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六十二章:你们也该偿命了!
    不仅仅是他们,正在和三名奴仆搏杀的那些宇宙之主,一个个头皮炸裂,冷汗淋淋。

    而在他们想要转身逃跑的时候。

    嘭嘭嘭!

    一道道大刀袭来。

    噗噗噗!

    秦家家主,这一刻看向宁天林的目光,骇然欲绝。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年还被他们追杀的蝼蚁,此刻,竟会有如此诡异而且凶残的手段。

    让他们一方,败的如此憋屈,凄惨!

    “下一个,就你了!”

    在这时,宁天林嘴角泛着浓浓的嗜血。

    “你这种败类,不配掌管人族!”

    说完,他手中的方天画戟,对着秦家家主,狠狠轰出。

    噗嗤!

    一颗头颅,夹杂带这丝丝皮肉,被生生的斩落下来,仅留下秦家家主,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不绝。

    紧接着,宁天林目光一转。

    下一位!

    咔嚓!

    一道脆响传来。

    石人族族长的肉身,在宁天林的一击之下,被生生轰的肉身破裂,鲜血飙溅!

    攻击仍在继续!

    轰轰!

    兽族部落两大兽皇,被灭!

    轰!

    精灵族女王,被灭!

    噗嗤!噗嗤!

    沉闷的声音不断响彻,一道道尸体跌落在地!

    而其余的几名宇宙之主,也都被三名奴仆重创,惨不忍睹,仅剩着最后一口气,强撑着躯体。

    阴阳门剩余弟子,面如死灰,宁天林的凶残暴虐,早已将他们吓破了胆。

    在他们眼里,宁天林简直就是一个变态,怪物,是一个十足的嗜血凶兽。

    轰!

    又是一道血雾飙溅,不死族族长死灵的整个身躯,被宁天林生生轰暴!

    尸骨无存!

    又一名宇宙之主死了!

    只是,这次宁天林的反应却是不同,他的眉头微微一皱,饶有兴趣的说道。

    “不要装了,不死之身,不会这么容易挂掉的!”

    哗!

    装死不成的死灵,森然的声音,陡然响起。

    “宁天林!你该死!”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下,只见死灵散开的血雾,开始飞快的凝结。

    眨眼之间。

    他的双脚率先凝结出来。

    紧接着,小腿,大腿,双胯,小腹,胸膛,肩胛,双臂,直到最后,头颅凝结出来。

    哗!

    这一幕,让屏幕前的武者们,看得目瞪口呆。

    他们只知不死一族很难被杀死,却不知会是如此诡异强悍!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无法想象,被轰成血雾之后,不死族不但没死,还能这么快的恢复过来。

    只是此刻,死灵根本没有理会这些,他的双目,死死盯着宁天林,泛着无边的怨毒。

    “自上古地球毁灭之后,亿万年了,你是第一个逼我重聚身体之人!”

    “但是,那又怎样,凭你的手段,还杀不死我!”

    呼!

    这死灵硬气!

    听着不死族族长得话语,阴阳门弟子,顿时仿若看到了希望,不死之身,杀不死的存在,这简直,太过彪悍了。

    看着阴阳门等人投来羡慕的目光,死灵的嘴角,泛起浓浓的自得之色。

    你们的门主阴阳王,战斗力高又如何?还不是已经战死,而我却活了下来!

    收回目光,死灵声音阴沉道。

    “啧啧,宁天林,你是有些手段,但是那又如何,我不死,你如何杀死我!”

    “哈哈”

    说着,死灵狂笑起来。

    而此刻。

    看着狂笑嚣张,不可一世的死灵,宁天林目光森冷阴寒。

    “不死之身又如何?”

    “吾今日让你死,你决活不到明天!”

    说完,宁天林身形一闪,再一次对着死灵,暴虐而去。

    轰轰轰!

    放佛一头狂暴的凶兽!

    一戟又一戟,对着死灵狂轰不断。

    嘭!

    死灵的身体,再一次被生生打爆,四分五裂,爆溅开来。

    紧接着。

    再一次凝结肉身。

    只是,他的肉体尚未彻底凝结出来,宁天林的方天画戟再次砸下。

    嘭嘭嘭!

    这一刻,屏幕前的武者们头皮炸裂。

    他们看到,死灵的身体,被一次次打爆,一次次凝结。

    但是,每一次凝结,他都会虚弱一分。

    十次!

    百次!

    千次!

