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犁完最后一片地,方运栽倒在田头,身体彻底失去力量,而脑海中不断出现各种画面,让他受到无尽的煎熬。

    一开始,方运还有所反应,愤怒、痛苦、绝望等等等等,但现在,他的表情已经没有丝毫的变化。

    不仅他的身体麻木,他的精神也陷入麻木之中。

    方运的双目中,泛着死亡的气息。

    不知过了多久,方运起身,感到全身酸疼,整个身体如同置身于火炉之中。

    方运抬头看了看天空,太阳依旧在正中悬挂,依旧散发着**辣的光芒。

    “这个身体……”

    方运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汗水、血水、泥尘混在一起,在衣服外糊了一层,身体已经脏得不成样子。

    方运吃力地站起来,明明全身每一处地方都无比疼痛,但他却没有流露出丝毫的痛苦之色,面容坚毅,仿佛被万箭穿心都不能让他的情绪有丝毫的波动。

    这个时候,方运脑海中依旧闪烁着那些画面,但是,哪怕没有文胆,方运心中也有一个无比坚定的目标。

    效仿先贤舜,躬耕于畎亩,完成此次磨砺!

    这个念头仿佛被那些血腥和残酷的画面打磨成了一把坚不可摧的长剑,为方运指出方向,披荆斩棘。

    “犁地之后,就是播种。”

    方运拖着疲惫的身躯,一步三晃,徐徐走向田边的小屋。

    不多时,方运背着一袋小麦种子从屋里出来。

    方运一边走,一边看着田地,心道幸好这是忧患谷,土地肥沃,不用施基肥,直接播种就好,但是恐怕要追肥。

    方运走到田间。开始播种,把种子放到犁沟里,然后用脚把两边的土填回沟里。方运佝偻着背,如同一位久经风霜的老者,不言不语,走一步,便用颤抖的手播种。

    播种远比犁地轻松,但播种完后,方运依旧累得全身酸疼,身体越发疲惫。

    方运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随时可能崩溃。

    9◆style_txt;

    播种之后,开始浇水,方运推着小车,车上装着水桶,前往两里之外的河流中打水,随后用半个葫芦做成的水瓢开始浇灌田地。

    在浇灌了三十亩地后,方运突然手一松,水瓢掉在地上,身体轻轻颤抖。

    方运死死咬着牙。脸上浮现痛苦之色。

    方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接近极限。

    一个人在最热的中午走,都可能中暑昏迷,现在方运无法吃喝。在太阳底下从事如此繁重的劳作,极可能会导致死亡。

    方运望着田地,咬着牙,继续浇灌。

    浇灌完所有的田地后。方运坐在田头,就见庄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

    方运愣住了,本以为自己有休息的时间。谁知道这忧患谷根本就不想让自己休息。

    现在小麦长成幼苗必须要追肥,若是晚了,极可能会被判在这第一谷失败。方运无奈起身,开始施肥。

    施肥之后,方运又进行一次灌溉,然后就见大量的杂草开始生长。

    方运咬着牙,开始用锄头去除杂草。

    但是,方运发现自己的动作越来越慢,不是不想做,而是身体的许多部位已经被重创。

    不过,这些都没能阻止方运,除草之后,就见麦田长出了虫子,方运不得不开始除虫。

    在小麦生长的过程中,方运根

章节目录

儒道至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永恒之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永恒之火并收藏儒道至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