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回忆 三、军训
    ?9月的外国语学院在晚夏的阳光里,显得格外肃穆,那个性却不张扬,在抒发自我中更突显其庄严的校门,似乎时刻都在向每一位访客宣示着她的与众不同。学院内,除了球场的篮球声,绝少其他高校的喧哗与吵闹,作为全国知名的高等学府,她在美丽中,带着她特有的肃穆。

    就在那个斜阳正浓的下午,我随军官团来到了南京外国语学院。

    这是我第一次跨进她的大门,而且是教官团里唯一的一名士官,但这丝毫不影响我的情绪,在任何人面前我都会自信的面对,除了她。

    匆匆寒暄了几句,军官团便向学院田径场走去,在那里,2000多名新生已经在等侯他们的到来。

    国际贸易专业2046班的学生们躲在田径场西面一处树阴下,三三两两坐着,虽说各自说着话,可细心的人可以发现,正谈笑自若中的男生们大多都会有意无意向坐在石凳上的一堆女生瞟上一眼。

    的确,那里有值得他们偷瞟的东西。苏菲不是没发现男生们暗藏或明摆的仰慕的眼光,对她来说,这再习惯不过了,身高1米72,一头飘逸的长发,标准的美人瓜子脸,尤其是那张偶尔上跷、轻容贝齿的红唇,更是惹得男生们喉咙直咽。

    “哎哎,瞧见没,班上那些男生偷偷瞟菲儿的色样?”同寝室的大姐李惠悄悄对姐妹们耳语道,引来一阵女孩子们的娇笑。“男人全都一个德行。”“咦,你怎么知道?难道你试过?”顿时又是一阵挠人心的笑声,面对苏菲娇美灿烂的笑容,几个男生竟是痴了。

    就在这个绮丽的氛围中,我一身戎装的走到了他们面前。

    “国贸2046班,全体都有了。”我一声轻喝,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谁是班长?”

    “我是。”班长是个戴着眼睛,斯斯文文的男生。

    “组织集合。”简单的交代完命令,我便不再理他,背手看向正懒懒散散从地上站起的大学生们。

    在班长的一再催促下,学生们终于勉强站成了4排,而且是不分高矮的。我看了看时间,费时11分钟。

    “我叫林飞扬,从今天起,就是你们的教官,私底下,你们可以叫我林飞扬,但训练场上你们必须称呼我排长。我知道你们每一个人都是才华横溢,都是未来中国的希望,但是在未来的两个月里,你们都只是一名普通士兵,跟我没什么区别!我不打算私下跟你们保持什么样的良好关系,但是,我打算在训练中要让你们哭!”我在第一面的训话中没有任何感情的暗中打量着这群天之骄子,跟我想象中的一样:养尊处优。不过倒是有不少PLMM。尤其是站在一排第2个的那女孩,不错,我喜欢,如果是以前,如果不是顾虑到我的蓓儿可能就在附近看着我,我早就……话虽如此,我还是跟所有见不得美女的男人们一样偷偷咽了咽口水。

    看得出他们对我的说话并不感冒,而且也看得出那位小美人已发现我暗中多瞄了她几眼,眼中明显露出了“我毗视你”的眼神。这可让我发怒了,除了我的蓓儿,谁敢用这种眼神看我?!

    “现在是下午3点,你们有10分钟可以做准备,女生可以多擦擦放晒油,男生可以上个厕所,10分钟后我们开始军训第一课。”

    下面传来一阵哄笑,不过我相信他们很快就会离哭不远了。

    我看见其他班有的已经开始了队列训练,可我是谁啊,怎么会跟他们一样。

    足足18分钟后,所有人总算重新回到了田径场。

    “我们第一次集合费时11分钟,第二次集合用了18分钟,这就意味着如果是在战场上,要么你已被军法处置,要么已做了俘虏。作为奖励,我们全排第一堂军训课就是2小时军资站立。”

    我的话音刚落,底下一阵哗然。

    “女生中间可以休息2次,每次不超过2分钟,男生不许休息。”我补充到。

    “报告,可不可以请假!”后排男生怪声道。

    “除非你病的爬不起来,看你的情形,除了被我打的爬不起来,你不会有其他的病。”我冷冷的。脸上冷浚的邪气让所有人一哆嗦,除了那我稍稍看上、比我的蓓儿逊色一点点的小美女。她正用一种寻味的眼光观察着我。

    “看什么看,以后有你好瞧!”我狠瞪了回去,她的眼中却明显有了笑意。女人这种动物还真他妈让人搞不懂。

    9月的骄阳并没有因为秋天的将至而有一丝的温柔,毒辣辣的烤着大地上的一切,不到半个小时,几乎所有人的衣服已经湿了大半件上衣,这其中也包括我,但与这些娇嫩的新生们不同的是,我一身严实的作训服、虽然汗水不断由军帽下流出,却丝毫没有影响我标准的胯立。这时候,其他人发现了此处的异样。

    “林飞扬,这里怎么回事?!”军训军官团团长张东生上校和一名学校领导由远处急急赶来。

    “报告团长,我正训练新兵站军姿!”我一个转身报告到。

    “乱弹琴!这些同学都没有受过军事训练,出了问题怎么办?”

