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他不是一个人
    八只巨大无比的手掌,五指张开,笼罩过来。

    仿若天倾!

    唐洛身子一顿,似乎在原地“站立”一刹那。

    下一息,周围泛起无形的涟漪,从唐洛脚下扩散出去,他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飞掠而去。

    同时,“闷雷滚滚”!

    大量的裂痕从魔家机甲的腿上出现,蔓延开来,迅速崩裂!

    伴随着钢筋铁骨撕裂、崩碎的声音,魔家机甲原本就被切开一道狰狞裂口的腿整个崩裂。

    被唐洛当场拆掉了一条腿。

    以对方的腿作为跳板,毁掉魔家机甲一条腿的同时,唐洛从八个手掌组成的铁幕仅有的一点空隙中闪过。

    间不容发,险之又险!

    八掌落空,失去了一条腿的魔家机甲微微前倾,原本抓向已经腿部的八条手臂,仿若完全没有任何惯性一般,眨眼间便完全停住。

    折叠反转,一下子调转方向,朝着飞出去的唐洛重新抓去。

    磅礴的力量,带起的狂风,犹如惊涛骇浪涌向唐洛。

    唐洛看上去就像是咆哮大海中的一叶扁舟,摇晃着,似乎都会被海浪吞噬,粉碎。

    “只能暂避了。”哪吒在心里暗道。

    这样的攻势,可不好硬抗下来。

    八臂力量虽大,但总有空隙,以唐玄奘的实力应该可以闪……

    等等!

    哪吒脸色突然变化,他没有记错的话,唐洛这货好像不会飞的样子!

    他飞来飞去,就靠两样“东西”,一是那妙用无穷的功德玉莲,二则是当年的西海,跟他一样的“三太子”敖玉烈。

    唐玄奘不会飞啊!

    这不是只能硬抗了?

    也不是说哪吒觉得唐洛就扛不住,只是何必呢?可以硬刚怒对,但没有必要。

    这样自己也会受伤。

    此方天地可不是以前的山海界,天地元气充沛,天材地宝众多。

    这个“世界”就是废土,对于普通人来说是这样,对哪吒这样神佛们来说,更是如此。

    能够用到的东西真的不多,寥寥几样而已。

    比如那有毒会爆炸,被叫做黑曜石的特殊灵石。

    这样的环境,不能受伤,能避则避,就好像普通人在野外,一点小伤口都可能恶化成要了性命的严重伤势。

    在此方天地战斗,要稳健,稳健才是王道。

    大家为什么用机甲?除了自身原本就受伤,战斗力不足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如此:不愿意再受伤。

    “只能硬接了。”哪吒心中略沉。

    要知道,这可不是最后一战,保留实力非常重要。

    空中的唐洛身子微微一转,使用“莲花步”,三级的莲花步让他可以在虚空中站立。

    面对笼罩而来的八掌。

    他收起玄变,双手抬起,猛地拍了出去,丝毫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

    琉璃涅槃大手印!

    巨大的手掌浮现,在大小上跟魔家机甲笼罩而来的手掌几乎等同。

    不过魔家机甲是八臂的,唐洛双手同时拍出,大手印也不过是两个而已……

    不对!

    唐洛双手一晃,有残影浮现。

    千手不能防!

    两种神通被唐洛同时施展,另外六个大手印同样出现,迎向魔家机甲的手掌。

    十六掌对撞!

    狂暴的力量逸散出去,瞬间笼罩周围的一切。

    天空中厚实的云层,出现了一个硕大的空洞。

    飞沙走石,天昏地暗。

    哪吒眯起眼睛,轰鸣巨响之声充斥天地之间。

    他看到魔家机甲的六臂像是泡沫一样,消失在视线中,化作无数的碎块,漫天飞舞!

    可怕的力量很传导出去,庞大前倾的机身发出不堪重负之声,脚下饱受“欺凌”的天空航母终于无法承受住。

    崩裂成数块,巨大的碎块如同天降山岳,重重砸在地上,大地震动。

    魔家机甲也好不到哪里去,八臂被唐洛同时拍碎,比起原本的大小,几乎可以说是化成齑粉。

    碎片落下。

    魔家的身躯也出现了明显的错位,裂痕蔓延开。

    庞大的身躯倒飞后仰,跟天空航母一样重重坠落到地上。

    巨大的裂痕从出现的深坑周围,向着四周蔓延,一个个裂谷便由此产生。

    比起伏击哪吒的地方,只深不浅。

    爆炸、轰鸣,一切的一切,仿若是世界末世!

