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运接过请柬一看,发现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和以前收到的文会请柬一样,显然不是李文鹰特意安排的。

    一旁的府院君冯子墨道:“李大人既然邀请你去,必然有其深意。”

    于兴舒却道:“以我对李大人的了解,这‘尽量’二字,并非他的本意。李大人若是真想让你去,他会直接说邀请你,而他让随从这么说,恐怕是受别人所托。”

    方运道:“既然李大人如此看重,那就去看看吧。不过,李大人只说我去,没说让我参与赛龙舟,对吧?”

    众人一愣,冯子墨笑道:“你倒是机灵。不过龙舟赛的彩头向来不小,这些年甚至越来越大,你最好参与。”

    “能有什么彩头?”

    “以往是两国各出一件举人文宝当彩头,而李大人在今年又加了一块龙血墨,那庆国方面自然不示弱,竟然拿出一方“山川棋盘”,还叫嚣着李大人小气,让玉海城拿出更多的宝物来当彩头。”

    “山川棋盘?他们也真舍得。”方运道。

    山川棋盘的材质是庆国一种极为稀少的奇石,奇石上的条纹有山川地理走向,本身没有神奇的力量,可一旦被制作成文宝棋盘,棋局一旦展开,可化一片山河困住敌人。

    围棋文宝比较特别,棋盘、黑子和白子各成一件文宝,三件合一才是完整的围棋文宝,单拿出来毫无用处。

    一套围棋文宝在普通棋手手里,和一件普通文宝的威力相差不多,而到了精通围棋的大行家手里,一套围棋文宝可以发挥数倍的威力。

    只不过,围棋和丹青、琴筝一样,都需要年常日久的学习练习,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除非有人在这方面极有天赋,否则还不如去学习众圣经典。

    庆国一年也不过产四五件合格的山川棋盘,哪怕炼制成翰林文宝都不算浪费,价值远高于一块龙血墨锭。

    “你有兴趣?”冯子墨道。

    方运道:“在我书法练到第五境之前,我不会去深研琴棋画,平时放松之余偶尔一试也无妨,那山川棋盘对我来说无大用处。”

    “那可未必。你已经展现出丹青天赋,或许在琴棋方面稍加努力就有成就,日后有了好的琴棋文宝,你总不能留着不用吧。”

    “或有可能。”方运没有把话说死,主要是图书馆里的东西太多了,只要是能增强人族的力量,都可以拿出来用,或许就能派上大用场。

    于将军道:“山川棋盘你无用,可以换其他有用之物,换一件进士文宝还是有可能的。”

    “这个月,我想安心备考。”方运无奈地说,他太想要去登书山,只有摘得文心,自己的实力才会有质的提升,否则在没有唇枪舌剑前终究难以独当一面。

    于兴舒点头道:“也好。你入书山后,一定要奋力向前,你攀登的越高,我景国好处越大!”

    “哦?这我倒不知道,有什么好处?”方运问。

    于兴舒扫视众人,除了冯子墨,周围的人都知趣地离开。

    “府试之后,十国各府前十的秀才都会进入书山,哪国的秀才攀登书山最高,就代表哪国的教化昌盛,圣院就会奖励圣页、延寿果或生身果等物。秀才登书山的时候还不算什么,等举人登书山的时候,据说十国的半圣们都会关注。因为能登到高处的人,必然会成为我人族栋梁,有莫大的潜力。一般来说,每一代的四大才子都会在举人登书山时崭露头角,逐渐名动天下。”

    “原来如此。”方运道。

    于兴舒严肃地说:“圣道至艰!人族要跟妖蛮争,人和人之间也要争,要争圣页文宝,让你不会被妖蛮外敌所杀;要争圣地资格,这样你会比别人成长的更快;最重要也是最残酷的,是圣道理念之争。比如,你的《三字经》已经得罪荀子世家。”

    “啊?我明白了。”方运愣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

    《三字经》的开篇就是“人之初,性本善”,而亚圣荀子是“性恶论”的奠基者,这“性恶论”不是说人一定是恶的坏的,而是认为人自生下来就有恶的一面,这是天生的。

    可孟子认为,人生下来就有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和是非之心,也就是说人是向善的,生下来就是善良的,所以被奉为性善论的鼻祖。

    这就导致孟子世家和荀子世家一直对立,绵延数百年,至今无法和解。

    荀子门徒连亚圣孟子的理念都不接受,以后若是有机会,自然会打压方运。

    方运还知道,各家内部也有理念冲突,比如韩非世家跟李斯世家虽然同为法家,但因为韩

章节目录

儒道至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永恒之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永恒之火并收藏儒道至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