    “报告!我们在新兵连时,同样没有受过任何军事训练!”

    “张团长,这些同学每一个都是以优异成绩考入我们学校的,我不希望因为军训让他们出什么问题!”那名学校领导冷冷的,显然我的不转弯让他发怒了。

    “林飞扬,马上解散队伍,进入正常军训。”张东生命令道。

    “报告团长,这就是我的正常军训阶段,我希望通过军姿站立锻炼他们的意志力。”我没有退步的。

    “张团长,如果这些学生出了什么问题,你们部队要负全部责任!”

    面对我的不服从,张东生也发火了:“所有人都有了,全体解散休息!”

    得到张东生一句话,学生们马上做鸟散状。

    “林飞扬,现在是下午三点五十八分,既然你那么喜欢站军姿,从现在开始,你再站4个小时军姿,结束后晚上8点到每一个寝室看看同学们,如果出了什么事,你就等着处分吧!”张东生说完怒气冲冲的向已走远的校领导追去。

    NN的,早知道这官僚看我不爽,没想到还真整我。靠,我一身过硬的素质还怕这。几个最后离开的学生目睹了这一幕,眼中闪过一丝报复的快意,而那位PLMM却是一种玩味的眼神瞟过我。

    下午没课,从图书馆借了本《六级试题参考》,安蓓儿走进宿舍楼,以她家的财力,她完全可以租外面的公寓,不过一来考虑安全,二来她本来因为太过美貌就失去了很多结交同性朋友的机会,她不希望再显得与众不同,所以选择了宿舍。

    几个身着军队迷彩的少女叽叽喳喳地在她前面走进了女生宿舍,一看就知道是今年的新生,奇怪,这时候新生们不都是在军训吗?

    “菲儿,瞧刚才那傻大兵多拽,还不是让上头修理的服服帖帖。”一个眼睛女生对着旁边一个长发女生得意的笑道。

    “服帖?我可不认为他服气了。那家伙一定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长发女生笑道,虽然看不到她的脸,但停她翠甜的嗓音可以判断一定是个美女。

    “是啊,瞧他理直气壮的顶撞校领导跟那名军官,好酷啊!他可只是一名士官唉。”另一名女生赞美的。

    “酷有什么用?还不得罚站4个小时。”眼睛女生白了她一眼。

    “哇,4个小时军姿,那不站死啊。”

    “怎么,咱们阿梅对他动春心啦?”眼睛女生取笑道。

    “去你的。”叫阿梅的女生笑推眼睛女生一把。

    “其实你们不觉得他蛮帅的吗,虽然不象那些大帅哥那样英俊,但那么自信,而且敢于抗拒权威,这些都是最容易吸引女孩子的。”被叫菲儿的长发女生忽然插嘴进来。

    “不会吧。”两名女生张大了嘴巴看向菲儿,“难道菲儿你也对他动了凡心?”眼睛女生惊诧的问菲儿。

    “是啊”阿梅附和的,忽然反映过来:“死阿娇,你说也,是什么意思?”

    “你们不动心吗?”非儿笑问。一时间几个女孩笑作一团。

    “对了,他说他叫什么来着?”阿娇问。

    “好象叫林飞扬吧。”阿梅回答。

    一直跟在后面不经意听着她们对话的安蓓儿听她们对话,脑海中一个人影子越来越清晰,待到女孩子们最后一句话出口,安蓓儿一愣,停住了脚步。

    1个小时后。

    “蓓儿,蓓儿!”叶思莹匆匆走进安蓓儿的寝室,却看见被叫的对象正坐在窗户边发呆。

    “蓓儿,蓓儿。”她走到安蓓儿的面前,小心的。

    “啊。”安蓓儿吓了一大跳,“要死啊,思莹,想吓死人呀。”

    “我在外面就开始叫你了,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没有啊。”安蓓儿脸一红。

    “还说没有,我都走到你身边了你才发现。”叶思莹看看她。“蓓儿,如果有一天你能对一个男生红脸,他非疯了不可。”

    安蓓儿脸更红了:“又说什么胡话。”

    “可不是,要是欧大帅哥看见你现在这个样子,唉,完罗,一个大好青年非就这么被毁了不可。”叶思莹感叹的。

    “要你胡说,要你胡说!”安蓓儿微笑着挠着叶思莹痒痒,“你那么喜欢他,就送给你好了。”

