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国师的意志
    楚歌微微一怔。

    没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国师的预料之中。

    难道,连自己发现国师的尸体,都是它计划的一部分?

    楚歌沉声道:“我们在你的大脑里,发现了一枚极其神秘的芯片,这应该是病毒博士用来控制你的吧?”

    “没错。”

    国师淡淡道,“像我这么危险的‘实验体’,又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犬类,怎么可能获得病毒博士和天人组织100%的信任?

    “病毒博士在我脑中植入的这枚芯片,不但可以时刻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听到外界传入我耳膜的一切振动,甚至能通过某种……玄之又玄的方法,将病毒博士的灵魂,和我的灵魂接驳到一起,方便病毒博士直接对我下达指令,甚至是强迫我做某些事情。”

    “强迫?”

    楚歌哑然失笑,“你该不会是想说,你做的一切坏事,都是被病毒博士强迫,逼不得已吧?”

    “那倒不是。”

    国师道,“所谓‘强迫’,更像是某种极其高明的催眠术,病毒博士通过这枚芯片,能直接向我的灵魂深处下达指令,令我在潜意识层面,就‘发自内心’去实现他的意志。

    “不过,你的说法,也不算错,因为病毒博士的确有压箱底的撒手锏——只要他发现我居心叵测,超出了他的控制,觉醒了十分强烈的自我意志,不再服从天人组织的命令,他随时都能通过这枚芯片,令我大脑中的生物电流激增百倍,烧毁我的大脑,让我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在过去,他就经常发动这种能力,把我大脑中的生物电流,提升到十倍,二十倍的程度,让我承受每一颗脑细胞都近乎爆裂的痛楚,相信我,那是你在最恐怖的梦魇中,都不曾品尝过的滋味。

    “所以,在这样的绝对控制之下,我根本没有反抗病毒博士和天人组织的余地,只能乖乖的,继续扮演提线木偶的角色,来到地面上,向你们‘诈降’。”

    “说下去。”

    楚歌冷笑一声,“接下去又如何?”

    “接下去,我便第一次接触到了人类大都市的繁华,接触到了包括你在内,很多有趣的人类和有意思的事情。”

    国师道,“要知道,过去我一直被束缚在地底深处的实验室里,虽然从无数典籍还有视频中,领略了人类文明的绚烂和伟大,但‘纸上得来终觉浅’,终究只是间接性的认识,冲击还没有这么大。

    “但这一回,我是真的被灵山市的美丽,宏伟,辽阔和丰富,震撼得目瞪口呆,灵魂受到了翻天覆地的冲击。

    “再一次,我生出了深深的无力和痛苦。

    “为什么,我生来就是一条狗,一条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变成人类,享受这一切的狗?

    “就算是狗,为什么我不是掌控这一切的地球联盟的狗,而是天人组织这样一个邪恶犯罪集团的狗?天人组织本身就像是阴沟里的老鼠般见不得光,我竟然当了他们的狗,那还有什么前途?

    “我对天人组织强加到我身上的命运,痛恨到无以复加,终于超越了大脑爆裂,魂飞魄散的恐惧,我下定决心,就算是死,我都要打破自身该死的命运,要破坏天人组织的计划,变成一个真正的人类!”

    “你——”

    楚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愕然道,“想要破坏天人组织的计划?”

    “当然。”

    国师理所当然道,“天人组织就是一群疯子的集合体,这群拥有超能力的疯子,大脑都畸形变异,思维方式极度扭曲,想要用各种疯狂至极的办法来‘拯救人类’。

    “为达目的,他们可以毫不犹豫放出大批嗜血的虫潮和鼠群,把灵山市或者别的联盟大都会搞得天翻地覆甚至生灵涂炭,用这种方式来威胁地球联盟的最高议会,对他们让步,贯彻他们的意志。

    “但这些‘拯救人类’的疯狂理念,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没有病毒博士之流的疯子,这么大的野心,我只想以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的身份,在一座繁荣、和平而宁静的城市里,舒舒服服地生活下去——比方说灵山市这样不大不小,风景宜人又经济发达的特区就很好。

