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粗布衣服,语气充满诚恳的善良少年人,罗戒的脑海中迅速浮现出了原著的种种情节。

    《鬼灭之刃》的剧情并不复杂。

    大致讲的是男主角「灶门炭治郎」一日卖柴回家,发现母亲和四个弟弟妹妹被鬼杀害,大妹妹「灶门祢豆子」受到鬼血感染变成了鬼。为了寻找将妹妹变回人类的方法,他接受了培育师「鳞泷左近次」严酷的训练,通过考试加入了神秘组织「鬼杀队」,一边讨伐恶鬼,一边寻找最初之鬼「鬼舞辻无惨」的热血战斗故事。

    这个幻境小世界中最有价值的只有两件东西——一是以特殊矿石打造,含有太阳能量,可以对鬼造成真正杀伤的鬼杀队专用武器「日轮刀」;另一个就是由分布在各地的培育师所代代相传的各种「呼吸法」。

    罗戒既然来了,自然不可能放过其中任何一个。

    而眼前这个稚气未脱的少年人,就是他获取这两件东西的关键。

    心念转动间,罗戒已然有了计划,脸上逐渐浮现起一个和善可亲的微笑。

    “你好,我叫夜魇,是一名小说作家……我这次是为了我的一部新作品而出来寻找灵感的,结果不小心在树林里迷了路,少年人……”

    “先生叫我炭治郎就好了,大家都是这么叫我。”「灶门炭治郎」显得有些诚惶诚恐。

    这个年代虽刚刚经历了明治维新,可底层百姓的文盲程度依旧很高,对于能够识文断字的文化人有着一种天然的敬重。

    更何况眼前这位先生穿着面料极为考究的「洋服」,极有可能是留洋归来的贵族子弟,更是他这种伐薪烧炭的升斗小民得罪不起的。

    “好吧,炭治郎……那能麻烦你带我在附近转转吗?我想多感受一下冬季的山林之美。”

    罗戒尽可能的表现得像一个内心充满了浪漫色彩的文学青年。

    “可是夜魇先生,我……我还要伐木烧炭。”「灶门炭治郎」面露难色。

    自打父亲去世后,作为长子的他便继承了父亲的工作,以伐木卖炭来维持一家七口人的生活。

    少干一天的活,就意味着自己家人很可能要有一天没有吃喝。

    熟知剧情的罗戒自然知道「灶门炭治郎」担心的是什么,假意翻找口袋,实则以意识联系了「山鲁佐德」,在她的藏宝库内取出了一枚一分金。

    这是他目前可使用货币中最小的一个单位,相当于1/4小判金,按含金量算就是1克左右。

    罗戒不太了解这个时代的物价,但他隐约记得似乎是金本位刚结束,1克黄金基本等同于1倭元。

    参照同时期华夏含银量30克的“袁大头”的购买力,他给的这枚一分金对于「灶门炭治郎」来说绝对算是不大不小的一笔钱了。

    “不,夜魇先生,带个路而已,我不能收您这么多的钱……”「灶门炭治郎」虽很少见到金币,但这并不影响他对于这种贵金属价格的认知。

    罗戒强行将那枚一分金塞到「灶门炭治郎」手中,看着他诚惶诚恐的模样,笑道:“唔,这样吧——如果方便的话,我可以去你家里拜访一下吗?我很想了解一下像你这样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

    「灶门炭治郎」明显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答应了罗戒的请求。

    虽说眼下他的母亲寡居在家,贸然邀请一个陌生男人去家中做客似乎不太方便,可话又说回来,对方毕竟是个贵族老爷,如果真是有什么歹心,他们这种草民也是根本无力反抗的。

    “那好吧……夜魇先生您跟紧我,小心别滑倒了。”

    「灶门炭治郎」将斧子插在腰间,主动走在前面为罗戒引路。

    ……

    因为祖辈以伐木烧炭为生,灶门家并不住在镇上,而是独自在山中盖了一间小房子。

    见「灶门炭治郎」今天提早回来,身后还带了一个从未见过的洋服青年,母亲「灶门葵枝」赶忙放下手中的缝补活计迎出来。

    “炭治郎,这位先生是?”

    “哦,这位是城里来的夜魇先生,是一位小说作家,来我们这里……嗯,那个叫什么来着?”「灶门炭治郎」按着额头,有点想不起来那个词叫什么了。

    “采

章节目录

时空之头号玩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风上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上忍并收藏时空之头号玩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