    当足足被打爆千次,死灵的身体,虚弱至及。

    “混蛋!”

    死灵彻底疯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一个人竟然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将自己打爆千次之多。

    而且,最为主要的是,那人还不带喘的,仿佛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样。

    尤其,他有一种感觉,如果这般继续下去。

    即便他是不死之身,也终会被生生轰死,无法再复原,想到这里,死灵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在这时。

    宁天林脚步一踏,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死灵,后者只感觉万念俱灰,让他根本没有丝毫的再战之心。

    “跑!”

    没有丝毫犹豫,死灵转身便欲逃窜!

    只是,在这时。

    一道狂风呼啸。

    一记方天画戟,狠狠的轰砸在他的后背之上。

    嘭!

    猩红的鲜血,漫天弥漫。

    他的整个肉身,再次被生生打爆,化为一团血雾。

    而重新凝聚出来的死灵,又惊又恐。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我必死无疑。”

    死灵彻底怕了,甚至开始后悔与宁天林为敌。

    “看来,只能用不死秘术了!”

    死灵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不死秘术,那是不死一族的本命秘术,可以让他瞬息遁走。

    但是代价,极为惨重!

    那将耗费不死之身的潜力,而且让他丢失半条命!

    轰!

    然而,在死灵迟疑的时候,宁天林的利戟,瞬息而至,那恐怕得威力,让他心神俱颤。

    “豁出去了!”

    他来不及思考,当下体内精气疯狂涌动,整个人化作一团黑气,瞬间消失不见。

    这一刻,死灵整个人,如同人间蒸发一般。

    “想跑?”

    宁天林微微一愣。

    “吾有说过,让你活着离开了吗!”

    望着死灵逃走的方向,宁天林嘴角泛起一抹森然。

    “给吾回来!”

    紧接着。

    唰!

    一道符纂涌动而出!

    玄命符!

    宇宙之中,无不追之物,仅凭一丝残留的气息,便可寻到要追之人!

    咻咻!

    玄命符犹如毒蛇般,猛然洞穿空间,顿时化作一道模糊的白芒,向着一处虚空暴掠而去。

    白茫末端异常尖锐,在尖端部分更是布满了玄奥的符文,在能量的催动之下,隐隐间透着丝丝煞气!

    嘶!

    不好!

    对于这穿透空间刺来的符篆,死灵又惊又怕,因为那符纂目标,不偏不倚,直指他的身后!

    快快快!

    死灵恨不得多生出两条腿,只想尽快逃离这里,只有逃了,他才有活下去的可能,否则,必死!

    可是,他快,那玄命符更快,犹如一道催命符一般,后发先至!

    嘭!

    两者碰撞,低沉的声音响彻而起,却并不是太过激烈的能量炸响声。

    滋拉拉!

    只有一圈白茫中,夹杂着玄异的劲气涟漪,悄无声息的蔓延而出,而劲气蔓延处,连空间都出现了颤抖。

    噗通!

    紧接着,一到浑身浴血的身影,从半空之处显露出来,紧接着,重重跌落在地。

    啊啊啊!

    此刻的死灵,模样极为凄惨,就连气息也很是虚弱。显然是不死秘法所带来的后遗症所造成的。

    他的身躯破破烂烂一片,一丝丝猩红的血液外翻,那种被白茫腐蚀的剧痛,疼的他颤抖连连!

    “该死的!”

    凄厉怨毒的嘶喊声,响彻整个阴阳门。

    死灵的眼眸之中,泛着浓浓的不可置信,他面如白纸,惨白一片,就算是不死秘术,也没能让他成功逃脱!

    只是,他的惊恐惨叫,宁天林仿若未闻,一道令死灵胆寒至及的声音传了出去。

    “不死秘术,就是垃圾!”

    “吾给你机会,还要继续跑吗?”

    呼!

    死灵口老血喷出!

    第一个!

    宁天林是第一个将他重创之人,也是第一个让他不死秘术无效的人!

    这一刻,绝对是他一声之中,从未遇到多的险境!

    死灵瞳孔陡然一缩,踏步过来的宁天林,让他心胆皆颤,他想求饶,可长期上位者的他,拉不下那个脸面。

    只能色厉内茬的大声嚷道。

    “宁天林,做人留一线,你今日非要赶尽杀绝不可?”

    留一线?赶尽杀绝?

    听到这话,宁天林笑了,望向死灵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一般。

    “当年入侵上古地球的时候,可曾有人这样对你说过,可你们最后又是怎样做的了?”

