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国上下疯狂咒骂景国!

    论榜之上乱了套。

    各国读书人纷纷表示惊讶以及幸灾乐祸。

    所有人的反应非常一致,这绝对是方运提前制定的计划!

    不要说李文鹰,就连张破岳这种骚话王加滚刀肉,最多敢去夺永州,绝对没这个胆量去夺陵州。

    许多读书人惊叹道,现在整个景国也有了一种方运气质。

    不是在作死,就是在作死的路上。

    不止外国读书人,连景国读书人都被内阁的计划震住,除了摇头苦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方圣杀庆君最多是看起来热闹,实质的影响其实不大,毕竟早在多年前很多人就清楚,一旦方运封圣,绝不会饶了庆君。

    这次先夺亚圣世家之州,再包围半圣之州,无论是后果还是影响,都远超杀庆君。

    得到这个消息后,许多人充满担忧。

    半圣之下的圣道之争可控,真要闹得不可开交,圣院一纸令下便能解决。

    可半圣亲自参与圣道之争,那一出手就是惊天动地。

    人族历史上发生的半圣圣道之争,都被圣院封存,在民间只有传闻。

    每一次半圣圣道之争的过程,都堪称残酷,虽然胜利的一方获益极大,整体来说促进了人族的成长。

    景国包围丰州,这就是在摸老虎屁股,就是在撩拨龙须。

    读书人们聊着聊着,突然发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下一步,景国会不会夺丰州!

    这个猜测一出,论榜沸腾,无数读书人开始推演。

    一开始大家都不相信,但是众人不去管景国如何,只研究方运,一一列出方运成名后的事迹,把所有事情连成一条线,最终得出一个结论。

    以方运的作死程度,绝对会去夺丰州!

    这个结果让许多人哭笑不得,以致于原本许多担忧圣道之争的读书人开始自暴自弃,到处嚷嚷反正方圣都不怕,自己怕个什么,大不了为人族成长添砖加瓦,死了也不白死。

    和热闹的论榜不同,景国的举动非常怪异。

    因为,景国宣布夺陵州之战后,没有出动大军。

    直到一个月后,才开始慢慢腾腾派遣机关化大军攻打第一座陵州城市。

    没过几天,夕州一个又一个消息随着《民报》和论榜向外传递。

    一开始,是夕州人的反对声。

    夕州身为亚圣世家之地,而庆国又相对富庶,在被景国接手后,内心有无法掩饰的傲慢。

    所以,当他们发现景国的暴发户们开始对夕州进行大范围改造后,内心冒出习惯性的抵触。

    但是,迫于景国强大的力量以及新式机关的压迫力,他们的表达不敢太过极端。

    于是,夕州读书人便在论榜、文会和各种茶楼酒楼抱怨发牢骚。

    论榜的读书人大都同情夕州人,毕竟谁处在这种环境,也难以适应。

    按照惯例,在半年内,夕州人可以直接回迁到庆国,所以一些人直接迁到其他州。

    最倒霉的是迁往陵州的人。

    大多数夕州人还在观望,一是等待荀圣世家的态度,二是想看

章节目录

儒道至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永恒之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永恒之火并收藏儒道至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