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里面藏着怪物
    看创作背景,在卡若尔?

    他也受邀去过卡若尔参加活动,不止一次,只是很多时候是奔着影视节去,心思都放在参加卡若尔影视节了,哪会关注别的事情?也压根没留意到当地的乐器。

    他对交响元素太浓的乐曲没什么兴趣,这次来听音乐会不是艺术鉴赏的,而是过来挖宝的。音乐会前两首也只是听听,还有心思跟朋友发个消息说说现场的情况。但这首,那个鼓声一响起的时候,他就再顾不上其他了。

    问了周围坐着的人,都没人听出来到底是什么鼓。

    翻了翻通讯录,他没有方召的联系方式,便决定直接发消息问蓝旌。方召和蓝旌同一师门,蓝旌很定知道,不知道也能问方召。

    果然,没一会儿,蓝旌就回了信息。

    “是卡若尔小岛的一种特色小鼓。”蓝旌以前也曾研究过卡若尔小岛的那种鼓,所以不用问方召,他也能听出来。

    “卡若尔小岛上的鼓?”饶舌歌手记下了。

    他特别满意《灯塔》这首,激动得坐不住,趁着评委们评分的空隙,打开通讯器跟其他朋友分享。

    “真的,这种带着地方特色的乐器与音符组合到一起,简直像是开了挂一样!太令人惊喜了!”

    “那咱抽个时间去卡若尔买鼓?”他朋友问。

    “……我缺的是鼓吗?我缺的是才华啊!不是谁都能完成这种开挂级别的组合的!至少短期内我自己还做不到。”

    “那怎么办?”那边问。

    “废话!当然是去找能做得到的人!原曲改编一下就好了嘛!重编填词之后肯定很适合我。”

    激动间他脑子里已经来了一段旋律变奏,嗒滴滴哒哒打着节拍低声现唱了段。

    “哎,就这个味儿!你觉得怎样?”他对自己刚才现改的那一段满意得不行。

    隔壁座的是位演员,一直听着这位饶舌歌手叭叭个不停,尤其刚才“现改的一段”,再对比《灯塔》,差点怀疑自己的听觉和记忆力,刚才大家听的是同一首吗?这改得有点大,意境都不一样吧?

    不过对于饶舌歌手和他朋友们来说,这很正常。同样一首歌,有人听着像是高山流水,有人听着像是动物迁徙。至于这位饶舌歌手,在他耳朵里,连最严肃的鼓点都是稳中带皮,为了更适合自己,改编变化大很正常。

    “可以等音乐会后去找方召谈一谈改编的版权问题。”这位皇洲知名饶舌歌手已经开始打主意了。

    “呃……版权不好谈吧?听说方召上一次音乐会还没结束的时候就被人买完了。”通讯器那头传来迟疑的声音。

    “是吗?那我再找蓝旌问问。”

    说着他语音联系蓝旌,座位离得远,只能语音,还得压低声音,

    “蓝旌!你可得帮帮老同学啊!你跟方召是同门,你帮说说,第三首《灯塔》千万给我留着!”

    蓝旌一边应付着,心中却道:找我有屁用噢,我跟方召又不熟。

    好在评审时间并不长,蓝旌通完话后看向前方大屏幕。他很期待接下来的几首,能让这帮平日里与方召无交集的人找到他这里寻求帮忙,方召这小子厉害啊。

    第四首《η》。

    瑶光号,编号η,人类探索太空的元老级飞船,执行探索任务中失联。它独自飞行过一段时间,然后降落在埠星,被沙尘掩埋,四百年后,才被方召他们发现。

    《η》就是写瑶光号的。

    电子音色带来强烈的异空间感,浩瀚宇宙,微小星尘。

    蔚蓝星球渐行渐远,星云琉璃扑面而来。

    主旋律略显轻快,不嘈杂,不急切,刚一入耳,感觉很新奇。时不时冒出来的谐音,调皮而随性。

    神秘,还带着浓浓的仿佛异次元的风情。

    旋律独特,变化丰富,思维完全跟不上调。

    只是,仔细听下去,却能听出一丝悲伤的感觉,很浅,一不留意就能忽略过去。

    听众们来不及思索这首背后究竟在表达什么意思,此时,他们只觉得新奇。

    “奇特的曲风,神奇的曲调,好听又有些不适应。”

    “似乎有种寂静的孤独感,孤独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却没有悲伤,当真奇怪。”

    “这变质的偏音听得我浑身一酥。”

    “强烈的虚幻感,闭上眼睛感觉已经跨越到了异世界,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第一次听这种,其实……还不错?”

    褚波此时完全是见到新音色的兴奋:“妙啊!这弯音跟延迟玩得太溜了!我以前怎么不知道方召还会这种风格?”

    除了褚波等人之外,音乐厅内还有一位特殊的听众。

    小熊听得非常认真。

    作为超级智能,瑶光号的驾驶者,他一直在想,什么样的音乐,才能配得上他真正喜欢?

