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招安(五)
    “死海”这个名称,是EAS给的。

    当年他们给这个能力命名的时候,巴德已经是一名凶级能力者了,而在那之前,巴德的这个能力并没有什么名称。

    纸级时,这个能力只能让某个个体(人或体型较大的动物)体内的含盐量凭空上升那么一丁点,并略微逆转地心引力对这个个体的影响。

    放到实际情景下就是:中招者会觉得有一点口干舌燥,同时会感到身体轻快了一丢丢。

    乍看之下……这无疑是个很鸡肋的能力,鸡肋到大多数人都会觉得根本没有去锻炼的价值。

    但是,巴德·莱文斯,并不是“大多数人”。

    巴德是一个心性非常强韧的男人,如果要总结他的性格、乃至人生,那就是两句话:“make_sence”和“do_everything_he_can”。

    巴德的出身很糟,用四个字来说,那就是“人穷脸丑”。

    他的相貌很不好看,属于那种“在学校不易交到朋友,踏上社会找工作也处处碰壁”的类型。

    他的家境也很差,穷到连基本的尊严都很难保障的那种程度。

    但是,巴德从没有抱怨过自己的出身,更没有去抨击世人看脸的天性……因为他自小就明白怨天尤人并不能改变现状、也无法解决问题,那只会让你的心态变得更糟,继而影响到你的行为。

    这个世界本就是看脸的,自古以来便是如此,这是融入每个人骨髓里的天性,强行否认这一点是没有意义的。

    本身就长得好看的人怼这个,显得虚伪;本身就长得难看的人怼这个,则是“屁股决定脑袋”,毫无说服力。

    就算你能在争论中怼赢别人,也只能达到发泄不满的效果而已,并不会改变什么实际情况。

    所以,巴德根本也不去干那个事儿,在他看来,与其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抱怨和发泄上,不如用来做点实事。

    还是那两句话:“make_sence”和“do_everything_he_can”。

    巴德认为一件事情必须合乎逻辑,能够改变现状,才有去做的价值,在此基础上,才有努力的必要。

    如果认定一件事仅仅只是能让自己情绪上爽一些,但对于自己在现实世界的处境没有什么帮助,甚至会让事情变得更糟,那他绝不会做。

    综上所述,巴德成年后,面对自己“长得丑”这个现状,实施的解决方案就是:锻炼身体,训练气质,改变造型……最后,在攒到了一笔钱之后,第一时间就去整了个容。

    听起来好像有点过于真实了,但这,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下决心去完成的。

    同理,为了摆脱贫穷,巴德在学习和工作上也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努力……虽然他也很清楚这种努力未必能换来对等的回报,但至少能让自己成功的机会变大。

    巴德不是那种会去纠结于“公平”的人,那些人,也就是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我们普遍都有这样一种思维——尽管自己已经很努力了,但还是远远比不过那些先天就有着优渥的家境、并占有了更多资源的X二代们,后者只要躺在父辈、乃至祖父辈的财产上吃喝玩乐,就能轻而易举地取得成功。而自己付出了许多,却还只是勉强混个温饱,活得非常艰辛。

    这种想法,也没有错,因为那就是实际存在的现象;尽管不是所有X二代都符合平民们对于纨绔子弟的刻板印象,但符合的也确实不在少数。

    这样的对比,无疑会让人产生不满、甚至是怨恨,会让人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价值、没有意义。

    再换一个角度看,先天的天赋、先天的美貌……也和先天的财富或地位一样,都会让我们在某时某地产生类似的感觉。

    然而……我们,真的有必要因这种“不公平”而催生出什么负面情绪吗?

    换个例子:你开着水龙头时浪费掉的清水,你吃完外卖后扔掉的剩饭,永远也不可能被送到因战争和饥荒洗不上澡、吃不上饭的人手里……这也是一个事实。

    但你应该为了这些你认为是理所当然的生活习惯而感到内疚吗?

    你又可曾想过,如果把你的这些行为展示在那些挨饿的人面前,他们也可能对你产生不满和怨恨呢?

