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魔鬼
    ?

    裴吉扫视了整个星空,他的脑海之中,呈现出一个新奇的宇宙,被放大的星星,并不是宝石状的,而是一个个球体,会发光的球体,星星周围的黑暗,也不是虚无的,存在着某种浓密的絮状物,在黑暗中漂浮着。

    西北的天空却有另一番景象,大团的黑云,组成了黑色漩涡,漩涡的中央,有一个微亮的光球,这个球与别的星星比较起来,显著的区别在于,它似乎是透明空心的,里面究竟有些什么,裴吉看不清楚。

    多么奇异的宇宙!裴吉赞叹不已,可惜无人可以分享,说给史丹尼听,估计他也不会相信,何况小队长已经鼾声如雷。裴吉坐起来,看到身旁一块树皮上是一只烤熟的山鸡,顿时感觉饥肠辘辘,抓到手里一顿猛啃。

    不仅是裴吉在关注天际,魔兽密林的深处,荒石林中一位老者,也在仰望星空。老人看起来孤独而高贵,一个人背着手站在一块巨石上,如雕像般久久伫立不动。

    “三百多年了,等待是如此漫长,天界终于重新出现光辉,众星之主,我伟大的神,您终于恢复力量了吗?”老者的声音有些颤抖,”在您的指引和恩赐之下,辰星教会曾经统御博尔辛特大陆南方的每一寸土地,正要踏过背脊山脉,将信仰的种子播向北方,可是现在,失去了庇护的信徒们,被那些异端欺凌杀害,只剩寥寥数人,苟活在这荒林之中!”

    “可我知道,您才是宇宙真正的神,赋予我们无尽力量与永生,所以您的追随者,永远不会放弃信念,等待着神使再次降临,重建辰星教会三百年前的辉煌!或许不要多长时间,所有的人就会发现,他们眼下的信仰多么愚蠢,他们所信的伪神,不过是十五级的修行者罢了,怎能和宇宙的主宰相提并论!”

    老人显得激动而忘情,甚至没有发现,一头绿皮卡鲁正追着一个人类,闯进了荒石林,等他平复了情绪,不由一怔,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来魔兽密林的禁地?

    绿皮卡鲁,最低等的魔兽,因为皮肤的构造天生具有魔抗能力,加之一点可怜的智力,才勉强和魔族沾边。人类的冒险者们最喜欢遇到卡鲁,它们笨得够呛,设上圈套,稍加逗弄就会上当,若不是卡鲁的繁殖力还算不错,这一族只怕早就消失了。

    年轻的卡鲁手里拿着木棒,时不时给地上爬着的人类来上一记,嘴里喊着:“刚才是爷爷让我教训你,现在嘛,该轮到我的爸爸出手了,他希望我打断你的小腿。”

    惨叫响起,地上的人类血肉模糊,脸上更是恐怖,好像被什么强酸泼过,左半边溃烂化脓,黑紫色的肌肤所剩无几,露出森森头骨和牙齿,左眼的眼球也从眼眶脱落,仅仅被一丝肌肉连着,悬挂在嘴边,身体散发出刺鼻的恶臭。

    依沃真想一死了之,可现在不是他说了算,绿皮卡鲁不依不饶,魔兽和人类之间有着刻骨仇恨,然而卡鲁并没有食肉的习惯,它只是在不断地折磨仇敌。

    “我还有十几个死去的亲戚朋友,他们说不能饶恕你,要把你打成肉酱!”小卡鲁悲愤地道。

    依沃只觉得生不如死,一切的噩梦是从篝火村开始的。他喝了一夜的酒,醒来后顿感前程灰暗,正不知何去何从,在树林里看到一个漂亮女孩而升起了邪念,本打算快活一下再说,不料想那女孩是该死的女神仆从,能够召唤要命的毒蜂。

    依沃不认识解毒草,情急之下一顿胡吃,毒性反而发作得更加厉害,一半脸都烂掉了,剧痛让他神智不清,在森林里乱窜,也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野兽并不靠近他,碰到之后都是避开,直到遇见卡鲁。

    “求你了,打我的头,打死我吧!”依沃可怜地央求着,他实在熬不下去。

    “会的,那是最后一棒子,留给我的妈妈,该死的人类。”绿皮卡鲁道。

    “住手吧,小卡鲁。”老者出现在魔兽面前,淡淡问道,“谁让你闯入禁地?”

    “禁地!”卡鲁听到另一个人的声音,诧异地抬起头,环顾四周后露出慌乱的表情,”糟糕,怎么跑到了荒石林?奶奶说这地方魔兽不能去。”

    “是的,我定下的规矩是,凡有生命进入我的领地,除非他发誓一生供我驱使,否则就会立即成为亡灵。”老人的手上出现了暗黑色的光球,“禁忌魔法——绝望束缚,黑光笼罩住你,你的肉体和灵魂都会被它吞噬,害怕吗?害怕就跪下,成为我的仆人,禁地有些杂活,适合你这个蠢货。”

    卡鲁的牛眼瞪着老者,巨大的鼻孔里喷出雾气,它慢慢咧开嘴,呲出牙齿道:“别做梦了,魔兽永远是魔君的仆人,绝不可能屈从你们这些可恨的人类。”

    “魔君?”老者哂笑,“四百年前,你无比敬仰的魔君,也曾躬身于辰星教会的教皇面前,求他给你们魔族一条生路。”

    “爱编故事的老东西,你敢羞辱我的君王,尝尝棒子的厉害!”卡鲁清楚老头不会放过自己,干脆拼死一搏。

    “不自量力。”老者手一扬,黑色光球朝卡鲁疾飞而去,同时迅速变大。绿皮卡鲁能够感觉到黑魔法的威力,并不敢硬碰硬,它往侧面一滚,企图闪躲攻击。然而黑球就像长了眼睛,也立即调整了方向,瞬间将卡鲁包裹住,然后飞速旋动起来。

    轮到魔兽撕心裂肺地惨叫,卡鲁怒吼道:“我就是成了亡灵,也不会放过你们,人类!”

    依沃从卡鲁毛骨悚然的叫喊声中,体会着身陷黑球的痛楚,或许比他现在还要凄惨百倍吧,那毕竟是对于灵魂的折磨。他用仅余的右眼看到,暗黑光球并没有停止转动,四周许多的淡影,都朝黑球而去,应该说是被可怕的黑魔法控制吸纳,接着又是一阵鬼哭狼嚎。

    “黑暗之王,这次你的赏赐是什么呢?”老者问道。

    空间一阵扭曲,血腥腐臭之气扑鼻而来,一个两米高的血红怪物从空间跨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把半米长的厚重大刀,刀没有刃口,上面布满血迹和锈迹,怪物朝老者大吼一声,似乎算作打招呼,它一张口,血腥气更重了。

    “血屠夫,不错。”老者点点头,“回去吧,需要你的时候再来。”

    血屠夫又吼了一句,跨进扭曲空间消失,它最后向地上的依沃看了一眼,依沃发现怪物的眼眶完全是空的,里面有两团苍白火焰。

    “我就是传说中的魔鬼,与冥界交易的亡灵法师,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身份。”老者静静看着依沃道,“你现在的选择呢,是成为仆人,还是也到黑球里去?”

    “我要活,我要报仇,我要折磨那个婊子,每天折磨一千遍!”依沃疯狂地喊道。

    “好重的怨气,不过我喜欢,跟我来吧。”老者念了几句咒语,暗黑光球倏地散去,他依然背着手行走,一副俯瞰众生的气质。

    “无论您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我的主人。”依沃在后面艰难地爬着,地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血污。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