    只是,就在宁天林说话的瞬间。

    唰!

    死灵的手掌一探,一道浓郁的黑气,向着他的脖颈,狠狠的暴掠过来。

    这绝地反杀的一击,杀意爆溅。

    显然,是死灵极为不甘的全力一击,他就算是死,也要扒下宁天林的一层皮!

    只是。

    他的效果也却微乎其微。

    “哼,垂死挣扎罢了!”

    宁天林似乎早有所料,他手中的方天画戟微微一挥,一股恐怖之力,瞬间将那股黑气尽数覆盖。

    噗!

    浓郁的黑气应声而碎,瞬间就被震的荡然无存!

    这!

    死灵面如死灰,当下,他头皮一阵发麻,眼中掠过一抹凶狠,便欲再次动手。

    然而,为时已晚。

    咻!

    一记绳索骤然袭来。

    仿若灵蛇一般,将死灵的身体,猛然一捆,他整个人,就如同被绑的粽子,狠狠栽倒在地。

    任凭他如何挣扎,都难以将绳索挣断。

    “你!卑鄙!”

    “有本事现在就杀了我!”

    死灵又惊又恐,他大声的惨叫着。

    他绝望了。

    如果早知道宁天林有那种该死的符篆,就算是阴阳王跪下来求他,他也不愿意面对此人。

    只是,后悔已然无用。

    哒哒哒!

    宁天林的脚步越来越近,他冷声戏谑道。

    “杀死你?”

    “啧啧,不要着急,一会被直接生吞掉,如何?”

    话落。

    宁天林不再给死灵任何说话的机会。

    唰!

    手掌一挥间,将死灵生生提了起来,紧接着,粗暴的扔进空间戒指中。

    而后,宁天林目光一转。

    直勾勾的盯向剩余的几名宇宙之主,杀机涌动。

    “你们,也该偿命了!”

    惝恍族族长!

    圣甲族族长!

    十三名宇宙之主,仅剩的最后二位,而且这两位,还都是稀有种族!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最后留下的竟然是这么两位。

    他们更没有想到的是,孤身一人降临阴阳门的宁天林,反杀宇宙之主的围攻之局,会是如此的迅速。

    简直就是,单方面的碾压。

    尤其此刻。

    你们也该偿命了!

    这更像是来自上古地球的审判!

    宁天林报的不是私仇,而是来自于他母星的家仇!

    当宁天林森然的话语响彻,惝恍族族长二人,更是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

    他们悔!

    后悔当年的贪心!

    稀有种族本,就不应该加入到入侵地球的大军中,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被复仇!

    “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惝恍族族长,彻底慌了。

    他们此刻能够存活下来,全是侥幸!

    惝恍一族,可以将身体瞬间化作无数颗粒,隐匿无尽虚空,只要有一颗颗粒逃脱,他们就能再次复生。

    可此刻,他不敢!

    死灵就是最好的例子!

    玄命符!

    不仅克不死一族,同样也可以克他!

    尤其是看到宁天林手中,竟然还拿捏着一张玄命符,他一滴滴冷汗顺着额头滴落下来。

    他根本就逃不掉!

    “该死的,我哪知道怎么办!”

    圣甲族族长,气急败坏的嚷嚷道,他梦都没有想到,会是如此凄惨的下场。

    他们一族,身体能在短时间内化为金光闪耀的圣甲,将防御大幅度的增加。

    可以让敌人就会跟老虎吃天一样,无法下爪!

    不仅如此,金甲还有附加作用,就是可以反震,将所有承受的攻击,尽数反震回去。

    可是,在战斗力阵法的束缚下,他圣甲持续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

    不仅短,防御效果还大打折扣!

    这一刻,惝恍族长和圣甲族长的脸上,泛着浓浓的死灰和不甘。

    他们有保命手段,而且这手段,在对阵宇宙中任何一名宇宙之主时,即便不敌,逃跑却是绰绰有余。

    然而,他们却是碰见宁天林了,这种手段诡异的怪胎,简直就是他们的克星!

    然而,宁天林根本就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时间。

    “上路的时间,到了!”

    方天画戟向上挥起,他身形一闪,向着圣甲族长,暴窜过去。

    呼!

    狂暴的呼啸声,让圣甲族长大骇。

    他赶紧浑身运转精气,拼死发力,向着宁天林袭来的方天画戟,狠狠砸去。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