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我是一个小说作家
    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粗布衣服,语气充满诚恳的善良少年人,罗戒的脑海中迅速浮现出了原著的种种情节。

    《鬼灭之刃》的剧情并不复杂。

    大致讲的是男主角「灶门炭治郎」一日卖柴回家,发现母亲和四个弟弟妹妹被鬼杀害,大妹妹「灶门祢豆子」受到鬼血感染变成了鬼。为了寻找将妹妹变回人类的方法,他接受了培育师「鳞泷左近次」严酷的训练,通过考试加入了神秘组织「鬼杀队」,一边讨伐恶鬼,一边寻找最初之鬼「鬼舞辻无惨」的热血战斗故事。

    这个幻境小世界中最有价值的只有两件东西——一是以特殊矿石打造,含有太阳能量,可以对鬼造成真正杀伤的鬼杀队专用武器「日轮刀」;另一个就是由分布在各地的培育师所代代相传的各种「呼吸法」。

    罗戒既然来了,自然不可能放过其中任何一个。

    而眼前这个稚气未脱的少年人,就是他获取这两件东西的关键。

    心念转动间,罗戒已然有了计划,脸上逐渐浮现起一个和善可亲的微笑。

    “你好,我叫夜魇,是一名小说作家……我这次是为了我的一部新作品而出来寻找灵感的,结果不小心在树林里迷了路,少年人……”

    “先生叫我炭治郎就好了,大家都是这么叫我。”「灶门炭治郎」显得有些诚惶诚恐。

    这个年代虽刚刚经历了明治维新,可底层百姓的文盲程度依旧很高,对于能够识文断字的文化人有着一种天然的敬重。

    更何况眼前这位先生穿着面料极为考究的「洋服」,极有可能是留洋归来的贵族子弟,更是他这种伐薪烧炭的升斗小民得罪不起的。

    “好吧,炭治郎……那能麻烦你带我在附近转转吗?我想多感受一下冬季的山林之美。”

    罗戒尽可能的表现得像一个内心充满了浪漫色彩的文学青年。

    “可是夜魇先生,我……我还要伐木烧炭。”「灶门炭治郎」面露难色。

    自打父亲去世后,作为长子的他便继承了父亲的工作,以伐木卖炭来维持一家七口人的生活。

    少干一天的活,就意味着自己家人很可能要有一天没有吃喝。

    熟知剧情的罗戒自然知道「灶门炭治郎」担心的是什么,假意翻找口袋,实则以意识联系了「山鲁佐德」,在她的藏宝库内取出了一枚一分金。

    这是他目前可使用货币中最小的一个单位,相当于1/4小判金,按含金量算就是1克左右。

    罗戒不太了解这个时代的物价,但他隐约记得似乎是金本位刚结束,1克黄金基本等同于1倭元。

    参照同时期华夏含银量30克的“袁大头”的购买力,他给的这枚一分金对于「灶门炭治郎」来说绝对算是不大不小的一笔钱了。

    “不,夜魇先生,带个路而已,我不能收您这么多的钱……”「灶门炭治郎」虽很少见到金币,但这并不影响他对于这种贵金属价格的认知。

    罗戒强行将那枚一分金塞到「灶门炭治郎」手中,看着他诚惶诚恐的模样,笑道:“唔,这样吧——如果方便的话,我可以去你家里拜访一下吗?我很想了解一下像你这样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

    「灶门炭治郎」明显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答应了罗戒的请求。

    虽说眼下他的母亲寡居在家,贸然邀请一个陌生男人去家中做客似乎不太方便,可话又说回来,对方毕竟是个贵族老爷,如果真是有什么歹心,他们这种草民也是根本无力反抗的。

    “那好吧……夜魇先生您跟紧我,小心别滑倒了。”

    「灶门炭治郎」将斧子插在腰间,主动走在前面为罗戒引路。

    ……

    因为祖辈以伐木烧炭为生,灶门家并不住在镇上,而是独自在山中盖了一间小房子。

    见「灶门炭治郎」今天提早回来,身后还带了一个从未见过的洋服青年,母亲「灶门葵枝」赶忙放下手中的缝补活计迎出来。

    “炭治郎,这位先生是?”

