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亦有情啊。”颜域空第一个看完,把最后一页递出去。

    众人陆续看完,许多人还沉浸在聂小倩与宁采臣的爱情故事中。

    在圣元大陆,小说家并不受重视,哪怕有小说也大都是以教化为主,像之前的《西厢记》《白蛇传》等虽然也有教育人的思想,但总体来说以故事为主,所以才备受世人欢迎,销量惊人。

    “《倩女幽魂》的故事丝毫不下于《西厢记》和《白蛇传》,方运有重振小说家之能。”贾经安道。

    唐大掌柜突然道:“既然龟妖将之事已经解禁,你何不写一篇《白蛇后传》,把那书生与白蛇的真实事情记载下来,流传后世?”

    方运道:“好,那我就写一篇后传,与以后印刷的《白蛇传》一起出版。”

    方运回屋写了一篇两千余字的《白蛇后传》交给唐大掌柜,唐大掌柜则拿着三份文稿快步离开,说明日就能在全国各地同时刊发!

    方运知道以玄庭书行的能力可以做到,不过他并不在意刊发时间。

    傍晚时分,方运与众友人共赴望江楼,参与庆功宴。

    所有人都以为方运会在庆功宴上写一篇好诗词,但方运却说今日只是庆功加赔罪,不写诗文,众人只好作罢。

    望江楼是大源府有名的大酒楼,许多文人墨客在此楼留名,而今日因为方运包下整座酒楼,大源府所有有地位的文人都前来祝贺。

    也不知谁把方运在望江楼宴客的事说出去,引得大源城大量文人士子不请自来,让望江楼的人越来越多,于是整座望江楼竟不知不觉演变成一场文会。

    方运打定主意今日要低调,先宣布自己今日不写诗词,然后说今日文会的彩头都是他出,分为秀才和举人两场比试。每场的第一名可得他的一幅字联,第二名可得千两白银,第三名得五百两。

    方运的饮江贝里的东西呈两极分化,要么就是各种极为贵重的物品,像进士文宝、神秘石头等等,要么就是各种普通的器具,现在还真没办法拿出适合的彩头,只能出千两白银。

    对方运来说这东西不值钱,但普通秀才举人来说千两白银乃是巨款,更不用说方运的亲笔字联。

    在江州。尤其在大源府和玉海府两地,许多迷信的老人把方运当成文曲星下凡,已经有数千家人给方运立牌位,早晚参拜一次,祈求儿孙能得方运保佑,考上举人。

    一传十,十传百,更多的秀才举人前来望江楼,最后整座望江楼的人实在太多。那些写完诗文的书生只能离开,在门外等待最后的结果。

    到了深夜,众人评出了秀才和举人的前三。

    “请方文侯赠字联!”主持文会的孙知府说完,方运从二楼走下。挤在楼梯的人纷纷站到一侧让路,下面的人也让开一条通往正堂中心的道路。

    正堂内从被秀才和举人们堵得水泄不通,门外的许多人伸长了脖子向里看,最外面的人不得不蹦着高看。

    方运来到正中的桌子后面。向四处的人拱手,笔墨纸都已经准备好,连字联用的纸张也分了长中短三种。任方运选。

    方运提起笔,环视四周,道:“这几天发生的事,大家都看在眼里,能来此处想必都支持我方某人。那些恨不得我弃考的,大概没有那么厚的面皮前来。”

    众人轻笑。

    “在我演苦肉计之时,外界发生的事情都一清二楚,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磨砺。谢谢那些攻击我的人,因为你们让我更加强大,文胆弥坚!”

    赞声一片。

    “我这几日感慨万千,要说的话很多,但既然太多,便不说了,写一副字联来表达我对诸位的谢意!”

    方运说完,提笔写下两幅字联。

    岁寒知松柏,患难见真情。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这幅字联并非是对联,但其中蕴含的道理却无比真切,每个人看后都是轻轻一叹,的确,此次圣笔评等事件正是患难见真情,正是日久见人心。

    这些字句并非多么深奥,但只要真实就够了。

    许多上了年纪的人细细咀嚼这几句话,越发觉得有道理,尤其是第一句乃是简化孔圣之言。

    方运又写了一遍,一副给秀才魁首,一副给举人魁首,随后众人高声欢呼。

    到了深夜,庆功宴结束,读书人们恋恋不舍离开,许多人交换了名刺,而方运收到的名刺堆放在饮江贝一处,足足半人高。

    有了名刺,就可以给其主人发送紧急传书,也可以直接用这些名刺拜访他们的友人,是拓宽人脉的主要方式之一。

    在回家的路上,方运收到陈溪笔的传书。

    “康王家的小国公发来传书,询问管长俞因何故被关押。我已经禀报芦大都督,芦大都督说勋贵不得干政,若小国公再敢如此,必然上奏章参他一本。”

    方运坐在马车上深思。

章节目录

儒道至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永恒之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永恒之火并收藏儒道至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