    “我当然不希望病毒博士的邪恶计划得逞,放出虫潮和鼠群把灵山市搞得一团糟了。”

    楚歌听得目瞪口呆。

    但仔细想想,倒也合情合理,找不出破绽。

    “只可惜,我狗单力孤,不可能凭一己之力对抗病毒博士和他背后的天人组织,只能想办法借助你们——非常协会、特调局和军方的力量,不过我的一举一动都被病毒博士监视,又不能直接对你们说出病毒博士的阴谋,只能用极其隐晦的方式,激发你们的怀疑。”

    国师道,“结果,你和白夜的确对我生出了疑心——这倒不奇怪,因为你们两个,早就在地底世界见过我,那时候我就不愿意屈服病毒博士和天人组织的控制,就算看穿你们隐藏在老鼠躯壳之下的人类灵魂,也懒得和你们计较,反而很好奇你们的目的,想要通过你们,开辟一条和联盟沟通的秘密线路,所以,也没来戳穿你们而已。”

    “什么?”

    楚歌悚然一惊,“那时候,你就知道我们是人类?”

    “鼠族是我用病毒博士的实验数据,亲手点化的,难道我还分不出谁是真正的鼠族,谁是来自官方的移魂者么?”

    国师冷笑道,“倘若我真的对天人组织忠心耿耿,十个白夜和楚歌都死无葬身之地了,如此说来,楚歌,你这条命早就是我的啦!”

    楚歌冷哼一声,可没有半分感激国师的意思。

    “刚才说到哪儿了,对了,你和白夜果然对我生出了怀疑,认定我并非真心投降,算你们说对了,这也是我希望你们发现的事情。”

    国师不慌不忙,继续道,“只可惜,应对地底危机的行动指挥权,并不在你们两个手里,而是掌握在军方的乌正霆中校手里,而这位刚愎自用,‘杀伐决断’的乌正霆中校,似乎并不特别相信你们的样子。

    “我也曾通过非常隐晦的方法,想要让他了解隐藏在整件事背后的阴谋。

    “他倒不是蠢人,似乎也看出了我的居心叵测。

    “但他实在太自大,自以为有军方的超卓科技和钢铁洪流,就可以不理会我的小动作,一路摧枯拉朽地平推过去。

    “我又不敢太过直截了当地提醒他,否则被病毒博士看出端倪,只要心念一动,我的中枢神经都会瘫痪,心脏和肺叶都会衰竭,大脑生物电流瞬间过载,整副脑袋都要烧掉的。

    “我心急如焚,却又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看着整件事一寸寸朝着病毒博士设计好的深渊滑过去。

    “按照原计划,在回到地底,摧毁鼠族文明的信仰,挑拨鼠族和联盟军方的矛盾之后,病毒博士就可以全身而退,遁入安全地带,去舒舒服服‘坐山观虎斗’,看军方和鼠族杀个你死我活,顺便窃取关键数据,再到更辽阔、更安全、更容易被天人组织掌握的地方,去培育‘鼠族2.0’。

    “当然,病毒博士承诺会带走我的灵魂,给我换一具更强壮,更庞大,更恐怖的身体,一具堪比豺狼虎豹,杀戮机器般的身体——他以为我肯定会对这样的‘礼物’或者说‘赏赐’感到满意,殊不知,我的目的很简单,人类,我只要一具普普通通的人类身体就可以了。

    “我下定决心,非要破坏病毒博士的计划不可。

    “但乌正霆中校是个听不进意见的铁脑壳,同样只把我当成狗腿子看待,对我的暗示置之不理。

    “眼看病毒博士的阴谋就要得逞,正在我抓耳挠腮,无计可施之际,忽然窃取到了一份极其意外的情报。

    “有一头来自深海的深渊巨兽,竟然被联盟军方欺骗,把它的灵魂,传输到一头小白鼠体内,来到了地底世界,我的王国!”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