    从远处看向这片区域,火光、烟尘、阴影、沉闷的声响,一片混沌。

    不可能有什么生灵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存活。

    深坑中间,是庞大的魔家机甲,正在缓缓起身,只是八臂而已,可怕的战争机器还没有倒下。

    身上冒出来的火光,爆炸还不足以影响到机甲的行动。

    说起来也是倒霉,这些本来都是储存起来,相对的“常规火力”。

    哪怕大势力的聚集地,魔家机甲也能分分钟轻松夷为平地——光靠身上搭载的火力武器就可以做到。

    可惜这些常规火力对唐洛来说,效果还真的不大。

    力量过于分散,不足以造成真正的威胁。

    远远不如机甲亲自动手。

    可是没想到,就算是机甲本身的伟力,依然抵不过眼前的唐玄奘。

    当年的孙悟空,似乎也没有这么大的力量。

    无数的炮口张开,就要锁定天空中的唐洛,发射各种导弹、高能射线。

    没等还未损坏的发射系统锁定唐洛,唐洛便朝着魔家机甲虚空一抓。

    大手印再次出现。

    这次情况颠倒,刚才是魔家兄弟的八臂手掌笼罩唐洛,现在是唐洛大手印从天而降,朝魔家机甲抓去。

    唐洛左手虚抓,大手印直接扣住魔家机甲的其中一个脑袋。

    接着,唐洛左手往上抬起。

    巨大的崩裂声不断袭来,几乎掩盖住了周围的爆炸声。

    原本打开的炮口顿时关闭不少。

    这个属于魔礼寿的巨大脑袋,连同连接着的黑色“脊柱”被一块拉扯出来。

    圆形的“脊柱”中,隐藏着的正是魔礼寿!

    大手印收拢,脑袋被捏做一团火光,“圆柱驾驶舱”依然保留几分动力,火焰从底端喷射出来,就要逃离。

    唐洛取出玄变,拉弓就是一箭。

    这次连琉璃箭都不需要,就是单纯力量凝成的无形之箭,划破长空,能够看到的只是破开烟尘的一道箭痕。

    涟漪扩散。

    魔礼寿的驾驶舱被玄变箭击中,顿时四分五裂,从里面掉出了一个人影。

    看上去情况比魔礼寿要好一些,至少不是那种皮包骨头的干尸模样,但气息也是极为微弱,连浮空飞行都无法办到,向下坠落。

    唐洛没有去管魔礼寿,也没有躲避终于发射出来的各种导弹、高能射线。

    只是身上的琉璃净衣自动飘动,微光乍现。

    淡淡的虚影浮现在身前,便将高能火力的攻击尽数挡下。

    唐洛自己则是双手连抓连拔,就像是拔萝卜一般,魔家机甲剩下的三个脑袋被他尽数拔起。

    包括里面的黑色圆柱驾驶舱。

    还勉强能够战斗的魔家机甲失去了操控者,顿时偃旗息鼓,张开的炮口自行关闭,变成了一具没有头,没有手,只有一条腿和身躯的破烂机甲。

    唐洛大拇指按住食指,屈指连弹。

    三个脑袋同样碎裂,剩下的黑色圆柱驾驶舱,还有掉落到深坑中,半死不活的魔礼寿都被他摄到眼前。

    玄变化剑,随便一划,将驾驶舱切成了六段,里面的魔家兄弟“掉”出来。

    老大魔礼青的情况比刚才看见的更加糟糕,双目紧闭,已经彻底昏死过去。

    魔礼海和老四魔礼寿差不多,不过还少了一条手臂。

    魔礼红则是四人中受伤最轻的一位,至少他还能飞,此时此刻勉强稍微可以挣扎一下,怒视唐洛。

    哪吒居于黑莲上,慢悠悠地飞了过来,速度跟个热气球似的:“你原来已经会飞了,那刚才怎么不躲?”

    “出家人不打诳语。”唐洛说道。

    说了要拆高达就是要拆高达,当然不会躲。

    “你准备怎么处置他们?”哪吒嘴角抽搐两下。

    “这不是你的事情吗?”唐洛有些奇怪。

    “嗯?”

    哪吒和魔礼红的脸上同时露出古怪的表情,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拆高达的不是你吗?

    “话说你还能动能飞啊。”拆高达小能手唐洛看着哪吒说道。

    “你觉得我彻底不能动了?”哪吒说道,“那你刚才出手还这么肆无忌惮?”

    潜台词不言而喻:也不怕误伤不能动的友军?

    唐洛非常自信:“你可是威灵显赫大将军,死在我拆高达的余波中,那也太丢脸了吧?我琢磨你肯定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这是对你的信任!”

    “……”

    哪吒嘴巴张了张,差点吐口芬芳,他转移话题道,“你打算不处置他们?”