    而巴德的脑子里,就根本没有那根弦。

    他就是那个“吃不上饭、洗不上澡”的人,但他看到那些浪费水和食物的人时,不会有任何情绪。

    他的第一反应会是:那与他无关,因为那些人浪费掉的东西,怎么也不会落到他手里,他也不指望由别人来改善自己的生活,他只考虑自己能做什么来改变现状。

    “make_sence”。

    “do_everything_he_can”。

    因此,当他发现自己有个“鸡肋”能力的时候,他也完全没有对此感到什么沮丧。

    他能做的事情,就是接受这点,并把这个能力视为一种自己独有的资源,研究、开发到极致。

    时光荏苒,年复一年……撇开能力者的身份不谈,巴德作为一个普通人,从一名完全没有靠山的基层公务员,慢慢爬到了联邦军中层文职人员的岗位上。

    当然,那年,他已经六十一岁了,离退休(联邦时代部分职业的男性退休年龄已经提高到了65岁)也只剩下几年而已了。

    一直到巴德退休那年,就连关系最好的同事和他的妻子子女都没人知道他还是个强级能力者。

    一晃眼,又是十年过去,到了七十五岁,巴德仍在坚持不懈地悄悄锻炼自己的能力,并成功将其练到了凶级……

    终于,他的努力在这一刻开花结果,其能力在达到凶级之时发生了质变。

    因为他的能力是经过整整半个多世纪的不断磨炼和沉淀才获得突破的,所以他对能量的理解和运用也都非常扎实,比起其他同级别的能力者来,他从突破凶级瓶颈,到升到凶级巅峰,所需的时间要短得多。

    巴德几乎是在一个月内就掌握了自己的新力量等级,并让自己在细胞层面上停止了衰老,其外表还开始了逆增长。

    那一年,他以能力者的身份重新在联邦就职,并在接受了EAS的测试后直接被列为了护卫官候补。

    巴德,并不是什么天才,要说他有什么过人之处,那就是心性和心态。

    他几乎就是普通人努力的极限——不管自己处于哪个位置,都将所有客观存在的不公平视为理所当然,然后将自身的时间和精力成本作为一种优于别人资源,合理、同时又毫不吝惜地投入,从而使自己更好、更强。

    现在的他,是狂级能力者,且是幸存的七名护卫官中资格最老、地位最高、也是实力最为深不可测的一个。

    而根据他的那两条处事原则,把“投降派”的塔佩处理掉,同样是理所当然的。

    …………

    “你这是干什么?”志村看着浮到半空的塔佩,一时间也是惊疑交加,赶紧出声质问巴德。

    尽管志村是鹰派、塔佩是鸽派,但在眼前这种情势下,护卫官之间自相残杀似乎还是有点过了。

    “你刚刚不是也听到了吗?他不但明确了自己想投靠对方的意向,还有策反其他人的倾向。”巴德却是用十分冷静的语气回应着,同时,手上的施为也没有停止,就仿佛杀死塔佩这件事,像是踩碎脚边的石子那样容易。

    “他只是在问你的意见……”庞浩业也有点看不下去了,虽然他和这几位的交情也不深,但巴德这种轻易就对同袍出手的做法在他看来实在是不太讲究。

    “难道我非得先回答他的问题,然后等他率先对我产生了防备乃至杀意……再动手吗?”巴德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冒着被他先下手为强的风险,去做那种事?就为了事后能心安理得地告诉自己……是他先动手的?”他顿了顿,“如果我每杀一个人都需要满足这样的条件,那姑且不说我还能不能胜任护卫官一职,恐怕我这条命也早就交代了吧。”

    他这话,没别的,就是make_sence……

    庞浩业无法反驳,毕竟自己也杀过不少人,其中很多人他连脸都没看清;若要深究的话,他自然也不可能对每个人都以相同的标准去对待。

    “唔——咳——”就在他们谈话之际,空中的塔佩已经浑身僵直地飘到了几十米的高空,并在最后的几声呻吟中停止了呼吸。

    “我有点好奇,他会去哪儿啊?”这时,至此还没说过一句话的刘奇八,忽然面带几分笑意地开口了,“难不成就这么一直升到外层空间去吗?”

