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潇潇雪融
    ?雪断断续续飘了四天,第五天的时候停了,艳阳高挂,照耀在白茫茫的雪地上格外刺眼。

    防御站下的雪清理干净,训练继续,圆木每天都要扛,不同的是,他们现在要在扛着两根圆木的同时躲避突然射出的雪球。

    没有固定的地点,雪球是随机的,有可能是猎手从旁走过,雪球袭击就驾到了,也有可能是从很远的雪堆里抛过来的,又或者从空中笔直坠落。

    不管怎么样,要求小队必须躲过所有的雪球。

    这需要很强的协作能力,毕竟不是一个人躲,十个人是一体的,被两根圆木连为一体。

    “上。”观察上方情况的丁瑞鑫见到从天而降的雪球立马出声提醒,“左三步。”

    十个人齐齐地往左挪了三步,雪球落在右边的地上。

    “左!”金晶说道,“前一脚掌。”

    雪球从张云飞和令狐浅浅中间穿过。

    “左!”刚躲过一个雪球,金晶又说道,“后大步。”

    后大步就是往后退一米的意思,几个人齐齐后退,一步跨出,不偏不倚一米的距离,之后又险险地躲过几个雪球,终于熬到了结束。

    放下圆木,众人活动臂膀,准备接下来的战术训练。

    “今天的雪球有点多哦。”张云飞说道,昨天只有十个个雪球要躲,今天一下子翻了三倍,三十个雪球,场地上都铺满了薄薄的一层雪。

    “其实每一个队伍只有二十个雪球,多出来的十个是被别的队波及的。”令狐浅浅说道,“我们躲过的不少雪球也奔着别的队去了。”

    “这不是昨天讲的借力打力嘛。”钱勤说道。

    “是有点这个意思,不过不全对,借力打力是指我们在与血族对战的时候,打不过可以将他们的招数引向别的血族,或者返还给他,并不是我们这样子的情况。”杨吉说道。

    “讲的什么玩意,不懂。”张云飞掏了掏耳朵,他不喜欢战术训练,什么他这样这样,我就要这样这样,不然就会怎样怎样,又或者那样那样的,绕来绕去,全是理论的东西,还不如实战训练呢,听他们讲解战术,实在是太烧脑了

    梅花村里的训练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人员分级已经很明显了,协会将一些有天分的孩子招收进防御站里进行秘密训练,从成年人里挑选出三百人组成自卫队,其他人一部分负责后勤,一部分进行分队巡逻,每天都要有一队人出梅花村打猎,或是在超市仓库,冻库里寻找食物。

    各个队伍除了外派时间,其余时间都在防御站下面训练,他们一天天变强,闲暇之余打闹打闹,吵吵嚷嚷的日子也颇有几分趣味。

    其实每个人都明白,这样平淡的日子过一天,少一天

    白廖站在市中心的高楼上俯视这座城市,到处都是白茫茫的雪,将战乱掩藏,如果拨开这白雪,会看到干涸的血迹,残缺的肢体,散落的器具,过几天雪融化了,这样惨淡的场景就会被暴露出来,明晃晃地扎进人眼里。

    枫家禁地,一袭红衣上下翩飞,躲避着各个角度射来的小球,小球旋转转弯,或加速或减速,又或者骤停下来,不管怎么样,没有一个小球可以打到中间的红色人影上。不多时,小球射完了,从深处传来声音:“恭喜,全部过关。”

    金色的字样亮起,金灿灿的数字三十像烟花一样炸裂开来,细亮的粉末落了枫蓝一身。

    枫蓝只觉得身上一轻,周围的桎梏全部消失不见,活动一下,如行云流水,没有半点滞涩。

    下坠再次开始,这条通道就像没有尽头,这么多天来,枫蓝每过一关就会下坠一大段距离,枫蓝粗略地计算了一下,她现在大约在地下三百多米深的地方。

    又下降一百多米,终于落了实地,脚踩在地面上,格外踏实。

    周围缓缓亮起灯光,这里是一处圆室,顶是半个球体,中央就是枫蓝落下来的那条通道。

    圆室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口空的棺材,棺材盖子斜在一边,里面有些被褥吃食等物,枫蓝拎出一包吃的来,泡椒鸡爪,还被啃了一口,这东西出现得真违和。

    下面还有豆腐干,怪味豆这些吃的,枫蓝凌乱了,人类的吃的为什么要放在棺材里,这里面还铺着被褥,没有哪个血族在棺材沉睡的时候还会铺上被褥,备上吃的的。

    难不成这里住了个人类?

