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名曰‘理’,当为万法之始!”

    方运话音落下,圣道文会的会场寂静无声。

    数十息后,会场炸了锅,数不清的读书人议论纷纷。

    其中反应最激烈的,是景国读书人,尤其是方党成员聚集的地方,无比激动。

    至于方系友人所在的地方,出现两种截然相反的现象。

    一部分人面色通红,仿佛在见证开天辟地的圣道诞生,还有一部分人眉头紧锁,好像天要塌下来似的。

    李繁铭一拍大腿,叫道:“我没有任何词语能形容方运。方运这话,虽然论实不如自开圣道,论高不及礼敬天道,论远不如教化万民,但却是独辟蹊径,若是将这个‘理’不断扩展,就算形不成圣道,也必然会极大地影响圣道。”

    “万法之始曰理,太过托大,但先辈一直说,立志就要立大志,方运如此说,绝无问题。这法,显然不是法家的一家之法,而是相当于术的,理,是一切法理的源头。唯一可惜的地方在于,这‘理’应该是方运新立,并未完善,还处于雏形状态。”张知星忍不住感慨。

    宗午德却道:“你们,有没有觉得方运太大胆了?”

    颜域空却微笑道:“墨子广收门徒时,并未封圣,与之相比如何?吕不韦吕圣言奇货可居时,并未封圣,与之相比如何?董仲舒董圣进言汉武帝罢黜百家时,并未封圣,与之相比又如何?”

    孔德论点点头,道:“域空兄此言有理。方运未立圣道,可避免四面树敌,亦未直截成书,论而不断,便没有太大风险。方运此言,更接近一个想法,提出一种方向,失败无妨,若成,才会引发矛盾。事败方运都不怕,如若事成,天下还有几人值得方运担心?”

    贾经安却叹息道:“方运此‘理’,立意太高,隐隐有超脱圣道之意,直指天道,儒家的顽固之徒,怕是不会放弃批判。”

    孔德论冷笑道:“我孔家都不阻止,那些抱残守缺的东西出面又能成什么大事?为人族立道,是天大的好事,有争议乃是正常,甚至对立也无所谓,若是有卑劣手段阻道,当圣院不存在吗?更何况,方运明显选择了蒸蒸日上的法家,并以法家为根基,提出‘理’,至少在这个‘理’失败之前,法家会不计一切代价维护。”

    颜域空点头道:“不错,无论是‘理’,还是那‘自然法’,都足以让法家为之痴狂。依我看来,法家对理还是有心无力,不会过度重视,反而会在意那‘自然法’或者说‘完美法’。方运真是大胆啊,一言捅破法家的穹顶,为法家开辟出一道青天。冥冥中的完美法,的确要高于现在的法家圣道。若能深研完美法,的的确确能拓展圣道,获得前所未有的伟力。”

    韩守律嘿嘿一笑,道:“域空说的对,我这个法家人,其实并不在意更高的理,对‘完美法’则充满兴趣。我甚至迫不及待想听人讨论具体何为完美法,如何才能无限接近完美法。我们法家目前形成的圣道,仅仅是初级层次,只有对完美法有了一定的了解后,法家圣道才会完善。”

章节目录

儒道至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永恒之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永恒之火并收藏儒道至圣最新章节