    很显然,刘奇八对于塔佩的死,也并不十分在意。

    “他要是没断气,还能运用能量的话,那确实有可能抗住大气层的高温、成功飘到太空里去。”两秒后,巴德也是用很随意的语气回应了他,“可惜,塔佩并不是那种能在体内钾含量暴增时仍然活下去的体质,所以……他应该会在穿过大气外层时被烧成灰烬吧。”

    “呵……这就是‘死海’啊,虽然以前有听说过,但亲眼见证,还是头一回呢。”刘奇八笑道,“就是不知,这能力对这位子临少爷……有没有用呢?”

    “试试便知。”巴德说着,心念一动,便对子临也用出了“死海”。

    狂级的“死海”,其实还是那两个效果:一,凭空提升目标体内的含盐量;二,逆转地心引力对目标的影响。

    区别在于:纸级时他只能制造一丁点盐分,但现在他可以在目标体内制造出包括但不限于钠、钾、钙的各种化学物质,比例可以随心所欲,总量虽然没有到很夸张的地步,但致死绰绰有余了。

    而地心引力这块,基本就是可以让人像气球一样垂直上升,且离地越远,上升速度就越快,即使进入外层空间后也不会停止,目标会持续向着地球的反方向直线移动。当然了……也不会无限加速下去,接近音速时差不多就到上限了。

    至于“死海”在同一时间内可以作用的目标数,纸级时是一个,现在嘛……如果巴德愿意,让一座千万级人口的大都市内的所有居民“上天”也行。

    不过,类似这种操作,他一般也是不会做的,除非他能明确某个区域内至少有95%以上的目标都是敌人,才会发动这种视野外的大范围“死海化”攻击。

    毫无疑问,这狂级的“死海”,很强……就拿在场的其他六名护卫官来说,随便哪一个,包括希文在内,要么就别中,中了这招的都得死。

    眼下,巴德对子临出手,也是不留任何余地的。

    巴德的立场始终很明确,他不是什么鹰派或鸽派,他只是认定了子临这样的人如果夺得了天下,并不会比联邦更好,所以,他要反抗……

    “看来你才是最麻烦的一个呢……”然,数秒过去,子临还是停在原地,安然无恙,且神态自若,“比起志村那种人,你才是完全没法儿交流的类型……”

    他这话,字里行间,杀意已昭。

    “连‘死海’都对你无效吗?”当巴德意识到自己的能力没有作用,并听到子临的这句话时,他已经接受了自己马上就会死的事实,故而……既如此,便如此,他的语气依然很平静,“就算纳坎沃也做不到这样,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从分子层面上改变体内蛋白质的结构单元,让这些蛋白质自动把我体内的水分子和你生成的盐分剥离并隔绝掉,然后再将这些盐分……”子临说到这儿,忽然停下,像是要吐痰般干咳了两声,然后“呸”的一口,从嘴里吐出了一块核桃大小的结晶状物体,随后接着说道,“……排出来就是了。”

    他的回答,等于没答,因为就连巴德也没听懂他在说什么,其他人就更不懂了。

    至于他为什么没有“上天”这点,也不需要解释,因为他刚才已展现过类似飞行的能力了,只要这份能力能和“死海”那让人“上浮”的能力互相抵消,子临自然就不会上天。

    “你动手吧,我有心理准备了。”一息之后,巴德说出了这句他自己认为是遗言的话。

    他的人生,没有遗憾,也从未有过悔恨,他是个永远向前看的人,即使面对死亡,也是如此;哪怕在这最后的时刻,他说出这句“放弃”的话,也是因为他认为自己已经“do_everything_he_can”了。

    此刻,他只希望能体面地离去,仅此而已。

    “好的,放心吧,你的家人都会得到妥善的安排。”子临一边说着,一边朝前迈出一步。

    下一秒,但见其身形一闪,已来到了巴德面前。

    此时,只要子临的手指在巴德身上轻轻一点,巴德就会化为尘埃、随风散去……

    然,就在这一瞬,一只手,攫住了子临伸过来的手腕。

    那个拦住了子临的人,不是旁人,正是刘奇八。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