    在枫家的禁地?

    枫蓝绕着圆室的墙壁寻找,不管这里住的是不是人类,圆室里都应该有门才对,摸索着寻找,按到一块突出的砖来,暗门在旁打开,又是一条很长的通道,不知通向何处。

    枫蓝正准备进入通道,正后方又有一道暗门打开,白胡子小老头从里面急冲冲地冲出来,“诶诶,别走,就是你,对没错,红红的那个。”

    着急的呼喊声里带着“吸溜”的吸口水声。

    一转头就看见老头的嘴红肿得和腊肠一样,正在费劲地吸溜着口水,枫蓝很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笑什么笑,臭丫头,真没礼貌,没见过对泡椒过敏的?”小老头气的直跳脚,拿着袖子把半张脸遮了起来。

    “不知道这位前辈叫我有什么事?”

    不管老头现在看起来有多么搞笑,他都是禁地里的人,不可小觑。

    “这样,你全过关了,还可以,赏你点东西吧。”老头一手捂着嘴,一手在棺材旁拍了拍,棺材盖了起来沉了下去,然后在同样的位置升起了一个黑布台子,上面放了三把兵器。

    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但觉不是凡品,黑布台子前面,又升起个小圆台,圆台上有个凹槽,“你选一样,把它插在圆台里,升升级。”

    第一把兵器是一把水蓝色的细剑,剑锋闪着寒光,隔着结界都感到了丝丝寒气,第二把是银色的长鞭,上面水波流转,好像有水流在流动,第三把是翠绿色的小刀,通体泛着生机,灵气逼人。

    枫蓝喜欢那把水蓝色的长剑,刚要伸手去拿,就觉得手腕上一阵勒紧,女神之怒一阵一阵地颤动着,表示非常不开心,好像在责备枫蓝有了自己还要选别的兵器。

    枫蓝不做理会,女神之怒就收得更紧了,还将她的手向后拖,总之就是不允许枫蓝拿起台上的兵器。

    “选好没?要这么久吗?不知道选哪个就随便哪一个嘛。”老头实在是不乐意再等了,他可怜的嘴啊

    被女神之怒缠地没办法,枫蓝问道:“敢问前辈,不知道自己的兵器可不可以放在圆台里?”

    老头不耐烦地回答:“能放能放,要放就快点放,外面带来的能有什么好货色,这么舍不得,也不说换一个好的。”一边用凉水缓解嘴唇的不适,一边嘀嘀咕咕地说着。

    听老头说可以,枫蓝就将女神之怒放了上去,女神之怒知道枫蓝不会再选兵器了,乖乖地被拿了下来,静静地呆在圆台上。

    金色的光在圆台底部升起,一路向上,将黑色手环笼罩,女神之怒瞬间化作镰刀状,在金光中翻滚旋转。

    “原来是神器,怪不得不选了呢。”看到神器,老头也没有表现出太惊讶,只是把将三把兵器降了回去。

    一条金线在镰刀柄部形成,在顶端圈出水滴状,中间印出“枫”字,以水滴为中心,金线交叉上升,在镰刀杆上勾勒出繁琐的花纹,女神之怒颤动着,好像很不舒服,金线上升到刀面上,竟渐渐变作红色,红愈发地深,深得好似干涸的血迹,枫蓝以为它最终会变成黑色,可是没有,它在红得发黑的时候转成了银色,划出三把银色的箭矢与刀尖并列。

    “嗯,还不错。”小老头点点头,对这次的进化表示很满意,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可以转化出四种颜色的兵器了,算算,这把神器应该是八阶神器了吧,嗯,现在不这么算,唉,不管不管,反正他任务完成了,其他的什么都不管。

    棺材从地下升起,小老头躺进去,又沉入地下,这里没他什么事儿了。

    圆室里只剩下枫蓝,和插在圆台里的女神之怒。

    上面的线条不再流动,老头也走了,应该就是转化完成了吧,枫蓝伸手要取女神之怒,刚碰到的瞬间,镰刀上的线条冰裂开来,在刀身上勾出五彩的花纹,花纹亮了又暗,暗了又亮,好半天才稳定下来。

    要是老头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尖叫着跳起来,十阶神器,不,是十二阶大圆满神器,这是何等的狗屎运有这样的恩赐。