    “其实,我一开始就没打算一定要度化他们。”唐洛语气真诚,“不妨想想,我们的计划是什么?”

    哪吒陷入沉思,两秒钟后看向魔家四兄弟,发出熊孩子的嘲讽:“自作孽不可活。”

    事情是这样子的。

    唐洛和哪吒的确想要引出那些隐藏起来的神佛,但是他们真没说要把这群神佛通通弄死。

    他们连谁是谁,想要干什么都不知道。

    又不是灭世大魔王。

    虽然被轰炸了一波,哪吒的确有几分火气,但这都是计划之内的事情。

    后来魔家兄弟闪亮登场,其实完全是可以谈的。

    什么,你说魔家相信真诚邀请,是想要跟哪吒谈?

    谈个屁,哪吒真的进入了对方的宫殿,大概率被这四兄弟做成一碗莲藕汤,大补!

    哪吒看出来这四个家伙不怀好意,也懒得虚与委蛇,直接动手。

    唐洛观战,手痒就出来拆高达了。

    魔家四兄弟,天庭的四天王跟唐洛有仇怨吗?

    答案是没有的。

    硬要说的话,当年孙悟空揍过他们,还不只有一次。

    唐洛作为孙悟空的师父,一定程度上会被恨屋及乌。

    但也仅此而已,除此之外,双方真没有一定要打生打死的必要。

    不过唐洛是站在哪吒这边,最后才会打成这样,毕竟他可没有兴趣当什么和事佬,双方各退一步。

    而且劝架这种事情,正确的方式不是把其中一方给干趴下来吗?

    打架双方少一个,这架肯定没法继续,从根源上解决烦恼,非常“高僧”。

    真正的止戈之法!

    至于劝说哪方趴下,就亲疏有别了。

    如果这四个家伙一开始就没有对哪吒产生非分之想,大家就当做彼此看不顺眼的同僚在“异国他乡”遇见,可以稍微聊一聊。

    不互捅刀子,情况就会截然不同。

    哪吒故意示弱可不是为了“扮猪吃老虎”,就跟把枪放下伸出手一样,是表示自己人畜无害啊,不想打啊!

    魔家四兄弟非常自信,没有接住哪吒的善意。

    所以他才说这几个家伙是“自作孽不可活”。

    “怎么处置他们是你的事情。我只是在帮你,顺便问一些问题。”唐洛说道,“你决定度化的话,我可以代劳。”

    “当然要度化。”哪吒可不会心慈手软。

    大家新仇旧恨一起算。

    唐洛把不知道有没有后悔的魔礼红抓到眼前,施展度魂。

    如此情况,魔家兄弟肯定不会乖乖讲话,自然需要施展度魂,魔礼红看上去是唯一可以承受一下度魂威力之人。

    虚弱的神魂出窍,魔礼红仿若置身于冰天雪地。

    “我们简单点,你虚弱成这样,还真的不太好‘度’。”唐洛说道,“我少用点力,你也受点苦。”

    魔礼红只是看着唐洛冷笑。

    “唉,果然放下屠刀是一件难事啊。”唐洛说道,挥手一挥。

    功德玉莲的光芒落在魔礼红神魂之上,治疗滋养着他。

    “你?”魔礼红脸色一变,神魂稳固,沐浴在温暖之中,并未让他有半点欣喜之意。

    “阿弥陀佛。”

    唐洛喧了一声佛号,脑后光晕,“佛光宝气”,“佛度有缘人,这样你与贫僧之‘缘’,能够长久一些。”

    魔礼红眼中泛起了恐惧的神色。

    妖僧!

    终于体会了哪吒为何一开始会捧腹大笑,为什么会说此人是一个“妖僧”。

    这是一个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的和尚,从头到脚就流露着一股妖邪之性。

    “你应该被关在降魔塔里!”魔礼红咆哮道。

    根本就是个入了魔的和尚,魔念缠身,大雷音寺的和尚都瞎了狗眼,让他自由自在?

    为什么不把这家伙关在降魔塔中?

    镇压千百万年,直接镇死才是最好的结局。

    “其实,我不久前刚从那里出来。”唐洛说道,正式度魂!

    “一眼万年”。

    度魂在外界来看,基本都是瞬间结束,唐洛松开魔礼红,任由他坠落。

    在半空中,魔礼红就变成了一具尸体,连形态都无法维持住,被呼啸的风卷成一堆碎片,融入到脚下的大地中。

    “怎么样?”哪吒看向唐洛问道。

    唐洛说道:“问出来了,不过,情况有点特殊。”

    “什么意思?”

    “黄衣之王·昊天玉帝,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唐洛说道。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