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主殿,只留大鲤鱼拍打地面的声音。

    一位五境大妖王,堪称皇者之下无敌,放在万界任何一族都是强大的存在,但就因为方运一句话,变成了一条鱼。

    在场的水族都知道传说中的文星龙爵很强,什么大监察院特使的名头也很厉害,但龙族早就衰败多年,在他们的看来,方运最多是空有封号而已,根本不认为他会有多么强大的力量。

    但是,眼前活生生的血脉剥夺,深深震撼了他们。

    这种惩罚,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只有强大的龙族众圣才有这种力量,哪怕是真龙在封圣前,都无法剥夺五境大妖王的血脉。

    章琅看着那条大鲤鱼,差点吓疯,心道幸好自己没骨头,早早投靠文星龙爵,否则自己很可能变成餐桌上的八爪鱼。

    章琅身后最早投靠方运的众水妖也瑟瑟发抖。

    方运扫视噤若寒蝉的众水族,满意地点点头,道:“首恶已伏法,其余背叛者愿降,可从轻处罚,如若不然,下场等同鲛湖。我数十个数,拒不弃暗投明者,将处以极刑!一,二,三……”

    方运慢慢数数,一个又一个水妖上前下跪。

    最终,上千普通水族出列,此地成年鲛人族一共也只有三千余人,结果足足有两百余人出列,接近十分之一的比例。

    一些鲛人气得七窍生烟,没想到自己身边竟然有如此多的叛徒。

    一个老鲛人看到自己儿子竟然背叛,挥动鱼尾,大骂着抽打儿子,把那鲛人抽的皮开肉绽,在旁人的劝阻下才气喘吁吁收手。

    鲛后原本只顾盯着方运,满面迷醉,但看到这么多鲛人族背叛,面色铁青。

    鲛后咬着牙道:“本宫早就知道鲛湖有问题,但一直奈何不了他,也想借由他拖着海崖联盟,没想到啊,连本宫的亲卫队中也有叛徒!”

    那些叛徒低着头,一言不发。

    方运道:“我知道还有叛徒没有出列,现在,出列之人揭发叛徒,揭发一个,免罪,揭发两个,则重赏!”

    一个年轻鲛人突然指着一头看似较弱的女鲛人道:“她也是叛徒!我曾亲眼看到她与鲛湖暗中勾结。”

    那女鲛人怒道:“你胡说,我绝非叛徒。”

    “鲛后,你用迷神鲛珠试一试这这个鲛人。”方运道。

    “是。”鲛后竟然以下属的姿态答应,拿出迷神鲛珠就要使用。

    那女鲛人吓得急忙跪在地上,求饶道:“陛下恕罪,我……”

    不等她把话说完,方运伸指一点,女鲛人的整个头颅轰然炸开,在水中四溅,如血色花朵盛放。

    一个妖王鲛人忙道:“上使,您且慢下杀手,以后叛徒当细细审问,再徐徐图之,对抗海崖联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若是把他们都杀了,于事无补。”

    “处理完这些叛徒,本爵就亲率大军前往海疆城,解决两族纷争。”方运道。

    “海崖古地势大,不可能同意停止纷争。”那鲛人忙道。

    “谁不同意,就解决谁!”方运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

章节目录

儒道至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永恒之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永恒之火并收藏儒道至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