    当然枫蓝不懂,只知道现在进化过的女神之怒应该会厉害不少,再次伸手取女神之怒,一只手同样伸来,缠住了枫蓝的手臂,然后滑腻的身子就贴在了枫蓝身上。

    “呜这是什么转化嘛,痛死了啦”那人紧贴着枫蓝不断地抱怨。

    枫蓝一而再再而三地看向空荡荡的圆台,终于肯定,身边这个穿着暴露的女人是女神之怒

    不管枫蓝怎么劝,怎么哄,女神之怒就是不肯放开枫蓝的手,她紧紧地抱着,说防止被再次扔掉,即便枫蓝再三保证不会将它丢弃也没有用,女神之怒就是贴了心地要当一件人体挂件。

    好在它虽然化作了人形,重量并没有变,还是像手镯一样,轻飘飘的。

    进化过的女神之怒有没有便厉害枫蓝不知道,只知道她变得特别粘人,而且脾气比以前相比要温顺不少,至少不会对她横眉冷眼。

    最重要的是,女神之怒身上雕刻出了枫家的印记,只有枫家人才可以使用她

    枫蓝带着女神之怒转进了之前开启的通道,通道黑漆漆的,但是并没有影响血族夜视的东西存在,所以枫蓝顺顺利利地避开了通道里的各种机关暗器,到了另一边。

    通道的尽头是个三叉路口,三个黑洞洞的通道不知道通向何处,通道口写了一段话:生,何以为生,死,又谓何死,生死由天,寻生死之道,步青天之路。

    写了一堆废话,就是说这三条路,一条是生路,一条是死路,还有一条半死不活看运气。

    枫蓝随意地寻了一条路就走,这其实没什么好猜的,三条都是生路,只是难度不一样,如果你不够厉害,那么三条里只有一条什么机关都没有的路是生路,如果你足够厉害了,那么好,不用选,三条随意走,只是有一条要费点功夫罢了。

    枫蓝一直觉得自己的运气足够好,可是没想到竟然好成了这样,随便走了一条路就是那条没有机关的,一路嘚瑟着走到了头,带着深深的自我崇拜。

    然而,在最后一块砖,枫蓝的脚刚踏上去,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就将她和女神之怒扔了上去,她们就一路飞飞飞,飞到了地面,禁地打开一扇门,将他们丢了出去,随后门合上,机关运转,这里的门消失不见。

    被狠狠丢上去摔到地面上的枫蓝吃了一嘴的土,她以很不雅的姿势扎在草堆里,女神之怒在被丢上去的时候就机智地变回了手环戴在了枫蓝手上。、

    “什么情况”枫蓝揉了揉摔疼了的脚,她竟然就这么被扔了出来,淡淡的忧伤

    既然出来了,短时间内就不用再回禁地了,先看看这儿是哪里在说。

    很巧,就在梅花村旁边的山地里,距离落梅村不算远,更巧,没走几步就遇上了被困的一队。

    过了极寒的时候,天气开始渐渐回暖,飘散的雪花开始融化,半融化的雪混着松软的泥土,每一脚踩下去都有些打滑,王兰师很不幸地踩中了猎户遗留下来的捕兽夹,在钱勤帮忙解开捕兽夹的时候,一小群堕血被血腥气吸引包围了过来,二十对十,情况很不利,现在的他们只能勉勉强强一对一解决一只堕血,这样二对一他们只能防守。

    枫蓝见过张和志,在学院的时候,他也曾在学院短暂避难,所以她可以肯定,这是村落中的人类,看他们虽然吃力但是防守周全的样子,就知道训练得不错。

    在树上观察了一阵,枫蓝下去帮忙,她脚一蹬就出去了,但是忘记现在不是在禁地那一团行动不便的东西里,一不当心用力过度,速度太快,撞上一只堕血,连带着那只堕血飞了出去。

    林建章等人只看到一个红呼呼的影子飞过,然后一只堕血就不见了。

    “什么玩意?”张云飞朝着枫蓝消失的地方张望。

    “别走神。”林建章补上张云飞的空档,抵抗企图突破防御圈的堕血。

    “抱歉抱歉。”张云飞连忙回到原位,“我觉得我刚刚看到一个人,说不定是来帮我们的。”

    张云飞说的没错,枫蓝就是来帮他们的,解决了手里的堕血,有些小尴尬,出场方式不太对哇,还是正常点好了,远远地枫蓝再次跑过来,手里握着黑色镰刀,只划拉了几下就将十四只堕血消灭了,留了五只给林建章他们,让他们练练手也不错。

    两人对付一只就要轻松不少,在林建章的指挥下,不一会儿就将五只堕血消灭。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