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体都穿着破烂的盔甲,有些被风干成木乃伊了,有些则已经成了半骷髅状,这些应该都是当时的女真勇士,被猎杀在了探路的途中。不过他们当时的武器太简陋了,我们现在有这么多的m16和五六式,火力非常猛,想到这一点,我就心安了不少。

    进入挂尸锁链的范围之后,又向下爬了将近五十多米,上下左右都是尸体,那种腐烂空洞的眼神望着你,着实让人不舒服。气氛一下子yīn郁起来。

    为防止出现视线死角,或者驱散这种恐惧,有几个人打起了冷烟火,四周的亮度达到了空前的强度。

    有点意外的是,并没有什么怪鸟出现,我也没有感觉到那种它们在空中飞行时候的躁动,四周出奇的安静。

    胖子指着一边悬挂起来的尸体,轻声问我:“都是老尸体,没有新鲜的,会不会这里已经被荒废了?”

    我摇头让他别说话,有这个可能,但是既然这里的怪鸟能够出去狩猎,那说明附近肯定有出口,我们希望大了很多。

    当然也有可能就是它们暂时不在,像成群的蝙蝠,都是在同一时间飞出洞口去狩猎的,这样想的话,我们应该快速通过这一段区域。于是我打了个招呼,催促加快速度。

    这个时候,前面的柯克和潘子却停了下来,潘子转身招手让我过去。

    我让其他人原地休息,几个跳跃连爬下去十几根,来到了柯克边上往下一看,原来他的强力手电已经能够照到裂谷的巨大底部,我们的蜘蛛侠生涯看样子即将结束了。

    不过手电光圈发散得太厉害,看不清底下有什么东西,在经历了中国古墓的诡异墓名之后,这个德国人显然对自己的判断力丧失了信心,凡事都要我看过才能作决定。

    这条地下裂谷太大,用手电去看一点用处都没有,你只能知道下面有东西,但是什么一概看不出来,用夜视望远镜也只能看到模糊的绿sè影像。

    我们还剩几颗信号弹,本想省点用,但在这种场合也省不下。我让胖子想个办法,在这种环境下发shè一颗照明弹,尽量能让照明的时间长一点。

    阿宁他们的照明弹比我们先进,胖子懂行,知道怎么用,就做了个ok的手势。

    他把一根萤光棒打亮了,用刀切开,把里面的涂料点在照明弹的弹头上,然后把照明弹丢到下面深渊中,我们只见一个萤光小点像流星一样滑落,掉到裂谷的底部,摔了两下不动了。

    接着胖子端起五六步枪,一个三点shè,打中了下面的弹头,顿时照明弹就烧了起来,整个谷底给照得清清楚楚。

    确实已经到达了谷底,底下全是极度不平整的黑sè火山岩块和从上面跌落的尸骨,层层叠叠也不知道有多少骨头和黑sè的粪便,几乎把这些岩块都覆盖了,而在裂谷底下一边的崖壁上,有一扇两面的青铜巨门。

    我都无法来形容这一扇巨门的宏伟程度,门高在三十米左右,宽度将近六十米,折算成三米一层的现代楼房,这门光高度就有十层楼这么高。

    整扇门面看上去竟然像是整体铸造而成,这绝对不是古人能铸造出来的青铜制品,也绝对不是给人用的,因为这样的门有上万吨重,压在岩石之上,什么人能够打开?

    阿宁道:“这一定就是东夏传说中,历代万奴皇帝出现的地底巨门,每次王朝替换之后,他们就再次用人牲的活皮,将门封闭起来,你猜……这里面是什么地方?”

    我摇头,脑子根本在其他地方,心说这么一扇巨门,到底是什么人铸在这里的?万奴王是怎么出来的?难道他真的是神,拥有能够推动万吨巨石的神力?我喃喃道:“不管里面是什么地方,我们绝对进不去。”

    同样的巨型青铜器.还有我在秦岭的深山中看到的巨型青铜神木,同样也是深深地埋在山脉的底端。这些巨型的、人力无法修造的青铜神器,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又或是其他的巨型山脉,比如昆仑、喜马拉雅,它们巨大的山体中,会不会也有这样的东西存在呢?

    我隐约间感觉自己似乎正在靠近一个远古的巨大谜团,一种极度渺小的自卑感油然而生,和这些神迹的古老神秘相比,我一个人实在是不值一

章节目录

盗墓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南派三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派三叔并收藏盗墓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