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御风背着赵熏儿下山,返回了那座义庄院内,净尘也已回来了,并没有追回那柄血冥刀。https://www.kingho.net

    赵熏儿趴在苏宸背上,看到院子内,站在月光下的麻衣短发之人,开口询问:“净尘,偷刀的人,没有追上吗?”

    “逃了。”净尘转过身,摇了摇头。

    赵熏儿又追问一句:“那魔刀呢?”

    “丢了。”净尘回答的也很干脆。

    “这……”赵熏儿有些郁闷了,如此一来,血刀老怪被杀了,魔刀丢失了,任务算是完成了,还是未完成呢!

    楚御风轻叹一声,说道:“算了,咱们也尽力了,谁知道会遇到江湖一对高手,声东击西,目的在于夺刀。”

    “他们是什么人?”

    楚御风为她解释道:“应该是紫青双煞,原本一对师兄弟,师从崆峒派,据说当年因为偷取宗门的禁忌秘籍,被崆峒逐出门派,从此在江湖上为恶!”

    赵熏儿蹙眉问:“那咱们日后如何找到他们?”

    楚御风想了想,说道:“回京后,由皇城司下发海捕公文,发放各州府和县衙,一旦得到二人出没的踪迹,上报朝廷,再由咱们伏魔司去人擒拿吧。”

    “哦,也只能如此了。”赵熏儿点点头,没有再问。

    净尘眸光闪烁,扫了二人背负的造型,露出几许不解之意。

    “伤了?”

    楚御风面对净尘简单直白的询问,刚要回答,却被赵熏儿抢先道:“无大碍,我只是跟血刀老怪拼个两败俱伤,眼看就要将他擒获,但是半途杀出一个獾子精怪,撕碎了血刀老怪,这时候楚御风赶到,击毙了獾子精怪,见我在虚弱期,就背我回来了。”

    “懂了。”净尘微微点头,还是简短的两个字。

    楚御风已经习惯了这还俗僧人的闭口禅,吐字言简意赅,于是背着赵熏儿回到破漏的房舍内,把她放下来,然后递过了金疮药和调理内伤的药丸。

    赵熏儿接过后,心中有了一丝温暖,对着他轻轻一笑,直接服下了药丸。

    楚御风又问:“身上的伤,需要我帮你敷药吗?”

    “不需要!”赵熏儿脸颊一红,连忙摇头。

    那些伤遍布身上几处,有左侧腹部,有肩头靠下,有胸偏上位置,都不宜脱光让男子看到。

    楚御风指着她后背的伤口位置,说道:“你背部的伤,自己可能够不到……”

    “等会再说!”

    赵熏儿无奈,也知道后背有一处划伤,还在出血,需要金疮药和棉布绷带包扎,最后没有办法,也只能借助他之手了。

 

章节目录

大宋伏魔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江左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左辰并收藏大宋伏魔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