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伏月的身手,要避开黑芒不难,萨麦尔也并不觉得用这种化身黑蛇后的常规攻击就能结束战斗。但他有他的打算,对天一的忌惮,使萨麦尔狡诈的一面在此刻显现出来,他是想看看……天一的反应。

    萨麦尔的算计是,如果天一只是不想让他获得那女人的能力,半年前就可以亲自动手把她给杀了,这样做才最保险。月妖能活到今日,就证明天一不想让她死,那么……他又会为她而露出多大程度的破绽呢?

    答案是没有任何破绽……

    天一事不关己一般站在原地,看着伏月自行逃开攻击。无论神情、动作、乃至呼吸都没有显现出丝毫紧张起来的迹象。

    他只是不慌不忙地干了一件对萨麦尔来说恐怖至极的事情……从西装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件玉制的乐器——蛇笛。

    “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吧?”天一笑着问道。

    “可笑,你以为我还只是第二王国生物中的一员吗?”萨麦尔其实已经心虚了,他的这话有给自己壮胆的成份:“我的‘混沌’已吸收了上百种能力,我比我的祖先更强!”

    “你的祖先……可不在这笛子里,他只是个人。”天一接过他的话道:“另外,我本来就从没把你当成第二王国的生物,因为你只是个能力者而已。”他在不断纠正着萨麦尔的认知:“即便你看上去和其他的能力者不太一样。即便你异常得强大……但那还不至于改变、或者超脱你在这个时空中担当的角色和本身的性质。”

    天一说着就举起蛇笛。吹奏了短短几个音符。很快,一条空间裂隙悄然出现,先是一只蛇眼从那裂缝中显现,随后从里面传出一声厉啸,裂痕顷刻崩裂,从中窜出一条与萨麦尔体积几乎相同的黑蛇。

    “当然了,如果你非要认怪物当祖宗,这个应该是你的兄弟。”天一说着,瞬间又出现在了伏月的身边,也不顾对方的反应。揽腰就抱,扛起来就闪。

    两人刹那间来到了百米之外,几乎在同时,天一召唤出黑蛇身上爆发出滔天邪能。冲散扩张,将周围的地面和建筑尽皆摧毁。这股力量与萨麦尔如出一辙,不相上下。

    “你兄弟在八百年前还属于幼年期,现在算是到青春期了吧。”天一一边跟远处的萨麦尔说话,一边将伏月放下:“除去你吸收的那些能力以外,你最多和它一样强,你的人类祖宗就是从它身上得到的力量。”

    萨麦尔无暇回应天一的话,眨眼间他便与那另一条黑蛇缠斗在了一起。这两条长虫个头儿巨大,缠搅在一起翻滚噬咬,便使大地震颤。劲风如涛。

    那些可以秒杀人类的黑芒对他们彼此没有影响,腐蚀性的黑水亦然,至于尸兵之类的手段,根本就是儿戏了,召唤再多也没用,连他们的蛇鳞都伤不到。于是这战斗成了最原始的、动物间的交锋,还是同类相残。

    伏月在天一身边目睹着这一幕,这种既视感让她想起了那个书店里的空间,仿佛她又在观看两头第二王国的怪物对打。只是她感觉,此刻眼前这两个。似乎还称不上太强。

    萨麦尔瞥见天一那隔岸观火的嚣张神情,顿时火冒三丈。仰天狂啸,杀招并出,下一秒,大地撕裂。一道沟壑豁然出现,另一条黑蛇上方凭空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气流。将其压入地底。随即萨麦尔就对着下方的裂口中口吐熔岩,几吨的量灌下去以后,见那黑蛇没了动静,他才将地面再次合起。

    “哎……相煎何太急啊。”天一笑着挑衅道,对于黑蛇的死亡,他完全是不以为意。

    “无聊透顶,玩够了就快点杀掉。”伏月已经看出来了,萨麦尔根本不是天一的对手,从空中花园那时起,天一的种种表现都是演技,而且是那种yu擒故纵的高端诈骗,就是想看看她的反应。

    “什么话啊,我正在英雄救美呢,你就不能配合一点吗?”天一回道:“要不是我一直设法让你远离他,当初他领悟混沌力量后第一个就会来吞你。现在你看,他这种处于绝望之中、怒不可遏,却又仿佛有着一线希望的状态……是多麽有趣。”

    伏月怒极反笑:“跟踪狂拿自己的目标当鱼饵来钓杀人妖怪是吧?有趣吗?”

    “我只是在培养咱们的共同兴趣爱好,几百年后不用我教你,你自己都会去找这种乐子的。”天一说道。

    “天一!你欺人太甚!”萨麦尔张开巨口,从天而降,他已彻底失去了理智,竟妄想直接这样吞掉对方。

    天一抬眼看着他:“你若真是第二王国的生物,倒也罢了,它们是没有‘罪’的。”他连动都没动,萨麦尔自行就停在了那里,动弹不得,“即使是完整的永恒核心,也无法告诉你……能力者的‘

章节目录

贩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三天两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天两觉并收藏贩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