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杀手天罗
    ?第八十四章

    “终于突破了三才罡气之境界了!”玄翰长叹了口气,三才罡气之境,所谓罡气不过浩然正气罢了!

    据《易经》记载:头为六阳之首,而为周身之主,五官百骸,莫不惟此是赖。故头不可不进也。手为先行,根基在膊,膊不进而手则却不前矣,此所以膊贵于进也。气聚中腕,机关在腰,腰不进,而气则馁而不实矣。此所以腰贵于进也。意贯周身,运动在步,步不进而意则堂然无能为矣。此所以步必取其进也。以及上左必须进右,上右必须进左,其为七进,孰非所以著力之地欤,而要之未及其进,合周身而毫无关动之意,一言其进,统全体而俱无抽扯游移之形。

    所谓每一阶均有罡气、巅峰、圆满三种境界!

    罡气为达到这一境界的之初,罡气意味达到了可以修炼的地步!

    吸气时由鼻子自外界吸入新鲜空气至胸腔肺脏中,同时收小腹将腹部浊气挤入胸腔肺脏中,吸气时缓缓均匀的进行。吐气时则反其道而行,将胸腔肺脏中的气体一部份自口鼻呼出,一部份送自小腹,放松吸气时收缩的小腹,同样的呼气时也要和吸气时一样缓缓均匀的进行。

    每次呼出的气体中至少有一半是从腹部来的浊气.原来的胸式或腹式呼吸法,呼出的气中浊气的比例多半很低.

    进行这种呼吸法时,上半身必需保持正直,气才会顺,下半身可以盘腿而坐,或正襟坐于椅上,或呈站立姿势,或于行进间进行。

    这种呼吸法所呼吸的是空气,另外配合这种呼吸法可以同步进行罡气的收纳,罡气就是我们平常所说气功的气。在熟练了逆腹式呼吸法之后,即可将这种空气的呼吸动作交给身体的反射动作无意识的进行。随后将意念用来控制罡气的收纳。

    罡气的收纳,在起步练习时,先配合空气的呼吸。当进行逆腹式呼吸法的吸气动作的同时,将意念置于头顶正中央的百汇穴,想象一道无形的罡气自百汇穴循着身体内部的中心线用意念将之吸入体内直达胸腔。这时身体会自然保持直立,使中心线垂直地面。吐气时再将意念集中于小腹丹田,则罡气自会从胸腔纳入丹田。

    这种呼吸法,第一个吸气动作进行时,同时吸进空气和罡气;第二个动作则吐出空气纳入罡气,吐和纳是同时进行的,所以称之为吐纳之术。

    许多气功的修练都着重于气的运行,其实要先养气,气足了自然会在身体中运行。但如身体血液总量不够,气是留不住的。血液是身体各种物质和能量的载体,当然也是气的载体。这种养气的方法配合原来的养血方法,会使修炼的进步事半功倍。

    “大人,到了查营的时间!”高翔走了进来说道!

    “嗯!”玄翰答应了一声就跟着出去视察军营!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军营内灯火通明!不过,还没有到就寝的时间,所以,在兵营内还是能看到士兵来来回回的走动!

    然而,这时玄翰却又有一种不好的感觉,那是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不寒而栗!

    “大人,怎么了!”走在后面的高翔看见玄翰突然间停下就问道!

    “啊!没事!”玄翰突然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何时走到了军营的阴暗角落,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巨大军营的!

    他扶着栏杆去看远处月光里巨大的军营的影子,沉默得像块石头,然而此时玄翰觉得这巨大的军营的阴影似乎正在择人而噬。

    风扫着树叶,哗哗的一片,铺着地面从滚了过去。这时玄翰小退一步,脚下轻轻地踩碎一片枯叶。

    “你不是高翔。”他宛若晨星的双眸里透着审视.

    不知道什么时候,高翔消逝了,换成了一个人,月光照不到的阴影里也站了一个披黑氅的人,也是兜帽低低地垂下来,把半边脸都遮没了。

    “你怎么感觉到的!宿命之子!”来人笑了一下,好奇的问道!

    “如果我说天命!你信吗!”

    “信!”

    “谁派你来的!道家,辰月家,还是匈奴!”玄翰语气急促的问道,可以看出他十分想知道这个秘密!“你难道这么想知道这个秘密,稍微等候一下还是值得的吧?宿命之子,知道这个秘密的人都死了。”对方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飘来,幽幽地透着诡异,像是通过一个弯曲的铜管子说话。

    “你知道我的身份,知道我为了守卫北疆而来,你是谁?”刘玄翰掀去了兜帽,露出他年轻英俊的面容,他的手也从大氅中探了出来,握着银色的长剑。“不要误会,我是好意。儒家的剑术在九州或许已经被遗忘,我却知道你是曾经一人击杀十六名道家武圣的刘博宗之子,你父亲天武者的称号不虚。我现在都不敢走近你,是因为怕你的长剑。”

    刘玄翰的眉毛挑了挑:“我不喜欢这种鬼鬼祟祟的路子。你来了是为了什么,杀我!还是干什么!”

