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奴一开始并不在意大兔子,但大兔子一直看它。它骄傲地昂起头,冷冷地看着大兔子,隐隐有女王般的威仪。

    大兔子却好像看到了什么,如同惊弓之鸟吓了一跳,急忙缩回李繁铭身后,然后站直身子,用爪子揪着李繁铭的衣袍。

    李繁铭低头一看,大兔子急忙指着奴奴,眼中隐隐有惧意。

    李繁铭白了大兔子一眼,一巴掌拍在它的脑袋上,低声道:“去跟小狐狸好好玩,我们有正事,再淘气不给你萝卜吃!”

    大兔子欲哭无泪,四处观察,急忙窜到方运面前,它要让这个最懂自己的人知道,那只狐狸真可怕,吓死兔子了。

    方运摸了摸大兔子的头,继续跟其他人聊天。

    大兔子没想到世上最懂自己的人也不帮自己,感觉天都塌了,然后偷偷看了一眼小狐狸,小狐狸轻轻一笑,但大兔子却遍体生寒,缓缓后退。

    但是,奴奴伸出右爪,对着大兔子勾勾手,示意大兔子过来。

    大兔子用爪子指了指自己,好像在问你让我过去?

    奴奴点点头。

    大兔子摇摇头。

    奴奴收敛笑容,再一次展现女王般的威仪。

    大兔子吓得腿都软了,趴在地上抖了好一阵,才不情愿地慢慢走到奴奴面前。

    小狐狸露出一副这样才乖的样子,然后一指在院子里飞行的小流星,示意一起去抓。

    大兔子长长送了口气,立刻像哈巴狗一样,用力点头表示一切听从女王大人指挥。

    小狐狸满意一笑,率先冲出院子,大兔子紧随其后,眼中的惧色却始终没有消散,不时回头看一眼李繁铭。好像在说:咱们回家吧,这里好可怕。

    屋外的院子里,狐狸和兔子追逐流星,屋里,众人高谈阔论。

    众人来方运这里,本就只是顺道看看,但因为《文报》增刊的事情闹得很大,而昨夜太晚聊得不够尽兴,众人兴趣高涨,聊着聊着就聊成了文会。

    众人反复研究探讨昨夜文斗过程。不仅从文斗本身,还从诗词琴棋等各道深入讨论。方运极少参与这种文会,想要学到更多,所以在这个文会上非常活跃。

    在讨论内容的广度和深度上,方运都要超过这些人,但在某些细节上却有严重的缺失甚至空白,这是寒门弟子无法避免的问题,只能靠时间来弥补。

    等讨论完了文斗,又开始讨论民心。

    国运的基础是民心。能得民心,便能在不知不觉间影响国运,而国运虽然不如才气、天地元气那样有非常明显直接的作用,但也有其威力。尤其是守护国土的时候,国运是足以反败为胜的力量。

    而一旦国运达到巅峰,开始开疆扩土,征战时候也会得到国运相助。

    当年妖蛮两圣偷袭陈观海。陈观海就是凭借景国国运与两圣周旋,坚持到了圣院的救援。

    从那一战之后,景国每况愈下。有人说陈观海在透支景国

章节目录

儒道至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永恒之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永恒之火并收藏儒道至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