面,据说可是烈山宗的炎帝圣使,你要是遇上了可要对人家客气些。”巫祝说完,留下来一个瓶子,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墨鸢忆回过头,看着放在那里的瓶子,轻叹了一口气,将之拿起,走出了房屋。

    她沿着屋后的林子走过,最终来到了一潭湖水旁。她将那小瓶打开,将里面的蛊倒入湖中。

    然后,她将身上银饰摘下,苗绣紫衣解开,脱下百褶裙,玉足轻点踏入了湖中,一时间湖中亮起一点紫光。

    就在这时,林中忽的落下一个人影,此人正是尹憩。

    “那股来自灵魂深处的熟悉气息,到底是怎么回事?”尹憩皱了皱眉,就在刚才,他在附近感知到一股极为熟悉的灵魂气息。不知怎的,察觉到那熟悉的灵魂气息时,他却是一刻也坐不住,直接跑了出来。

    “那边似乎有人?”尹憩看到了林子深处发出的紫光。察觉到有些异样,便是施术一个瞬身闪到了湖边一块凸起的大石头上,朝湖面看去,目光搜寻,当他看到眼前的一切之后,一下子傻了眼。

    一名女子静静立于湖心,一道紫光与之融合一体,她身上不着寸缕,一头秀发半干半湿,垂落在后背,那白皙的肌肤宛如洁白无瑕的美玉一般,背影窈窕修长。

    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声音,墨鸢忆猛地转过头来,与尹憩双目对视。

    “啊!”墨鸢忆呆滞了几秒,随即发出一声大叫,急忙捂住胸口,遮住自己外露的春光。

    “抱歉,抱歉……”尹憩连忙转过身去,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眼。

    看就在他转过身去后的下一刻,一抹紫光出现在了尹憩的咽喉处,墨鸢忆以极快的速度披上了衣服,用手掐住了尹憩的喉咙。

    那透体而来的冷意,让尹憩明白,这个女人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这里是圣湖禁地,你是何人?为何会来此处?”墨鸢忆的手紧紧地扼住了尹憩的喉咙。如果让尹憩活着离开,她的清白必受族人诟病。

    她本想直接杀了尹憩,却不知怎的,掐住尹憩脖子的时候,她的内心有些不忍!

    “我就是个路过的人,只是无意间闯入这里,却没想到姑娘你会在这里……”尹憩小心翼翼地回答,目光落在墨鸢忆身上,她的脸上还是满满的杀意,身上还是湿的,衣衫披在上面,被上面的水珠浸湿紧贴在肌肤上面,更有几分诱惑。

    “你还敢看,一定要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墨鸢忆手上更加用力,她咬牙切齿地说道:“这里是圣湖禁地,外面有族人把守,你无缘无故怎能擅闯进来?”

    而尹憩此刻心里却在哀号,这你要我怎么解释。我告诉你我感觉到有一种特殊的感觉指引着我过来看到了你的裸体,你会信吗?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离开这里再说吧!不然的话,面前这个暴怒的女子随时可能真的把自己灭口!

    “那我就告诉你,我是怎么来的?”尹憩嘴角微扬,口中念念有词,身周时空灵纹之力骤然间闪动,他一下子消失在了原地!

    “混蛋!”看着面前的人突然间逃得消失不见,墨鸢忆气得直跺脚,她恶狠狠地一掌打在水面,水花飞溅而起,她怒不可遏大声咒骂道:“你等着看吧,我一定要把你揪出来讲将你碎尸万段!”

    第二天,南疆的祭司大典进展的很顺利,南疆九黎族的长老出了那些闭关的其他的都到场了,南疆上下都十分热情,唯独新任祭司在典礼上却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不过大家也没太在意,典礼便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为何不见尹左使出席大典?”典礼完毕,众人散去,巫咸来到阳鼎天面前恭敬地问道。

    “尹憩那孩子素来孤僻,性子冷,不喜热闹,估计一个人跑哪去了吧!”阳鼎天笑了笑,回道。

    可是他话刚说完,脸上的表情就僵住了,看见南疆的几个长老拎着尹憩来到了墨鸢忆这边。

    阳鼎天脸上有些尴尬,巫咸回过头去看到这一幕脸色也变了,刚想上前喝止他们,却被阳鼎天抬手拦住了。阳鼎天让手下过去一打听,原来是是尹憩误闯了几位长老的炼蛊之地,害得长老们精心炼制的蛊虫险些失败,那几个长老常年闭关,也不认得尹憩,以为是寨里那家不懂事的年轻族人,所以带着他来找灵巫做主!

    可是新任祭司已然继位,这件事的处置自然落到了墨鸢忆的身上。

    不过,为何这新继任的祭司看着尹憩的眼神就要喷出火来似的,给人感觉就是羞愤加恼火!

    阳鼎天越看那眼神越觉得两人有猫腻,便有了些捉弄的心思,也就没开口,反倒是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他想看看墨鸢忆怎么会处置尹憩?

    “啊,是你啊……”尹憩上下打量了一眼墨鸢忆,此时的他穿着一身祭司的衣衫,表情有些尴尬和紧张。

    “你穿成这样,我差点没认出来!”尹憩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小声说道。

    墨鸢忆心里一片乱糟糟的,从小到大,他接触的男人,除了父亲和兄长,剩下了就是灵巫当中的巫咸和巫礼。结果除此之外,再见到的男人,竟是已以那种方式见面的。

    她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这是恶狠狠地对尹憩传音道:“昨天的事情你最好烂在肚子里,否则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呃,那个……”尹憩犹豫了一下,然后试探地说道;“你能不能帮我摆平我现在的事情?现在这个比较棘手……”

    “你……”墨鸢忆气得差点原地爆炸,她一把抓起尹憩的衣领,拽着他走出了祭坛,气势汹汹地提着尹憩走了出去。

    “墨儿,不可无礼!”巫咸见状,慌忙大声说道。

    “不碍事,让他们私下解决去吧!”阳鼎天见状,哈哈一笑。

    谁都不知道他们两个后来私底下说了什么,反正最后墨鸢忆还是出面把事情给压了下去……

    而新任祭司墨鸢忆和炎帝圣使尹憩到底私下有什么关系,也在南疆各寨成了一个未解之谜……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