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深渊
    ?九道身影,九个生灵,各站一方。并没有一瞬间冲上来混战,毕竟吞噬到这个程度,已隐隐约约有了些许神智。并且,血脉本能告诉它们,那个满头血发、长着骨翅的生灵才应该是它们的目标,似乎是吞噬了它,会对自己十分有益。古镇此时,已慢慢地向这九道身影走来,带着嗜血的眼眸。这一刻的古镇,身体强健,血发飞扬,十指如刀,骨翅煽动,一股股悍然血腥的气息猛然向前方九个生灵扑去。他看中了那个最左边的生灵,高五米,体态磅礴,犹如一堵小山一般,横亘在最左边的山石上。“轰”瞬间,山石破碎,古镇所过之处,双脚所踩之地,竟是轰然破碎,一个一个大坑犹如被铁锤轰击。在最左边的那个生灵注意道古镇竟然是向它冲击而来,不禁双目血光一闪,随即全身蠕动,竟是直接变成了一个高约两米的紫色生灵,头生两角,一对耳朵大如圆盘,鼻子喘着粗气,道道血雾从中喷涌而出。“哞”这生灵竟是直接就以双角向古镇冲去,在血红色的角尖上汇聚着一道黑色的圆形能量。轰然间,这道圆形能量离体,一瞬间就轰击在了正飞驰而来的古镇肩上,来不及躲避,古镇一下子就被轰飞出去了数十米远。山石破碎,古镇硬生生地被轰击的镶嵌在了山石里,瞬间,一口鲜红色的血液不受控制的自古镇的口中吐出。就在古镇准备起身的时候,一股暴躁至极的恐怖血气急剧从前方袭来,一双长角,毫无预兆的轰然轰击在了古镇的胸前,伴着血腥,带着煞气。古镇再一次受到了撞击,在还未反应过来时,再次被顶入山石中。千钧一发时刻,古镇瞬间双手收缩。放在胸前,似乎冥冥中告诉他,心脏不能被破。鲜血凌冽,一双长角竟然穿过了古镇的双手,狠狠刺入了古镇的胸前,鲜血泪泪。并且一双蒲扇般的大手随之紧紧握住了古镇的躯体,紫色生灵轰然用力,声声骨碎般的咔嚓之声不断从古镇的躯体中传来。就在紫色生灵准备享用胜利的果实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古怪笑声自古镇的口中发出。“嘿嘿嘿嘿”随即,一道大力从古镇的躯体中传来,血红色骨翅瞬间展开,根根骨刺犹如利剑般瞬间扎入紫色生灵一双蒲扇般的大手之中。十指如刀,指尖也瞬间刺入紫色生灵的头骨中。“泪泪”“泪泪”。顿时,紫色生灵的股股鲜血犹如洪流一般疯狂地泄入古镇的一对骨翅之中。刹那间,紫色生灵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弱下来,本来两米高的魁梧身材,此时居然缩小了五分之一左右,并且它的躯体隐隐地有些干枯。本来被紫色生灵重创的古镇,此刻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愈合起来,就连那对刺入胸前的双角,已以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排挤了出来。依稀可见,那被双角破开的血洞里面肌肉蠕动愈合的痕迹。随着紫色生灵慢慢被古镇吸收,一声声如擂鼓般的响声忽然自古镇的躯体上传出。那是心脏跳动的声音,在古镇这具躯体的朦胧血脉似乎告诉他,心脏就是他的一切。似乎只要心脏不毁,就算躯体湮灭,也会有复活的那一天。片刻过后,紫色的生灵被吸收殆尽,通体灰白,只剩一只骨架立在古镇的身前。一阵风莫名袭来,顿时骨架被吹成一片片粉末飘洒在半空中。吸收了紫色生灵后的古镇,骨翅更加血红,血红中甚至泛着丝丝黑色的光晕。十指上的骨刺已以得到了蜕变,更加锋利。而且,不知何时,自古镇的额头处竟然长出了一块棱形的鳞片。鳞片泛着黝黑色光泽,像是一块黑铁镶嵌在古镇的额头上。此时的古镇,看起来已不像八九岁的孩童一般。已经长到了大约一米七的高度,浑身赤裸,一对血红色骨翅犹如根根钢刺一般扎在古镇的双肩处,泛着黝黑嗜血的光晕。血发披肩,全身肌肉隆起,股股煞气在古镇的上空盘踞、游荡,远远看去,古镇此时就宛如一尊煞魔。说起来多,其实从紫色生灵蜕变,到重创古镇,再到古镇反噬,灭杀紫色生灵,也就是一瞬间发生的事。看见古镇如此之快就吞噬了那头紫色生灵,本来蠢蠢欲动的八头生灵此时都停住了脚步,血脉中的本能似乎告诉它们,现在上去可能不是一件好事。吞噬了紫色生灵的古镇有可能是它们之中最强大的那几个。就在大家都踌躇不定的时候,忽然,自它们所在的上空中撕裂了一道黑色的口子,从里面落下来一件物品。那是一个沙漏,上面装满了沙子,下半截者一片空白,就在沙漏触地的时候,一粒粒沙子就从上面开始往下落。最开始是一粒,随后两粒三粒。紧接着自冥冥血脉中响起了一道缥缈的声音,似乎在告诉它们。当沙漏漏完之时只能剩下一位生灵,否则,全部灭杀。就在沙漏落下之时,自古镇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一道令人惊惧的声音:“深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深渊。”随之,一道火光,自古镇脑海中轰然升起,如一个小太阳般,照耀着古镇的灵海。火光中。隐约可见,那是一根棍子,棍子斑驳。充满着一股沧桑古老的洪荒气息。并且在棍子的表面,似乎有着一道莫名的脸孔在闪现嘶吼。“既然来到了深渊,那么我的计划就不得不提前了,就先帮你这小子度过这一劫。”伴随着一声不甘的嘶吼,一道莫名的能量无故自古镇的脑海中溢出,随之布满古镇的全身,流入古镇的血肉之中。紧接着,古镇发出一声嘶吼,赤红色的血目消退,意识渐渐回归,但还未等古镇彻底清醒。厮杀已然开始,道道惊人的肉体能量不断爆发,混战连连。虽然古镇还没有彻底清醒,但作为前身纵横莽古数百载的大能人物,本能的身体反应还是让他躲过了一个莫名生灵的一刺,随即便一掌轰上去,十指如刀,那生灵躲闪不及,被古镇的十指深深刺入股间,带起一片血雾。瞬息过后,古镇已完全掌握了自身的状况,没有惊惧,也没有畏怕,咧开血红色的大嘴,邪笑着自语:既然此身为魔,我必以魔成尊。前身犹若寡断了太久,今世必以我魔血染青天。总有一天,我必挥师群魔,脚踏混沌,手推凌霄。以报我永生不灭之仇。我之一生,不为已,不为人,只为复仇。

    ;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