    “是,我想杀你换点钱,所以约你在这里见面。”

    “卖钱?”刘玄翰冷笑,“我的人头这么值钱?难道儒家现在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呢!”

    “别的人头或许不值钱,可是阁下却不同。传说中的宿命之子,儒家下一任的夫子?而且你身兼平定匈奴之重任,你的价位额款项而知!”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刘玄翰的目光忽地变了,像是一只扑向食物的猎鹰,虽然罩着黑氅,但是可以清楚地看出他全身绷紧了一瞬,而后再舒展开。

    他缓步走向了兵营阴影后的那人人,长剑的剑刃有意无意地探在身前。

    “因为我们有渊源。”

    “什么渊源?”

    “如果你想解开匈奴之乱,不妨先凭借陇西郡的防御,吸引匈奴人来犯,不要与之争斗,匈奴人好利!他们内部只会彼此相互争斗,到时候便可以一网打尽!”那人还是站在阴影里不动。

    “儒家之人不曾和鬼鬼祟祟的人有渊源。”

    “什么是儒家、道家,不过是一帮上古精神遗留的,或者只是一群追求荣誉的傻子?我是辰月家的,天罗!”

    “露出你的脸来!”刘玄翰低喝,他已经走向前方,距离对方不过一丈。

    “为什么不自己来看?”

    “好!”

    刘玄翰笑笑,忽然抬手,冰冷剑锋就逼近了对方隐藏在兜帽下的脸,飘忽的攻击完全没有先兆。

    对方丝毫没有动,刘玄翰也完全没有撤回攻击的打算。

    就在枪锋刺进兜帽的同一个瞬间,刘玄翰忽然觉得手上的感觉不对——那绝不是刺中一个人的感觉。而另外一个感觉更加强烈,他觉得膝盖下一片冰凉!

    他低头,看见银色的光弧在脚下浮现,像是一轮小月,而后忽地腾起。这时他已经来不及撤回长剑,要退避和躲闪也都没有余地。银光翻滚着,要剜下他的膝盖骨。

    刘玄翰忽然弯腰。他用藏在黑氅里的右手握住了那团银光!几片粉碎的布料飘落,刘玄翰却牢牢地攥住了银光,那是一柄不过六七寸刀锋的短刺,刃口上泛着淬毒的绿痕。

    这时长剑已经完全摧毁了站在阴影中的人。当他倒下碎裂,一身黑氅散开,刘玄翰才看清那只是一个木架而已,外面罩着黑氅,木架上顶着一只皮袋。刘玄翰刺向正脸的一剑划破了皮袋,皮袋里面有弧形的黑影一跳,忽地缘着剑柄卷了上来。

    刘玄翰来不及管银刀,箭一样倒退出去。乾阵速度的优势爆发出来,他单臂持剑,藏在黑氅里的右臂对着剑柄上的黑影猛一斩。黑影暴跳起来,像是粘上了他的手。它暴露在月光下,是一条漆黑的小蛇,被刘玄翰攥住了尾巴,翻身过去狠狠咬在刘玄翰罩着黑氅的手上。刘玄翰脱手把它摔了出去,长枪跟进,把它刺死在地下。

    兵营的四周忽然腾起了熊熊的烈火,早已安置在那里的火炬同时被人点燃,刺眼的火光照得刘玄翰不由得举起黑氅遮挡。可是当他放下黑氅,一片通明,却只是他一个人,周围空空荡荡。

    他一振长剑,静静地立住,不动也不看:“这种杀手的伎俩,想不到竟然越来越精深了!”

    “战场上野蛮的武术,到了天武者之子的手中也能够精美如艺术,真是难得。换了别的儒家修士,就算能逃过我的刀,也逃不过杯影的毒牙。”

    “我早已有准备。我杀了道家这么人,现在不死,能没有准备吗?”

    “我当然是想杀你!”

    “杀手天罗,在面对面的时候会是武士的对手么?你这么自负,还敢站在这里跟我说话,难道是还有没有使用的伎俩?你已经用了傀儡术、地藏术、翎刀和杯影,在辰月家中能够精通三术的人已经是第一等的杀手,你能精通四术,口袋里还有别的东西要给我看么?”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