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圣难以置信地看着龙帝台上的方运。

    龙帝台太大了,毕竟那是龙帝的座位,龙帝就算竭力缩小身躯,也有数万丈,这方圆近千丈的龙帝台对龙帝来说十分狭窄。

    但对方运来说,非常巨大。

    众圣看着那个小小的方运,半天也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那是龙帝台!

    别说半圣,就算是代掌龙庭的大圣,都没有资格坐到上面。

    当年有喝醉的龙圣耍酒疯,想要坐上龙帝台,结果被祖威镇压,彻底湮灭,化为虚无。甚至连那龙圣的后代都受到龙帝的诅咒,后代血脉由龙族下降为蛟。

    历史上不止一次有半圣甚至大圣误入龙帝台,但结果都一样,都被毫不留情地镇杀。

    龙帝台,是龙族最高权柄所在,任何人都不能冒犯。

    那一个血淋淋的例子烙印在水族的心中,每一处龙帝台,就是神圣不可侵犯之地。

    现在,一个小小的人族,一个小小的半圣,不仅没被龙帝台镇杀,还被彩虹之桥主动迎接上去,并且在龙帝台上站稳,这是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圣们眨眼的眨眼,揉眼的揉眼,捏大腿的捏大腿,总之就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为什么龙帝台不镇杀方运?

    为什么龙帝遗念不出手诛杀这个疯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

    众圣威临万界,现在却变成刚入学的小蒙童,满脑子疑问。

    “你……竟敢如此侮辱雷祖后裔……罪不可恕!罪不可恕……唔唔……”

    雷远鹤一开始还想破口大骂,但随后被强大的力量压在地上,满嘴牙齿爆裂,鲜血在水中如同红色烟雾一样冒出,让他再也无法说出完整的话。

    众圣被雷远鹤的声音惊醒,他们扭头看向雷远鹤,不仅没有同情,反而露出厌恶之色。

    无论方运如何做到,但既然到了龙帝台上,那一定是有原因的,雷远鹤不过是仗着雷祖后裔的身份,凭什么在这里大放厥词?这种时候,傻子都应该知道先闭嘴,先弄清现状再说。

    不过,一些圣位很快反应过来,其实也不能完全责怪雷远鹤,换成任何人也无法相信一个普通的半圣,而且是自己的敌人,突然登上龙帝台手握大权。

    现在的雷远鹤,不是愚蠢,而是被悲愤影响,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敖诲、敖贤和敖瀚三尊大圣之前对待方运的态度无比激烈,但现在,全都在原地沉默不语。

    到了大圣的层次,已经很难有悲愤那种情绪。

    龙庭大殿之外,旗鱼半圣目瞪口呆,嘴巴大张。

    敖宙还在笑,早就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敖河则感到无比侥幸,但又陷入纠结,这个帝子如果真有大背景,那自己以后可以不用吃苦了,但问题是,这个帝子作死地坐到龙帝台上,哪怕再有权有势,也可能出问题。

    众圣们经历了短暂的失神后,头脑急速转动,每个人周身都荡漾着强大的圣力辅助思索。

    龙庭之中海水激荡,很快掀起滔天巨浪。

    众圣们的力量太强了。

    “肃静!”

    方运不悦地沉声道。

    龙帝台爆发出强

章节目录

儒道至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永恒之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永恒之火并收藏儒道至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