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子湖,西南角,杂草丛生的湖畔,一片寂静,与其他喧嚣无比的西子湖周边相比,恍若两个世界。

    忽然,密集的杂草如同舞女扭动的纤腰,一阵摇动,紧接着和牛犊子差不多大的哮天走了出来,一边打量西子湖,一边人性化的撇嘴:“米河的嘴,骗人的鬼,这破地方也能和天堂媲美。”

    上次,米河到小岛,提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它记心上了。

    今早,曹易、米河、小雪猿走了没多久,它也离开了小岛。

    由于,曹易打发它去学习炼器,学习阵法的时候,就把它的修为恢复了,几百里的距离,对它来说完全是毛毛雨。哪怕在周围几个城市兜了四五圈,也比乘车的曹易一行早一步抵达西子湖。

    “没意思”

    它晃了晃硕大的脑袋,打算离开。

    突然,七八米之外的水草,一阵轻微的晃动,然后冒出了一条白的如同白瓷表面的小水蛇。

    “白色的小蛇?”哮天歪了歪脑袋,自语道:“好像是得了白化病的蛇,才会呈现出白色,这种蛇以稀少著称,本皇居然随随便便都能遇到。”

    说完,它一个神念发出。

    小白蛇好像被一个无形的手抓住一样,升到水面上。

    突然发生的变故,让小白蛇很惊慌,不停地挣扎。

    双方有着巨大的差距,挣扎自然是徒然的。

    哮天好像碰到了好玩的玩具一样,控制着小白蛇,一会儿到水里扑腾水花,一会儿到半空中,如同舞者一样跳舞,或者拧成麻花状。

    就在它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它的眉心亮了一下,然后小白蛇失去了踪影。

    一个普普通通的水蛇,就这么消失了。

    对自信绝对掌控一切的哮天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

    它一双宛如宝石一样的黑亮眸子,不断扫射周遭。

    那高于三流,不到二流的元神,覆盖周围近百米。

    寻找小白蛇的踪迹。

    半响过去,一无所获,小白蛇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怎么会这样?”

    哮天的狗脸变得很难看。

    作为追随曹易时间最长的宠物,它清楚的知道现代世界的底细——除了道长一脉,一点超凡的东西都没有。

    “难道有什么东西从异界跟过来了?”

    哮天脑海里出现一个猜测。

    一股凉意席卷全身,然后脊背上的毛根根竖立了起来。

    “兰栧号”画舫,二层。

    曹易,米河,小雪猿坐在里面的梨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几米之外的桌案边,一个女孩在丝竹声中表演茶艺。

    女孩并不是小说那种,穿着旗袍,露出勾人的大长腿,皮肤很白,很凶的美女,就是一普通的姑娘,长相,身材,放到大街上,顶多五十五分那种。

    流畅到如同行云流水一般的茶艺表演,说明她已经表演了无数次。

    一向不缺乏耐心的曹易,哪怕看了半天,仍旧一副饶有兴致的表情。

    本以为会是美女表演茶艺的米河,应付了一阵后,手托着下巴,心儿不知道跑哪去了。

    小雪猿更加不堪,抓耳挠腮,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生怕别人不知道它是个猿猴似的。

    半响,终于完成了茶艺表演的女孩,把抬手示意了一下。

    之前领三人上来的服务员,分别把茶水送到了三人面前。

    曹易喝了一小口,确实是比自己胡乱泡的好上不少。

   &nbs

章节目录

会穿越的道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古夏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夏扬并收藏会穿越的道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