    “哦,这位是城里来的夜魇先生,是一位小说作家,来我们这里……嗯,那个叫什么来着?”「灶门炭治郎」按着额头,有点想不起来那个词叫什么了。

    “采风,为下一本书收集素材。”罗戒向「灶门葵枝」微微颔首,“冒昧打扰了,灶门太太。”

    「灶门葵枝」只是个普通的农家村妇,不懂得这些听上去就很高大上的词汇,但从气质和穿着上也看得出罗戒的身份不一般,急忙将罗戒让进屋内。

    大正时期虽是倭国近代少有的盛世,但那仅限于城市的精英阶层,底层百姓依旧还只能是勉强度日。

    灶门家的男家主已去世,全家仅靠「灶门炭治郎」这一个勉强算是成年的男丁支撑,日子更是赤贫中的赤贫,虽不至于是家徒四壁,也差不了多远了。

    “客人请喝水。”

    一个身材娇小,长得却异常标致可爱的女孩子,小心翼翼的将一个装有热水的粗瓷碗放在罗戒面前。

    看罗戒的视线转向她,女孩不由得有些慌乱,赶忙起身退开了。

    从年龄上来看,这应该就是原著中的女主角,灶门家的长女「灶门祢豆子」了。

    “啊,抱歉,夜魇先生,祢豆子这孩子平时不是这样的,可能是因为我们住在山里,很少有人来做客,可能有些害羞,请您不要介意。”

    「灶门葵枝」此刻已经从「灶门炭治郎」那里知道了那枚一分金的事,生怕女儿无礼的行为得罪了这名贵客,赶忙替「灶门祢豆子」向罗戒赔不是,神态极为惶恐。

    倭国自古就是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即便是在现代社会依旧保留着类似的传统,更不要说是刚从封建的江户时代过来没多久大正时期。

    “没事,可能是我这个人长得有点凶。”

    罗戒自嘲般的笑了笑,他心里很清楚,哪是「灶门祢豆子」这小姑娘怕生,完全都是那【隐形的翅膀】称号在作怪。

    他估计「灶门葵枝」对应该也有类似的排斥感,只不过被她自己错认成了平民对于上层人士的天然畏惧。

    “哪里的话,夜魇先生真的是一表人才,年轻又有学问……”

    “灶门太太您客气了,令郎与令爱也都非常不错。”

    罗戒与「灶门葵枝」做着毫无营养的虚伪寒暄,心思却在全在外面劈柴的「灶门炭治郎」身上。

    在原著中,看似普通的灶门家其实一直隐藏着一个秘密。

    灶门家每年祭祀所跳的舞蹈「火之神神乐」,实际上是外界早已失传的,号称“所有呼吸法之源头”的最强呼吸法——「日之呼吸」!

    自从灶门家上一代家主「灶门炭十郎」去世后,这「火之神神乐」的继承者就落在了「灶门炭治郎」的身上。

    罗戒虽是奔着这「日之呼吸」而来,但却也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因此并没有急于询问「火之神神乐」的事情,装模作样的做了一番参观后,便很有礼貌的向灶门一家道别离开了。

    ……

    由于地处偏僻,罕有外来人到访,山下的这座无名小镇上并没有专门的旅馆。

    在某民家借宿了一晚后,深感不便的罗戒找到了镇上德高望重的乡老,在对方的陪同下以800倭元的价格,买下了镇上某进城富户留下的一栋豪宅。

    其实所谓的“豪宅”也只是对比镇上其他矮小破旧的小木屋而言,但以罗戒那现代人的眼光来看,还不如童守寺的那间破仓库的条件好。

    人家至少还是通了电和自来水的。

    唯一的可取之处也就是面积还算不错,而且原主人为了凸显自己的身份与财富,特地加高了每一层的顶棚高度,不像一般的倭式建筑那样矮得直撞头。

    当然,即便如此,那简陋到近乎恶劣的居住条件还是让习惯了现代便捷生活的罗戒不断皱眉。

    好在他还有一个擅长搞装修的奇葩英灵。

    “山鲁佐德,剩下的就交给你了……稍微修饰一下就好,别像上次那样用力过猛。”

    “如您所愿,Master。”

    两人磨合了那么久,以「山鲁佐德」的聪明与细心早已经摸透了罗戒的脾气与喜好,欣然领命后召唤出成群的神灯精灵,围绕着房屋里里外外的忙碌起来。

    将「山鲁佐德」和「露科亚」暂时留在新家中搞装修,罗戒则独自背着一个装有各种点心吃食的背篓再次上山前往灶门家。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