    “蓓儿要送什么给思莹啊?让我们也分享分享。”欧峻峰由寝室外面走近来,恰好听见安蓓儿的最后一句话。

    两个女孩没料到正说的主角这时候走进来,一时两个人都闹了个大红脸。

    欧峻峰没想到自己一句话竟然让两人都红了脸,尤其是安蓓儿,认识她一年第一次看见她脸红,俏美不可言达,只觉狠不得这一生就停留在这一刻。

    “她看见我脸红了,莫不是她们正在谈论我,谈论我为什么会脸红,难道……”脑海中闪过无数个念头,欧峻峰不由脸上显出一股猪哥笑。

    安蓓儿发现了欧峻峰的笑容,不由心中暗自探口气,“你找我们有事?”

    “啊,没,没事”欧峻峰反映过来,“不不,有事,有事。我就是,就是来请你们去吃饭的。”

    “欧峻峰,说个请客的理由?”叶思莹戏耍的。

    “没理由就不能请吗?”欧峻峰总算恢复了正常。

    “恐怕你请我们,要去掉我吧?”叶思莹眨眨眼。

    “呵呵。”欧峻峰讪讪的。

    “算了,今天我不舒服,你们两个人去吃吧。”安蓓儿对叶思莹说。

    “我跟他?我跟他有什么饭好吃。”叶思莹白了欧峻峰一眼,“去吃吧,蓓儿,正好我有话对你说。”

    “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

    “是关于一个当兵的,听不听随你。”叶思莹爱理不理的。

    “你们先出去,我换件衣服。”安蓓儿犹豫了几秒钟。

    “什么当兵的事啊?”走到门外欧峻峰疑惑的。

    “欧大帅哥,可别怪我不提醒你,狼来了哦。”

    “什么狼来了?”

    “一匹从小学追求蓓儿到现在的狼。”

    “哦,那有什么,蓓儿没有人追求,那才叫不正常呢。”欧峻峰不以为然的。

    “笨蛋,现在的问题在于蓓儿对这匹狼的感觉一直很微妙,你没发现她本不肯去吃饭的,一说这件事她就答应了?”

    “他是什么人啊?”欧峻峰终于有了危机感。

    “他叫林飞扬,现在就在学校。”

    “林飞扬?我没听说过学校有这么个人物啊?”

    “唉,再聪明的男人遇上感情的事都是头猪,我说了他是学生吗?他是当兵的,今年刚好是学校新生军训的教官。”

    两人正说着,门开了,安蓓儿一身兰色连衣裙走了出来,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意的扎在脑后。

    “走吧。”

    “蓓儿,那个,思莹说得林飞扬是不是你的朋友?”欧峻峰犹豫了一阵,终于忍不住问道。

    “不是,他只是我的一个同学,怎么了?”安蓓儿毫无异样的。

    “他不是追求了你很多年吗?”

    “那又怎么样?”安蓓儿语气有些冷,显然对欧大帅哥的问话有些不耐了。

    “没,没什么,我只是好奇。”

    来到校门外一家不大但还十分幽静素雅的饭馆,三个人坐了下来。

    “说吧,关于那当兵的什么事。”刚坐下不久,安蓓儿就问叶思莹。

    “蓓儿,我们就不能边吃饭边慢慢说?”叶思莹无奈的。

    “随你的便。”

    “好好好,我说,我说。”叶思莹看了欧峻峰一眼。“林飞扬作为今年新生军训教官已经到我们学校了。”

    “恩,我知道,继续。”

    “你知道?”叶思莹惊奇的。“他军训的第一天就闯了祸,罚新生站军姿,结果若得溜溜头大发脾气。”“溜溜头”是学生们对副校长王风勤的代言,原因是他们认为他油亮的头发经常让蚊子们不幸跌倒。

    “然后呢?”安蓓儿仍然不惊不诧的。

    叶思莹惊异的看向她“你别告诉我,我们正在这里吃大餐的时候,林飞扬被罚在操场站军姿,你也知道。”

    “是啊,我知道。”

    “安蓓儿,你是不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叶思莹夸张的。

    “你猜?”安蓓儿笑着对她眨眨眼。

    “你不觉得,那个什么。”

    “什么?”

    “作为同学,我们该同情一下?”

    “有什么同情的,他活该,又不是第一次了。”

    “我终于明白美如蛇蝎的含义了,安蓓儿啊,安蓓儿,好歹别人跟你同了那么多年学,又追求了你那么多年,何况,总算也救过你的美,你不同情他也就算了,还这么幸灾乐祸,交友不甚,交友不甚啊。”

    “叶思莹,你总算露出你暗恋他的马脚了。”安蓓儿微笑。

    ;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