    别看平日里咋咋呼呼玩玩闹闹,到底还是带着超级智能的高傲。

    而此时,小熊在哭,泪如泉涌的那种。

    一边哭,一边还抱着一瓶水,隔会儿就往嘴里灌两口补水。边喝水边哭还打嗝。

    他也不知道此刻究竟是种什么情绪。

    回想瑶光号上的四百年时间,有点小心酸。

    突然记起了很久以前,他与他的制造者、聚星基金创始人恒星大师之间的对话。

    “机器该不该有自己的思想?我们的存在是否正确?”小熊问。

    恒星大师并没有回答。

    “当超级智能真辛苦。我为什么会感觉到辛苦?”小熊抱怨。

    “正常,因为你已经有了‘灵魂’。”恒星大师说。

    有些问题,就算是超级智能的脑子,也想不出答案。

    现在,小熊却因为一首曲子,有了大哭的冲动,泪流不止。

    水都喝完一瓶了,还没有停止的趋势。

    旁边又递过来一瓶水,小熊接了,继续补水,继续哭。要不是场合不对,他真的会嚎出来。

    “这是情感爆发?你们超级智能还能听得懂这些?”旁边的人说道。

    小熊抽噎道:“超……超级智能……也是有艺术感的。”

    这首《η》相比起前面三首略长,走到三分之二的时候,评委老师看着曲子信息,再看看时长,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心中遗憾。

    可惜了!

    若是从这里结束,绝对是高分,太长了反而显得冗赘,拉低了乐曲整体质量。

    年轻人常犯的错误。

    不过,方召就算了,怎么莫琅也没发现这个问题?

    几名评委往莫琅那边瞟了眼,并不能从莫琅脸上看出什么。

    一名评委收回目光,看着评分板,其中一栏上,本打算落在“A”的笔尖,往下移了一行,移到B+上,正准备打分的时候,突然停住。

    不对!!

    皮肤表面像是扫过一层寒意,浑身都打了个激灵。

    不知不觉中,曲势已转!

    如果说,《η》前面三分之二像遨游在宇宙星辰间空旷的孤独,那么,最后这一段,却像是露出了背后的,从高处审视的目光!

    露出了亿万星辰背后藏着的,神秘群体!

    沉静地等待。

    冰凉的情感。

    冷眼旁观,斗转星移,沧海桑田。

    奇异的电子音色,传入耳时带着锋利的冷感。

    并不强烈的机械感,却如一道极寒的电流,令人浑身的汗毛都炸起!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面前突然放出了一头怪物!

    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怪物!!

    太过震撼,这名评委甚至想抬手擦一擦额头不知是否冒出来的汗。

    直到音乐停止的时候,好几位评委都没缓过神。

    一名评委眼神恍惚,他喜欢古典音乐,而听完《η》之后,感觉像是做了一场噩梦,还不记得自己梦见了什么。

    甚至认为有了后遗症,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不想再听到电子乐了!尤其是这首!只要有选择他都不会再听第二遍!绝不!!

    所以说,电子乐什么的,最可怕了!

    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他要回去听一听绚丽优美的古典音乐缓解一下。

    评审时间,评委们游移不定,只是这时候他们再次看向《η》的目光,多了些惊叹与复杂。

    喜欢吗?

    不喜欢!

    但要说差,摸着良心他们也说不出来。

    他们只是不喜欢这首带来的令人胆寒的感觉,还没有丢失评价作品好坏的能力。

    莫琅也无声叹了叹。他早就跟方召说过,若是只留《η》前面三分之二,得个A评分没多大难度,但保留后面那段的话,就说不准了。那超出了很多人的理解范围。

    太超前。

    不是不够优秀,只是不被理解。

    听众席某处,小熊之前还止不住的眼泪,已经完全收了,那双看似与常人无异的瞳孔里,闪过一道道难以察觉的幽蓝的光,多了些冰冷感。

    “翠花啊。”小熊看向身旁的人。

    “再喊错一声就把你打回去重塑。”旁边的人神情冷漠。

    小熊顿了顿,继续问:“我们是不是暴露了?”

    “是你暴露了。早就暴露了。”

    “方召是要将这个秘密告诉其他人吗?”

    “其实也不算,他们听不懂方召隐藏在《η》里面的信息,方召表达得也不明显。他也没想暴露你,真要将你暴露出来,他不会等到现在。”

    “以防万一,我们要把这首《η》‘和谐’掉吗?”

    “不,买断就行。”

    “对噢,还有全版权买断一说。我买!买回去我自己听,不让别的人听!老大,我工资卡你没禁吧?”

    “没禁。”

    “还好我有钱!”

    “不,你没有。”

    “???”

    “狗蛋和狗剩。”

    “……”

    一听这俩名字,小熊就记起来了。他工资卡里的钱,前不久他用来制作了两条智能机械犬。

    如雷轰顶!

    我竟然用买版权的钱做了那两个智杖?

    遭受巨大打击的小熊沉默了。

    没一会儿,耳朵一动,小熊又愤愤道:“我听到最前面那排有个老头在说《η》里面藏着怪物,他竟然说我是怪物!”

    “所以?”

    “我要不要告诉他们,其实方召身边有个更可怕的怪物?”

    没等旁边人回答,小熊就摇头自语:“还是算了,怕被吃掉。”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