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浪越来越大,小小的乌篷船上下起伏着,随时可能被大浪淹没,不时有人发出轻呼。

    幸运的是,所有乌篷船都平安接近岸边。

    乌篷船靠岸,小雨依旧淅淅沥沥下着。

    全身湿漉漉的方运没有回城,而是走到堤岸上观光的凉亭。

    凉亭黑屋红柱,中间立着青色的石桌与石凳,十余个形色各异的人正在避雨。

    他们见到身穿翰林服的人进来,齐齐低头问候。

    “不必见外,我也是珠城人。”方运说完,面向珠江,望着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

    那些跟随的学子和读书人仍不死心,站在不远处望着凉亭里的方运,只有几个大胆的跑进凉亭内,嘴里说着避雨,目光却往方运身上飘。

    方运出神地望着外面,烟雨朦胧,令人伤感。

    突然,电闪雷鸣,狂风怒号,暴雨倾盆。

    外面的读书人被打蒙了,纷纷找地方避雨,还有一些人不得不跑着去买伞。

    “唉……”方运一声长叹,如同大锤重重落在凉亭内每个人的心头,每个人都觉得无比难受。

    方运叹息完,转身走到石桌边,从吞海贝里拿出文房四宝。

    在场的人面露惊讶之色,在他们眼里,方运拿出的是一只含湖贝,有几个人十分激动,没想到能见到传说中的神物。

    但是,那几个举人根本不在乎什么含湖贝,他们仅仅盯着方运面前的白纸。

    方运正欲研墨,就见一个举人一步上前,笑嘻嘻地帮方运研墨。

    方运点点头,脸上依旧充满伤感。

    待研墨完成,方运提笔蘸饱浓墨,再一次长叹,挥笔便写。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数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在写完“零丁”二字后,天地元气突然轻轻一震,随后方运面露惊色,快速收笔。

    就见已经写完的文字逐渐变大变黑,随后连在一起,让白纸快速变黑,随后整张纸燃烧起来。

    在场的读书人为之惊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方运呆在那里,心中疑惑不解。

    “为了这首《过零丁洋》,我甚至暗中调动文星龙爵的力量,又是刮风又是下雨,可这首诗竟然不是普通的诗,而是……”

    方运隐隐觉得有些后怕,庆幸自己提前停笔,否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侯爷,您怎么不继续写了?”一个举人急了。

    “诗文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今日得天成,他日寻妙手。”方运说完,飘然离开,留下发呆的三个举人。

    三个举人愣了一会儿,齐齐伸手摸向官印,快速把发生的一切传到论榜之上。

    “张鸣州又有新诗,可惜未能写完。”

    “张鸣州写诗成半首,惜哉!”

    “这首《过零丁洋》张龙象都难以完成,何人能够补全?”

    新的文章一出,大多数并不在意,只是感到好奇,但慢慢地,越来越多的读书人加入补全《零丁洋》的行列,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议论。

 &n

章节目录

儒道至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永恒之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永恒之火并收藏儒道至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